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雅淳
發表文章數:19
周米謎的單親媽媽、博士班的中輟生、從台北人變成花蓮人,目前到處走跳,講有女性主義觀點的性教育和性別教育,想說出有口難言的人身上的故事。
  • 確認
  • .
2018/11/06 | 周雅淳
身為性別教育工作者,我如何教孩子性教育、家內性侵和跨性別?
肯定每個孩子的性別教育,真的不是那些充滿傷害性文字的文宣那樣,請,我幾乎是要紅著眼眶說這句話,不要再用這些可怕的言詞傷害這些孩子了,看不見只是因為我們缺乏辨識出這些苦難的能力而已。
2018/06/21 | 周雅淳
不要避談「家裡沒有爸爸」,讓孩子理解他是從美好來的
「沒有爸爸」可以是一種負面評論(「大家都有只有我沒有」),也可以是一種狀態敘述(「我家的成員裡沒有爸爸這個角色」),關鍵不是在孩子,而是大人自己就要有那個視野看到社會中普遍存在的家庭多元形式,以及不認為「某些家庭形式就是有缺陷」。
2018/03/07 | 周雅淳
「小心陌生人」太模糊,給孩子實質的允許名單
為孩子把關的人應該是爸媽。信任的界線如何畫,是隨著長大慢慢習得的,要學齡前的孩子就要自己操控「小心陌生人」這麼模糊的概念,太過艱難。
2018/02/23 | 周雅淳
請不要用「父代母職」、「母兼父職」的說法來勉勵或褒揚單親家長
請接受每個家庭當下的形式,有的時候,硬塞進不存在或已離開的角色,某種程度上是將偏見或無知用善意包裝。
2018/02/07 | 周雅淳
教孩子「自我保護」是沒用的,反而會有「身體很麻煩」的反效果
我要說的第一件事情是,學齡前兒童的性教育,最重要的是在於教孩子正面看待自己的身體、愛自己身體,並且「如其所是」。
2018/01/28 | 周雅淳
以「同意權力」取代「抵抗義務」,是學齡前性教育最應該走的方向
這樣的做法以「同意權力」取代「抵抗義務」,我認為是目前學齡前性教育最應該走的方向,事實上,我以為這個原則應該是不管任何階段的性(關係)教育都應採取的最基本態度。
2018/01/03 | 周雅淳
我努力地讓獨生女兒看到,孤獨可以是獨立和高度的自我決定
孩子們看到的是獨生子女在成長過程中,因為沒有手足,無法體會「不管在怎樣的狀況下都有人陪你一起玩」所產生的孤獨;我看到的是,獨生子女雖然需要學會適應「在家裡我是宇宙中心,在學校我只是小朋友的其中之一」這樣的落差。
2017/12/28 | 周雅淳
在異性戀的互動腳本中,「說不」從未被視為認真表達自我的答案
在這個社會認可的男女互動追求模式中,女性其實不必勇敢才能說不,相反地,她永遠在說「不」,而這個社會永遠不需要認真看待這個「不」。
2017/06/06 | 周雅淳
「妳為什麼不反抗?」無論是否熟人所為,都會責怪受害者的性騷擾事件
筆者八歲時遭逢的性騷擾,媽媽罵我的話被印證了「就是因為我穿得太暴露,才會發生這種事(性騷擾)。」至於大人口中「一定會保護你」的承諾,常常是有但書的。
2016/10/20 | 周雅淳
仙女教母明知道灰姑娘長期受虐,為何在皇宮舞會前才出手幫忙?
童話故事也是現實社會的縮影,尤其當「遇見一位白馬王子」被描寫成脫離受虐狀況的唯一解。找到一個仍然不平等的靠山,只會製造新的問題。
2016/08/19 | 周雅淳
小心怪叔叔?加害人都是陌生人嗎?從數據看「如何教孩子保護自己」
孩子的性教育不該只著眼於性,而是全人觀點:如果我們非要問孩子要如何保護自己,那麼方法就是讓他們學會主張身體自主權的能力,而非以禁制的方式灌輸孩子對身體的負面感受。
2016/07/03 | 周雅淳
全家出遊時,總是媽媽動作最慢?用孩子最喜歡的繪本談「性別」
許多繪本和故事書中的家庭樣貌「太」男主外女主內,反而有很多可以拿來比對檢視孩子們的生活經驗。
2016/06/16 | 周雅淳
母親離開家庭等同「水性楊花」?性別歧視無所不在,它就寫在現代「教科書」裡
身為性別教育老師,每學期總會收到不同出版社寄來、類似書名的教科書,但自稱提倡「性別平等」的教科書,有時卻充滿歧視。
2016/06/11 | 周雅淳
古代有童工不是為了「虐童」,如同現代不鼓勵未成年懷孕,其實和「性」無關
工業時代孩子礙於生存壓力必須工作;現代鼓勵成年才可懷孕,也不是為了禁制「性」,而是現今必須等成年後才有養育孩子的能力。兒權的產生有歷史脈絡,因此制度也必須放在社會需求的角度。
2016/05/13 | 周雅淳
該用什麼觀點念故事給孩子聽?別再用「愛」對寶貝掩蓋社會的不平等
在念故事給孩子聽時,我發現,溫馨地敘述一個長期照顧的故事,把其中的辛苦及所有權力的不平等,都被「愛和溫柔」掩蓋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