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學柑仔店(kám-á-tiàm)
發表文章數:68
我們是一群嘗試從臺灣思考歷史的書寫的史學界夥伴。我們成立了一個「歷史學柑仔店(kám-á-tiàm)」部落格。
  • 確認
  • .
歷史學家的病人絮語:我的過敏到底從何而來?
長期的過敏患者往往具有偵探及科學家的特質。只是他們實驗、探究的場域不是一般的犯罪現場,而是自己那與眾不同的敏感身體。而慢慢地,也會養成歷史學者的癖好,從日日累積的日常作息「帳本」中,試圖理出過敏的頭緒來。
出了台灣,台灣研究還有未來嗎?
許多我們在臺灣以為理所當然、習以為常的現象,一旦放進國際的脈絡下,可能就有了不同的意義。也是因為如此,如何藉由比較,把臺灣放進不同的框架中,打開臺灣研究的可能性,是過去幾年北美臺灣研究學會會議中一而再再而三出現的話題。
想像與認識日治時代的台灣經濟史:晚近台灣工業史研究對於傳統歷史解釋典範的修正(上)
本文之所以特別介紹日治時期經濟史與文化史/政治史研究的關聯,係因關切當代臺灣的青年人如何從日治時代臺灣史學到歷史教訓的問題,尤其是如何認識左派馬克思主義的問題。
華人流行音樂與日本的兩段趣史:「流行歌」的由來、「回不去的」上海灘國語歌曲
本文要談的話題,跟國語歌曲有關,雖然與現今的台灣流行音樂沒有直接關係,卻是華人流行音樂發展過程中一段有趣的歷史。
注意力不足過動症爭議的十個話題
以下由一個具歷史學背景觀察者的立場,整理十個有助於路人掌握此爭議的話題,或許也可作為下一波論戰的觀察點。
酒池肉林的紂王形象是如何出現——談武王征商的歷史論述
流傳的歷史記錄,多半書寫於新王朝穩定之後,當中有歷史事實,也糾纏著揭竿而起時的政治宣傳,將這些不同的層次梳理分明,可說是不可能的任務。
在數位時代,也是學術的「明治維新」時代,圖書館將何去何從?
作為一個各方匯聚的節點,當二十一世紀的學術研究變得越來越支離破碎,圖書館員恰好可以扮演像是中繼站或轉運站的角色,既讓各方資訊互通,也是協助研究者在茫茫大海中找到他最需要的資源。
從歷史書寫到網路平台:填補醫病對話的過去與當下
對於劍拔弩張的醫病對立與不對稱的媒體可見度,我認為除了提升公民素養與言論自律外(如泛科學網站對一些似是而非的健康論述的釐清),更要緊的是促進對話,在醫病互動中找出基礎與共識。
檔案開放與轉型正義:有關「政治檔案法草案」的幾點想法
「政治檔案法」的立法構想,是為了促使檔案進一步開放,提供轉型正義釐清歷史真相、探究責任。因此,是否可以涵蓋「非常體制」或是威權統治下的侵害人權案件,是相當重要的。
失焦的高畫質:李安的實驗和戰爭創傷的百年錄像
在李安的片子裡也一樣,真正刺傷比利的並非藉由影音特效模擬出來的槍林彈雨,而是他一再主動回溯的遠方場景裡,那些只能透過敘事才能通透,那些不帶任何一絲火光的暴力的本質。
從法國大革命後的法官「肅清」,看主權與司法如何切入轉型正義(下)
本文將以法國從革命後到第三共和間法官群體的歷次「肅清」為例,說明法律史可能協助台灣社會注意到,必須從主權與司法的關係切入轉型正義與司法改革議題。下篇說明大革命以來百餘年間法國的「國體」問題與法官身分保障的關係。
藏在美國國家檔案中的台灣歷史
在一個高唱共享的時代,在一個許多政府的檔案都上網的時代,我們是否也將看到「開放」的理念,為學術研究帶來更多的動力與刺激?
從法國大革命後的法官「肅清」,看主權與司法如何切入轉型正義(上)
本文將以法國從革命後到第三共和間法官群體的歷次「肅清」為例,說明法律史可能協助台灣社會注意到,必須從主權與司法的關係切入轉型正義與司法改革議題。上篇回顧現有法律史文獻對司法制度現代化的研究與限制。
人蔘、大鯢與大蔥鴨(二):優秀的科學家不應該是「職業的科學家」?
本篇文章的重點則會放在阿格西在美國學術界中的敵手、同時也是十九世紀中期美國第一場「達爾文爭議」的「勝利者」——哈佛植物學者阿薩・格雷 (Asa Gray, 1810-1888)。
「燒王船」的緣起:清初文獻中的王爺廟及其儀式
官府立基於節儉而倡導的習俗改良,雖然沒有維持太久,卻不能說完全沒有影響。即使民間還是競相建造王船,但最後是燒掉而不是送入海中任其漂流,則是流傳下來。現在甚至就通稱這個儀式為「燒王船」。
廢棄物或安樂園:歷史中的動物安葬故事
由於法規不完備,臺灣的動物殯葬業一直低調發展;如果受到媒體注目,經常需面臨違法取締的下場。然而,用一只黑色塑膠袋,送走與自己親近相處十年的動物,無論是丟垃圾車或送到動保單位,愈來愈有人在情感上無法接受。
梅毒:一個科學事實的發生與發展
瓦瑟曼時代的梅毒概念,夾雜著歷史上種種遺跡,所以梅毒是「神話-倫理」的疾病、是「經驗-治療」的疾病,也是「病理與病原學」的疾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