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河清
發表文章數:15
American University人類學博士候選人,關注社會不正義的各種形式、結構和運作邏輯,尤其是性別、階級、族群、遷移等議題。
  • 確認
  • .
2018/06/13 | 江河清
執政黨依法保障同志、競選承諾不跳票,這種要求叫「極端」嗎?
長期以來,反同團體和保守政治人物經常以缺乏社會共識為由,反對同志權益法案。然而,用共識討論弱勢少數議題,在思考上有什麼問題?這篇文章指出,政治人物談「共識」其實是一個反動的保守修辭,反同團體雖然也談「共識」,但他們根本就拒絕共識,讓同志權益無限延宕。
2018/06/04 | 江河清
中國對台灣的國際地位打壓,正如反同團體對同志的壓迫
中國在國際社會裡對於台灣的打壓,跟反同團體對於同志的壓迫,兩者之間有何相似之處?這篇文章指出台灣像是國際社會上的同志,被認為是不正常、有問題的國家,所以受到系統性的排斥。當我們不滿台灣在國際上被邊緣化時,也應該藉此反思在台灣內部的弱勢族群問題。
2018/03/08 | 江河清
以「民主」之名正當化反同公投,但公投就等於民主嗎?
反同團體經常以「民主」之名強調反同公投的正當性,但公投等於民主嗎?難道「少數服從多數」不是民主嗎?
2017/12/09 | 江河清
專法就是歧視!台灣與奧地利的婚姻平權辯論
最近奧地利憲法法院釋憲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強調同志的平等權,並指出既有的同志伴侶專法具有歧視性意涵。這個判決呼應在台灣的同性婚姻合法化辯論中的專法討論,台灣同運團體普遍主張「專法就是歧視」。
2017/11/02 | 江河清
她轉向支持同婚不是為了同志的平等公民權,而是因為更加厭惡基督教人士
反同網路名人「曾有文」日前因為被基督教牧師的控告,投書媒體表態支持同志婚姻合法化,我們要如何理解她的立場轉向?
2017/09/28 | 江河清
賴清德的言論爭議不在統計數據,而是複製了愛滋與同志的污名鎖鍊
同志團體對於賴清德的批評,不是統計數字上的辯論,或是否認同志HIV感染者的存在,而是要求政治人物、公衛政策不該帶頭延續對於同志與感染者偏見。
2017/09/16 | 江河清
「言論自由」對反同方不是問題,因為他們根本沒有受過任何限制
言論自由並不只是讓各種意見、觀點都可以任意表達,否則明顯的仇恨、毀謗、造謠等言論,法律都不應該介入處理。言論自由是用來促進社會溝通,透過各種意見的交流或競爭,讓社會變成更好。
2017/07/08 | 江河清
中研院意向調查裡的同婚爭議:學術為偏見服務會有什麼問題?
中研院社會所正在進行的一份研究調查,但問卷設計卻置入反同立場的的語言,誘導受訪者回答。這份研究不只傷害了中研院的學術聲譽,更可能進一步傷害同志社群,讓學術為偏見服務。
2017/06/25 | 江河清
「亞洲第一」是重點嗎?同志運動應回到對受壓迫者的關注
這篇文章主張社會運動最終要回歸對人的關注,而非外部利益。當我們在討論世界各地同志人權發展,也應該超越婚姻平權的單一指標,不要落入任何簡單的比較,才能開放心胸,彼此參照、學習。
2017/04/22 | 江河清
從聯航強拖乘客下機事件,反思航空產業與資本主義
美國聯合航空強拖旅客下機,未必只是一個偶發的不幸個案,而是當代航空產業將資本主義極端發展的後果。航空產業以金錢為核心的邏輯,將所有的物件、空間、時間都轉變成可以營利販售的項目,讓社會階級差異的正當化,也宰制人與人的互動關係。
2017/04/05 | 江河清
從反同婚到反性平教材,不只是反智更是反民主
面對性平教育受到的攻擊,政府應該積極站出來回應,堅持性別平等教育法,並向社會大眾釋疑。關於婚姻平權,執政黨與蔡英文總統既然在選舉中不斷打造同志友善的進步形象,明確支持婚姻平權,當選後就應該履行競選承諾。
2017/02/25 | 江河清
以法律服務社會偏見,「另立專法」就是一種歧視行為
對於挺同者來說,「同志跟異性戀是平等的人」,這是一個完全不可退讓的底線,因為一旦放棄了這個立場,就不可能是支持同志的人。
2016/12/08 | 江河清
我們不該嘲諷張守一,但也不必因為這是「私事」就不談
我們必須追問:在護家盟當中,有很多人的伴侶關係並不符合他們訴諸的傳統婚家價值,但為什麼他們比一般社會大眾更狂熱捍衛這些他們自己都達不到的標準?同時,又一再把矛頭對準同志,批評他們的性和婚家?
2016/11/08 | 江河清
當一個同志家庭出問題,萌萌就會拿來當例證說同性戀不宜結婚成家
當一個同志家庭出問題時,萌萌會拿來當例證說同性戀不宜結婚成家;然而,當一堆異性戀家庭出現各種問題時,萌萌們只會覺得認為那是個案狀況,加以輔導救濟就好。這種系統性的差異對待如果不叫歧視,什麼才是歧視?
2016/08/10 | 江河清
跳出漢人本位思考,我們才能理解為何原住民會質疑總統的道歉
如果我們看過去的歷史,包含中華民國政府和更早之前所有的殖民政權,原住民被掠奪、被脅迫、被欺騙其實是歷史的常態,於是原住民對於任何統治者講的話都必須更小心斟酌,懷疑其動機、誠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