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學柑仔店(kám-á-tiàm)
發表文章數:76
我們是一群嘗試從臺灣思考歷史的書寫的史學界夥伴。我們成立了一個「歷史學柑仔店(kám-á-tiàm)」部落格。
  • 確認
  • .
學術期刊主編的甘苦談:在東亞主編英文期刊的挑戰與困境
在美國發行英文學報,尚且有各種意想不到的困境,在東亞主編非母語期刊,面臨的挑戰,恐怕更為複雜。這些機構和學者,為什麼要自找麻煩?是基於什麼理念、懷抱哪些目標?這些期刊,對各自的學術社群究竟有什麼意義?
越人哀歌——重寫一個「魯蛇」歷史的可能性(下)
我們有了DNA材料,可以更大膽地提出「古越文化」考古學的概念,以DNA和語言學建立起來的關係來聯繫特定語系人群(越人)與考古學文化(釜系文化)。本文是一個很粗淺的嘗試,把幾何印紋陶與陶釜和越人的關係聯繫起來,推理與邏輯大致不離譜,但只是個框架。
越人哀歌——重寫一個「魯蛇」歷史的可能性(上)
本文將分成兩部分,上部講傳世文獻所見的越,以及語言與基因資料顯現的曙光。下部分講考古材料與基因資料的對應,並進行文獻、環境、基因、考古整合的嘗試。
從認命到造命:晚明思想家袁了凡家族的醫學與命理學
思想家袁黃的遭遇無疑為他的道德理論和實踐現身說法。他通過了科舉,也有了子嗣,從他曾祖以來所受的政治迫害,也從此洗白,壽命也比原來算命所算的長。從後見之明看來,是他的家族積累了很多善功?還是他自己很努力?這篇短文則談一下他的家學,特別是命理學與醫學間的關係。
超越國家領導人的智者:細數漫長歷史中的「國師」身影
本文的目標就是嘗試疏理「國師」這個詞語,及其概念與歷史背景。旨在呼應「文化台獨」的批評,並設法將國師「去中國化」,同時採取「流浪漢」式的研究法,游牧於廣大的時間與空間,嘗試尋找豐美的水草。
法國行,台灣行不行?從法國經驗談學術檔案的彙整與利用
近幾年陸續有碩士畢業生告訴筆者,他們在進行戰後初期台灣社會學或歷史學在大學發展情況的研究時面臨的困境,也就是除了期刊文章和專著等出版品之外,很難找到其他相關檔案可以幫助他們。我也對台灣這類資料的保存情形頗感憂心,又由於較熟悉法國檔案的保存情況,因此想藉此機會淺介法國晚近的相關發展,以供台灣作為借鏡。
歷史學家的病人絮語:我的過敏到底從何而來?
長期的過敏患者往往具有偵探及科學家的特質。只是他們實驗、探究的場域不是一般的犯罪現場,而是自己那與眾不同的敏感身體。而慢慢地,也會養成歷史學者的癖好,從日日累積的日常作息「帳本」中,試圖理出過敏的頭緒來。
出了台灣,台灣研究還有未來嗎?
許多我們在臺灣以為理所當然、習以為常的現象,一旦放進國際的脈絡下,可能就有了不同的意義。也是因為如此,如何藉由比較,把臺灣放進不同的框架中,打開臺灣研究的可能性,是過去幾年北美臺灣研究學會會議中一而再再而三出現的話題。
想像與認識日治時代的台灣經濟史:晚近台灣工業史研究對於傳統歷史解釋典範的修正(上)
本文之所以特別介紹日治時期經濟史與文化史/政治史研究的關聯,係因關切當代臺灣的青年人如何從日治時代臺灣史學到歷史教訓的問題,尤其是如何認識左派馬克思主義的問題。
華人流行音樂與日本的兩段趣史:「流行歌」的由來、「回不去的」上海灘國語歌曲
本文要談的話題,跟國語歌曲有關,雖然與現今的台灣流行音樂沒有直接關係,卻是華人流行音樂發展過程中一段有趣的歷史。
注意力不足過動症爭議的十個話題
以下由一個具歷史學背景觀察者的立場,整理十個有助於路人掌握此爭議的話題,或許也可作為下一波論戰的觀察點。
酒池肉林的紂王形象是如何出現——談武王征商的歷史論述
流傳的歷史記錄,多半書寫於新王朝穩定之後,當中有歷史事實,也糾纏著揭竿而起時的政治宣傳,將這些不同的層次梳理分明,可說是不可能的任務。
在數位時代,也是學術的「明治維新」時代,圖書館將何去何從?
作為一個各方匯聚的節點,當二十一世紀的學術研究變得越來越支離破碎,圖書館員恰好可以扮演像是中繼站或轉運站的角色,既讓各方資訊互通,也是協助研究者在茫茫大海中找到他最需要的資源。
從歷史書寫到網路平台:填補醫病對話的過去與當下
對於劍拔弩張的醫病對立與不對稱的媒體可見度,我認為除了提升公民素養與言論自律外(如泛科學網站對一些似是而非的健康論述的釐清),更要緊的是促進對話,在醫病互動中找出基礎與共識。
檔案開放與轉型正義:有關「政治檔案法草案」的幾點想法
「政治檔案法」的立法構想,是為了促使檔案進一步開放,提供轉型正義釐清歷史真相、探究責任。因此,是否可以涵蓋「非常體制」或是威權統治下的侵害人權案件,是相當重要的。
失焦的高畫質:李安的實驗和戰爭創傷的百年錄像
在李安的片子裡也一樣,真正刺傷比利的並非藉由影音特效模擬出來的槍林彈雨,而是他一再主動回溯的遠方場景裡,那些只能透過敘事才能通透,那些不帶任何一絲火光的暴力的本質。
從法國大革命後的法官「肅清」,看主權與司法如何切入轉型正義(下)
本文將以法國從革命後到第三共和間法官群體的歷次「肅清」為例,說明法律史可能協助台灣社會注意到,必須從主權與司法的關係切入轉型正義與司法改革議題。下篇說明大革命以來百餘年間法國的「國體」問題與法官身分保障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