新作坊

發表文章數:50

個人簡介

讓我們從伸手可及的地方做起,把世界推向更美好的可能! 「新作坊」是推廣國內外人文創新與社會實踐的資訊交流平台,希望藉由學術與實作的對話,豐富我們對於社會的理解,並連結有志以社會創新回應社會變動的韌性公民和團體。期待能以我們所在的土地、記憶、文史作為底蘊,連結到當代的社會脈絡,組成跨領域、跨社群的工作團隊,走進社區、走進部落,與在地居民一起發現議題,尋求解決方案,一同捲起袖子共學、共作、共享!如果你也懷抱著改變社會,讓世界變得更美好的夢想,希望能從日常生活開始付諸行動,那你或許也是我們的伙伴之一!期待有更多朋友加入我們的行列,共同投入翻轉社會和社會創新的工作。 
「新作坊」將與大家分享社會創新相關的案例與研究,以及全台各地行動盟友們的第一手實踐前線消息。l

  • 確認
  • .
2019/08/13 | 新作坊
從自家綠美化到社區營造,青年里長如何一步步凝聚社區居民?
深厚的田野調查背景、公部門經歷,加上超強行動力與成功的社區培力,黃志杰以里長的身分,為社區營造工作寫下令人印象深刻的一頁。
2019/03/27 | 新作坊
新北市甫落成的「共融公園」,為何成為熱心公民彼此對立的論述角逐場?
我更希望指出,「共融遊戲場」的設計,絕非丈量土地、以工具理性安放遊具,而是設計「共好的社會關係」;這個概念貫穿遊戲場改造的參與過程,在彼此聆聽需求、凝視差異的互動中,設計出促成共融互動的遊戲空間。
2019/01/22 | 新作坊
長照新創「厚熊笑狗」(上):讓老後成為一種生活型態,而非被照顧的模式
老後是一種生活,而非單純如長照體系中的被照顧對象,需要設計行動方案創造青銀共學共創的機制,讓老後成為一種生活型態,而非被照顧的模式。
2019/08/10 | 新作坊
環保也可以很嘻哈:暨大師生與埔里民眾共同打造「友善環境」饒舌歌曲
環境議題倡議為什麼會選擇以歌曲呈現,甚至採用嘻哈元素?負責活動策劃的資媛認為:「透過琅琅上口的歌詞、旋律,可以感動到更多的人,創造新的記憶點,讓大家回想起過去美好的環境景色,只要我們現在開始改變自己的一些對環境的習慣,就能夠一步步實現對未來的美好想望。」
2019/04/05 | 新作坊
社會創新與實踐交流會場記:社區工作者如何看待「大學社會責任」?
從本次的社區實務工作者和幾位在社區工作青年的經驗與分享可知,社區的營造及發展必須兼顧社區的生產、生態及生活(三生一體),大學若希望成為社區協力夥伴,必須以同理的心態和社區溝通、磨合,唯有如此才能真正了解社區問題。
2019/02/10 | 新作坊
從蘇黎世住宅合作社模式,回望台灣「合作住宅」居住的N種可能
隨著「家/社群」的想像和邊界更加流動多元,合作住宅的論述空間也隨之撐開,成為市場與國家提供以外的第三條路徑,重新將社群與城市空間的實際需求,捏塑成居住生活中的磚磚瓦瓦,搭造起一個能永續共治的新生活模式。
2019/03/05 | 新作坊
街道空間快閃、包容與空間想像的重構(上):如何讓沒有家的遊民穿著有尊嚴?
除了家裡的衣櫃與商店的玻璃櫥窗,你還在那裡看過衣架呢?想像你是一名衣衫襤褸的遊民,沒有「家」中衣櫥、也進不了衣裝店的你,要該怎麼樣有尊嚴地看待自己的穿著與衣服呢?
2019/08/06 | 新作坊
東海大學人社計畫:作為「共學聯盟」行動開始的第二市場交流會
研究與實踐並重、共好關係的建立可說是人社計畫的特色。在第二市場脈絡下的行動經驗可以發現,我們透過田野調查作為進入場域的起手式,也透過在市場的行動讓後續的研究能夠持續開展。
2019/02/28 | 新作坊
反思「就業型社會企業」:庇護工場的品牌與專業增能
無論是透過打造品牌來強調適能專業,或者反思障礙者友善的意義,這些團體的努力給了我們一個思考的機會:如何讓障礙者一方面如其所是的被對待,而不是強調這群朋友與我們相同或相異之處;另一方面也透過設計,讓彼此的互動能朝友善而正向的關係持續發展。
2019/01/22 | 新作坊
長照新創「厚熊笑狗」(下):發展銀青長輩的「療癒性商品」
「民眾對於長照認知不足」、「社區自我照顧長輩能量不足」、「社區長輩交通接送問題」、「友善高齡環境不足」等問題,是「厚熊笑狗」發展時所優先關注的在地需求課題。
2019/06/03 | 新作坊
埔里森林逐燈祭:50天內從企劃到執行,吹響了未來地方創生的號角
「投入200位志工、創造2500人的參與、設置2050盞紙燈、網路40000人關注」,這樣的祭典活動很難想像是從0元發起,更難想像是在50天內完成企劃、募款與執行。在地青年團隊打了漂亮的一場仗,為埔里未來推動地方創生的行動吹響號角。
2019/03/05 | 新作坊
街道空間快閃、包容與空間想像的重構(下):找回社區中孩子遊戲的身影
長居倫敦的Alice Ferguson回想起自己過去在街道上與玩伴追逐遊戲的回憶,對比自己的孩子離開學校後,只能在公園的小遊戲場玩耍,或者和房間裡的電動玩具為伍,於是著手推動讓孩童能重新利用社區街道的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