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學柑仔店(kám-á-tiàm)

發表文章數:117

個人簡介

我們是一群嘗試從臺灣思考歷史的書寫的史學界夥伴。我們成立了一個「歷史學柑仔店(kám-á-tiàm)」部落格。

  • 確認
  • .
融合了兩種性格,走在自己道路上53年的台北故宮博物院
回顧歷史,開館於1965年11月12日的台北故宮,不是紫禁城故宮博物院的復館,她就是一個新的館。這五十多年間,對外,故宮一直扮演著文化大使的角色(無論是哪個政黨執政);對內,則為台灣的藝術史研究者提供豐富的養分與土壤。
台灣農會、寺廟與地方自治:自由與民主的風吹得進農村嗎?
回顧戰後台灣的地方選舉史,在社群媒體尚未出現、假新聞尚未滿天飛以前,誰可以影響選民的投票動向?如何影響選民的投票動向?與今日這種「新時代」的選舉操作方式不同,在地方上的農會與水利會,過去則在選舉中扮演要角。
早期開業醫師的共同記憶:跋山涉水來到病人榻前的往診經驗
相較於現今設備良好且各式檢查便捷的醫院醫療,往診看似落伍、耗時且缺乏效率,但那種不分晝夜、親至榻邊的診療,卻能讓醫師與病人及病家間有更深入、親密的理解與互動,在緩解病人苦痛同時也帶給病家莫大安慰。
失而復得的寶藏:烽火中倖存的阿富汗遺址文物
國家博物館做為國家歷史的總結與呈現、國民認同的情感與精神寄託之所,其波折的命運恰好訴說了這個國家與國民乖舛的經歷,以及從黑暗中綻放的花朵和重建之路,如同喀布爾博物館外的標語"A Nation Stays Alive When Its Culture Stays Alive"。
在遇難者的鮮血中迎向希望——韓國濟州島四三事件及其平反
濟州島上的漢拿山是座休眠的火山,是韓國最高山。除了漢拿山的自然之美,如果透過4.3事件理解漢拿山,那麼我們會走入它的歷史悲痛,進而思索苦難與昇華。
以「同胞」之名的國族論述:附之則引為同胞,不附則目為公敵
從晚清以降,「同胞」作為一種形塑國族共同體意志和召喚集體認同情感的符號,在近代中國國族意識的建構過程中,持續扮演著極為顯眼的角色。
從一場遺產爭奪戰談起,遇見傳統漢人社會中的非典型家庭
台灣關於婚姻與家庭的觀念與實踐至少可以追溯到的有現代法治與傳統漢人兩個源頭。以西方家庭為基礎的現代法治本身以及在台灣的繼受過程有其歷史情境,而所謂的傳統漢人家庭也不是懸浮在歷史之流之外的一塊鐵板。
《史達林:從革命者到獨裁者》:為什麼要寫帝王將相的歷史?
以數十年檔案整理與蘇聯政治專題研究的功力,與對俄羅斯境內外相關研究的廣博知識為基礎,賀列夫紐克的《史達林:從革命者到獨裁者》(Stalin: New Biography of a Dictator),從標題來看是史達林的傳記,內容其實是結合精細的檔案研究和近二十餘年學界的研究成果,以政治為主軸的蘇聯前半歷史。
「孝順」是戀父情結下的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從汪紱這個案例中,我們看到孝作為統治意識型態與人根於血緣親情而生的張力。經典文本《孝經》中的孝相當功利,盡孝就是服從長上,報效朝廷,孝因而成為統治者的工具。
科技不發達的兩千年前,人們如何判斷誰是古之良醫?
要回答「誰是古之良醫?」這個問題,如果從文字資料來看,我們首先可以發現,它和流傳至今的古書對「論治」的高度興趣是脫不了關係的。可以說,誰是良醫的「業界標準」常常不是實際從事這類職業的「專業人士」說了算的,而是政論家、說客為了引發有權有勢的聽眾的興趣,拿來當談資時,才賦予「定義」的。
人類世:近年最熱門學術關鍵字,跨學科的愛恨情仇
「人類世」這個詞彙在千禧年於舉辦的會議上,由荷蘭大氣化學家Paul Crutzen提出,到今天也算是「成年」了。1995年,Crutzen和其他兩位同事因為發現了一氧化氮對臭氧層的破壞力而獲頒諾貝爾獎。他萬萬沒想到若干年後,一個近乎意氣用事的表達,讓他從此變成世人所認識的Mr. Anthropocene。
失落的脈絡:從歷史建築與「老」觀光潮談起
從近代火車旅行興起以來,觀光即逐漸脫離身體性,轉向視覺展示性的消費,快速而表層性的瀏覽、拍照成為觀光行為的主軸。或許有導遊述說著不必然有根據的片段故事,或許遊客在觀光導覽中讀到隻字片語,論述與脈絡逐漸從觀光消費中退場,拍照、打卡顯示「到此一遊」的目的,遠勝於理解這個地方的歷史。
處於黃河流域的商代晚期夏天熱不熱?當時的貴族如何盥洗?
現在台灣家家都使用熱水器,想要用熱水洗澡,水龍頭開熱水即滾滾而來。但是如果我們把時間往前撥3200-3300年,處於黃河流域的商代晚期(ca. 1300-1050 BCE),夏天天氣熱不熱?當時的貴族究竟怎麼盥洗?如何洗澡?到底用不用熱水?
從初識之無到新旱望雲,我的醫學人文修煉記
那些醫學人文的掌旗人,如今已逐一遠去。三十年後的今天,雖然幾乎所有的醫學院校都有了自己的人文課,我們卻逐漸感受不到那種在人跡顯至的山頂,輕輕振翅就能飛越整片天空的自由。
從日本時期公學校老師「發達之路」,思考殖民統治與台灣近代社會變遷
本文將以新竹出身的張式穀為中心,考察日治時期公學校教師的人生故事,進而思考殖民統治對個人乃至社會的影響。
趕在鄉村文化消失之前,從居民日常談話了解地方史
作為學院內的台灣史研究者,我能做的就是趕在鄉村消失之前,盡可能多給予觀察和紀錄,更希望有人可以共同參與,用近些年流行的話來說是「大家來寫村史」,畢竟一個人的經驗與時間極其有限。
從老歌〈魂縈舊夢〉追溯「制定國語」的往事
即便白光唱「魂 ㄖㄨㄥˊ舊夢」是有所本的,後代的歌迷聽眾還是認為「魂 ㄧㄥˊ舊夢」才對。應該沒有人預料得到,國語的制定,也影響了日後大眾認為流行歌曲的歌詞字音該怎麼唱吧!
青年們請安心「厭世」,因為百年前的厭世其實很正面
我不禁好奇「厭世」這種傷春悲秋的情緒,究竟是當代社會的產物?還是人類共有的情懷?因此,這篇小文章想要追索的就是「厭世」這個概念的近代起源,限於篇幅,討論範圍侷限在距今一百多年前的近代中國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