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士

發表文章數:28

個人簡介

關心政治的哲學愛好者,國際關係碩士,文化研究碩士學生。

  • 確認
  • .

2020/02/06 | 言士

不需要羨慕澳門處理疫情的「果斷」

就算澳門在這次抗疫行動相對果斷,我們也不需要羨慕,因為這是用自由換來的。正如支持「黃色經濟圈」的人不屑藍店一樣。

2019/10/14 | 言士

判斷是非對錯之前,不妨先盡量放下情緒

在這次「反送中」運動中,文宣擔當了道德思考的角色,在道德情緒過後進行思考,然後透過文字、藝術創作、連儂牆等將訊息傳出去。當訊息走到大眾,討論可以讓道德思考不會淪為只服務情緒的工具,連登在討論上就擔當了重要角色。

2019/10/08 | 言士

猜想中共盤算:保住建制派議席,棄港保政權?

香港對中共的價值本身已經不多,「明日大嶼」可能就是香港的句號。因為這次抗爭,香港的經濟將會變得非常嚴峻,但是這可能只是將我們的終局提早而已。

2019/09/13 | 言士

如何防止將政治帶入校園?這問題不是很奇怪嗎?

近日開學,不少校園出現口號、人鏈甚至罷課等抗議,有人認為要避免把政治「帶入」校園,但這其實忽略了校園本身受各種政治力量影響,而且學生理應了解社會,包括政治。

2019/09/10 | 言士

為何不應該相信警察的「專業判斷」?

醫生、律師都是專業,不是單純因為他們的工作複雜,而是這些職業需要「專業知識」,且相關「專業知識」經過認真發展,而不是「我話係專業就專業」。警察若然真的是「專業」,就更應該以理性務實地展示其「專業知識」,而非擺出「我說了算」的態度。

2019/08/19 | 言士

林鄭月娥指示威者破壞法治,但特區政府尊重法治嗎?

林鄭月娥政府不斷宣稱示威者「破壞法治」,香港警察也自稱「只會為法治而戰」,到底法治是甚麼?誰真正在破壞法治?我們可以參考不同專家提出的原則,再對比「反送中」運動港府的表現。

2019/08/08 | 言士

只讉責警察暴力、不讉責示威者是否偏頗?

從我們看到的種種證據、眼前發生的很多事情看到,我們正面對由無法有效投訴的警察所引發的公共安全問題,我們的生命受到具體威脅。在這種威脅下,對全副武裝的警察掟雜物、破壞警署,這種武力比例上算不上什麼。

2019/06/04 | 言士

香港人守住六四燭光30年,以記憶對抗暴政

人類對抗權力的鬥爭,就是記憶與遺忘的鬥爭。中共在過去三十年用盡所有方法來消滅六四的歷史,香港人卻風雨不改地守住歷史三十年

2019/03/06 | 言士

587億的去向——「量入為出」的騙局

政府從來沒有打算解決收入不穩的問題,因此永遠可以用「量入而出」的藉口來推搪投放大量資源解決社會問題。

2018/12/04 | 言士

後DQ的抗爭備忘︰拒絕「最後一戰」的思維陷阱,民間如何守住防線?

逼自己走入絕路的話,就像一支落後兩球的球隊,守門員在最後階段也要上前助攻,只是放手一搏,但隨時招致失球;如果還有4500分鐘要踼,多守一會就是守住生機的方法,也是尋找反擊空間的部署。

2018/11/26 | 言士

李卓人的逆流與逆勢

遺忘歷史是常態,殘酷得可怕,然而要參選就得面對這種殘酷。這不單是李卓人的問題,更是整個民主派的問題。

2018/06/02 | 言士

六四的「憂鬱」難於傳承,成為兩代之間的隔閡

新一代應認清情緒的連結力量,即使無法走入維園的憂鬱氛圍,也無需要否定它,因為它是建構香港人主體的重要歷史;支聯會必需認清傳承的目標,不要妄想可以憑一成不變的悼念儀式,將那份集體回憶完整地傳承下去。

2018/05/30 | 言士

六四的「憂鬱」難於傳承,成為兩代之間的隔閡

新一代應認清情緒的連結力量,即使無法走入維園的憂鬱氛圍,也無需要否定它,因為它是建構香港人主體的重要歷史;支聯會必需認清傳承的目標,不要妄想可以憑一成不變的悼念儀式,將那份集體回憶完整地傳承下去。

2018/03/14 | 言士

民主派要做地區工作,可以有甚麼方向?

傳統民主派的地區工作漸漸不受大眾重視,而且資源不可能比建制派多,要打進社區,還可以嘗試其他方向。

2018/03/12 | 言士

反建制派還未想通如何打贏選舉戰

姚松炎說是選舉策略失敗,要為失敗負全責,但我更相信是反建制派的全體責任,因為我們還未想通如何打贏選舉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