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uble A

發表文章數:9

個人簡介

吾少也賤,畢業於公館大學雜食系,原本想當個象牙塔塔民,一輩子當隻蠹蟲,但卻意外墮入人間被煙火轟炸。以前當研究是吃飯工具,現在則是人生樂趣,希望在有生之年能遍步世界,讓數字超越數字,讓文字超越文字。作為數位漫遊者,曾在關鍵評論、故事、Readmoo、獨立評論、背包客棧發表過一些作品,現在於medium經營自己的部落格wander with idiocy。

  • 確認
  • .

2020/09/13 | Double A

【吳哥殞落後】再見吳哥:微笑高棉之外的柬埔寨

與此同時也期待有一天,旅客可以不只緬懷吳哥的過往風光,不會只讚嘆吳哥的鬼斧神工,不需要再思古幽情,希望有一天來到柬埔寨的遊人也會覺得吳哥之後的柬埔寨,其實也很精彩。

2020/09/12 | Double A

【吳哥隕落後】朕即國家:柬埔寨的親王父親—諾羅敦・西哈努克

從西哈努克的一生也可以看到中、美、俄、法、日、越、泰20世紀初在中南半島的博弈;而從西哈努克所做的每一個斡旋,更可以看到一個弱小的國家為了維護自己的主權,是要如何周旋在每個列強之間

2020/09/12 | Double A

【吳哥殞落後】自己的國家別人救:法屬印度支那時期的柬埔寨

在法國人的要求下,諾羅敦王推行了不少行政改革,包括廢除奴隸制、改革稅制等。而當時的交趾支那總督查爾斯・湯普森甚至威脅諾羅敦,憑著法國在中南半島的船堅砲利,自己可以隨時取而代之。

2020/09/11 | Double A

【吳哥殞落後】當吳哥的南進遇到越南的南向,讓柬埔寨就此失去了「下高棉」

失去下高棉地區的「國恥論」被柬國歷代政權不斷宣傳,因而埋下仇越的種子。也因為這層背景,當1978年底越南入侵柬埔寨擊敗了「紅色高棉」,雖然是解救了許多差點因種族屠殺而命喪黃泉的人,但越南的這輪入侵,也使「國恥論」再度復甦。

2020/09/11 | Double A

【吳哥殞落後】高棉王朝大撤退:暹羅興起向東反擊,吳哥消逝首都南遷

越來越多學者不用失落來形容吳哥時期後的高棉人,他們強調吳哥王朝在14–16世紀的南進(shift southward)趨勢,指出高棉人開始注重商業貿易,並試圖在季風亞洲貿易中分一杯羹,原因並不只有暹羅的進攻如此簡單。

2020/07/24 | Double A

走一趟越南第一個世界文化遺產,歷史悠久的皇城順化

順化成也地點,敗也地點。二戰後南北越的交界處北緯17度線,就剛好穿越這裏。在北越越共與美軍扶持的南越互相對峙時,這兒被劃分成非軍事區。

2020/06/03 | Double A

「邊界上的神廟」柏威夏寺:高棉帝國留下的謎樣神殿,二戰結束其歸屬還造成泰柬衝突

在19世紀帆船貿易沒落之後,這條街上的會館、祠堂又是由誰管理、如何經營。而會館裡面滿滿的、濃厚的懷舊遺物,又如何在一次次的排華暴動中保留下來?

2020/03/23 | Double A

曾要打造成越南的新加坡,如今峴港現代化的背後盡是「韓流」

峴港是南越最北的城市,是個天然良港。美軍在越戰當時的第一批作戰部隊就是在峴港登陸。這裡的現代化與已經逝世的前任峴港市書記阮伯青(Nguyen Ba Thanh, 1953–2015)有莫大的關係,他任官的時候就想將峴港打造成越南的新加坡。

2019/08/15 | Double A

從越南河內到寧平,看風水寶地也看小橋人家

越南的導遊大概接三種團,一是帶越南人在越南觀光,二是帶外國人在越南觀光,三是帶越南人在外國觀光。第一種的人數最多、市場大,但小費最少,第三種最吸引人,但市場狹小,目前投入人數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