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文學生活館

發表文章數:11

個人簡介

一群香港本土作家及學者自2009年開始,倡議設立香港文學館,為文學發展尋找新的空間與機會。其間曾在書展舉辦講座(邀得北京現代文學館李榮勝副館長出席),亦曾召集逾300名作家、學者、巿民聯署登報,呼籲設立香港文學館,引發廣泛討論;向西九文化區管理局提出訴求;及後舉辦多次相關討論會;進行調查;在媒體上持續倡議。2012年,原「香港文學館倡議小組」轉化組成「香港文學館工作室」,與大學、藝術單位合作,策劃各種文藝活動。2014年,加入新成員,重整架構,成立「香港文學館有限公司」,建立「香港文學生活館」,作為邁向文學館整全藍圖之第一步。

  • 確認
  • .

2022/10/12 | 香港文學生活館

《方圓》「敵/Anti」對談二:「政治正確潮」的性別與表演政治

每當你為弱者、被害者發聲的時候,說是平權,其實你也墮入了對抗式思維。當你要解決一個問題的時候,是不是就不能夠用對抗式的思維呢?對抗式的思維本身就是,如果你是feminine的話,對抗的就是masculine,而正正作為平權或者feminine的話,不是應該避免墮入你所反對的結構裡面嗎?

2022/10/12 | 香港文學生活館

《方圓》「敵/Anti」對談一:「政治正確潮」背後的權力問題

這十年來,一些本來為了爭取公義的運動卻好像過了火一樣。因而似乎出現了一些setback,做成了新的不義。我們應該如何看待「政治正確」?

2022/10/13 | 香港文學生活館

《方圓》「敵/Anti」對談四:敵我理論與實踐之間的裂縫

俄烏戰爭中,當有侵略者打到來,當我還在「手軟」的時候,那個士兵已經將我們全部打死。那當下,如果你手上有一把刀,你要不要捅向眼前的那個士兵呢?劉曉波說的「我沒有敵人」,但別人卻把他視為敵人。他即使好像聖人一樣,卻逃不出這種敵我關係和悲慘的下場。我們應怎理解敵我關係?

2022/10/13 | 香港文學生活館

《方圓》「敵/Anti」對談三:政治以外的超越與掙扎

如何面對政治正確對立,又是否只能對抗?有一個崑曲演員叫柯軍,他很出名,也是榮念曾的朋友。有一次,他說:不要將你的敵人推開,而是要將你的敵人和你捆綁在一起,因為他們是可以幫你去得更遠的。

2022/08/03 | 香港文學生活館

《方圓》「1984」對談三:元宇宙與老大哥的全面監控

現在要刪除一個人還是很難的,因為我們有很多資訊碎片散佈在各處,但如果集中成一個全數碼的宇宙時,按一個鍵就可以將你徹底消除了。

2022/08/02 | 香港文學生活館

《方圓》「1984」對談二:篡改歷史的藝術

在中國,現在九五後、零零後的年輕人和我們八十後對歷史的感覺應該是不一樣的,我們八十後的認識比較接近苦情戲,但現在的年輕人更多是大國崛起、作為贏家的自豪。

2022/08/03 | 香港文學生活館

《方圓》「1984」對談四:當私隱已成商品,還有甚麼可能?

如果我們習以為常,所有事都變得透明、公開、預設政府可以知道,那麼我們就會把自己的行為劃定在一個政府可接受的限度內,而這也是國家樂見的,所有人都確保自己合法,不會反抗政府。

2022/08/23 | 香港文學生活館

《文學看得開(作家篇)》:狄波頓讓你讀懂文學、哲學

狄波頓以哲學家為中心,將他們的想法放回歷史脈絡中考察,並理出和當代生活的關係。

2022/08/02 | 香港文學生活館

《方圓》「1984」對談一:1984年,還是大學生的馬嶽

《英雄本色》裡周潤發演的Mark哥等了三年,為甚麼是三年?我聽過吳宇森解釋,中英談判就用了三年,三年之間一切美好的都沒有了,他挪用了這種論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