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心二胡

發表文章數:23

個人簡介

我的專長不是讓人心碎,而是基於一種現實主義。

  • 確認
  • .
2017/03/09 | 空心二胡
有女人的地方才有江湖?說女性「心機重」之前可以先想想的問題
如果你真有自覺認為你的事實會建立一個人無法逆轉的價值觀,那麼儘管這是事實,也請你考慮一下,這種事情究竟是應該要每年每月不斷提醒?還是應該拿這些事實自我提醒「我的性別也有這種現象嗎?如果有,那我就不要成為那樣的角色」?
2017/03/06 | 空心二胡
W飯店事件、閨密謀殺案:是女人膚淺心機重,還是社會逼女人如此?
如果這個社會對於女人的定義,可以完全不將女人物化成「沒有配偶就無法生存」,或者是性化到「不夠性感就沒有人格」,那麼有誰會想要成為一個明明已經看透世間百態,卻依然還是被視為一種無知的存在的人呢?
2017/02/14 | 空心二胡
空虛寂寞覺得冷?投入愛情前請先釐清:你是「需要還是想要」
於是,當我們為單身的糾結時,我們首先要做的,也許不是要想辦法亂槍打鳥,隨便找個伴侶過一輩子,而是我們這輩子應該要做什麼,並且要成為什麼樣的人,並且為自己的理想奮鬥,將井蛙視野的價值觀很狠拋在腦後。
2017/02/13 | 空心二胡
月亮杯不是問題,問題是男性不讓女性決定如何使用自己的身體
所謂「解鈴還需繫鈴人」,除非男性能夠願意親自解開性別權力的死結,否則即使沒有月亮杯,凡是女人自主對待自己身體的問題,永遠都是問題。
2017/02/06 | 空心二胡
小六生打女老師不只是師道中落,更是父權的暴力展現
對女性主義而言,「暴力」本身就是父權社會展現男性權力的一種方式,而父權觀念的建構,恰好就是男女力量上的不對等,所以才產生父權支配的源頭。
2017/02/03 | 空心二胡
不支持性平就是不懂思考?談性別運動的「初學者謬誤」
在改善女人的性別困境之前,可能要先用理解的態度聆聽這些女人的性別價值觀,並且尊重每個人的生命歷程,她們才會覺得自己的個人經歷是一個明確的存在。
2017/01/18 | 空心二胡
歌劇院辦直銷大會,反正對一般老百姓,藝術文化從來就是可有可無的存在
當藝術家認為是神聖之地的空間,但對一般民眾來說卻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那麼即使我們有國際級的展演空間,對藝術家來說,他們會有興趣來這個地方進行巡演嗎?
2017/01/15 | 空心二胡
性別教育對於性別平權有很大的貢獻?太言過其實了
如果性教育演變成人們不知道所謂的性別平等為何物,只知道「不管是男是女都一樣」;而不是基於一個「因為都是人,所以應該享有同樣不受恐懼暴力的權利」。那麼這種「性別平等」,真的是性別運動者想要的嗎?
2017/01/06 | 空心二胡
「審美」從來不是單純一件「好不好看」就能論定的事情
對於美的體悟,我們需要的可能不是一個「開放」以及「時尚」,而是多讀書以及多體會日常生活。當你對於知識、生活、生命有更深刻的感受,你就會發現,「美」這種東西在膚淺的表面上是一個時代的哲學,並真的不是只有「漂亮」而已。
2016/12/26 | 空心二胡
我曾是極端納粹愛好者:別輕忽現實無力感以及獨裁者崇拜之間隱形的關聯
但是更關鍵的地方是,納粹背後的意義,他帶給多少人多少毀滅性的災難。它會讓人類文明發展若干年的理性和邏輯,因為人的情緒而毀滅於一旦。你覺得你不會被群體的情緒所禍害,但事實上這樣的禍害從來不是過去式。
2016/12/05 | 空心二胡
「我們已經很包容了,到底還要再鬧什麼!」這個時代的多元其實只是笑話
當你實際感受到這個世界投以自己的眼光,以及他們如何評論典型男女以外的群體,你就會發現,這個社會還是帶著中古世紀的眼鏡,分分鐘教你做人。
2016/11/30 | 空心二胡
彭婉如命案20週年:「保護女性」背後的性別意義是對男性暴力無止盡的縱容
「保護女性」這個詞乍看之下是對女性的關懷,但是背後的性別意義卻是對男性的暴力無止盡的縱容。如果真的有意要杜絕這樣的慘事,可能要做的恐怕不是只有單方面的要求女人要保護自己,而是這個社會不應該理所當然的放任男人的暴力。
2016/11/27 | 空心二胡
扯鈴是不是個問題?一個中華文化愛好者的冷眼告白
如果文化這個問題從來不被視為一個問題,那麼所有跟它有關的討論全部都是偽命題。而從這個社會對文化的冷感以及對政治的狂熱可以得知,一個問題在這世界是否是一個問題,就如同在無人的森林倒下的樹木,只有在人出現的時候它才發出聲音。
2016/11/19 | 空心二胡
與其說反同是宗教與人權的戰爭,不如說是直男癌與性少數的戰爭
反同志的爭議,表面上看起來似乎是宗教與政策的衝突,但實際深究其原因,恐怕跟宗教其實一點也沒有關係。與其說這個戰爭是宗教與人權的戰爭,不如說是直男癌與性少數的戰爭。
2016/11/01 | 空心二胡
仇女並不是「討厭女性」,而是將順性別直男的價值觀當作唯一標準
有很多人在看到「仇女」這樣的詞彙時,都會本能性的為這個詞會感到緊張。因為他們看到「仇」的那一瞬間,認為這樣的詞彙顯得太過尖銳。然而仇女並非指討厭單一女性,或是「討厭女性」。而是指整個社會將男性價值當成「主體價值」,將女性價值貶斥為次等價值的過程。
2016/10/27 | 空心二胡
母豬教徒的崩潰:為什麼女人要為男人沒有性魅力負責?
最近有關「母豬教」的爭議,已經從PTT的網路世界延燒到現實社會中的公共討論。本文以一位女性的立場,檢視這個社會現象所反應出的男性求偶焦慮。並提出當我們將男女在當代社會中的處境「換位思考」,或許就能了解女性的社會處境,其實並沒有某些男性想像中的佔盡優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