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婉瑩

發表文章數:17

個人簡介

無法被定義的斜槓,讀者、旅行者與寫作者。往來島國台灣、印度半島與緬甸黃金之土。印度承載了我的智性與喜悅,緬甸則反映了黑暗與小我。旅行與書寫,都無法停止。

  • 確認
  • .
2020/04/07 | 翁婉瑩
一年只有4百名觀光客到訪的東南亞最大內陸湖:緬甸印多吉湖的寧靜與衝突
群山低地間的印多吉湖,廣闊的濕地生態為鳥類與眾多物種提供了絕佳棲地,更是賞鳥者的天堂。印多吉湖已記錄超過450多種生物種類,其中包括100多種水禽與濕地鳥類,以及350種森林鳥類,而每年11月至3月的冬季,來自西伯利亞與東亞的大批候鳥遷徙至印多吉湖。
2020/03/06 | 翁婉瑩
緬甸「新冠肺炎零確診」— 是佛國之土防疫作戰成功還是諸神保佑?
本篇將探討新冠肺炎目前仍維持「零確診」的緬甸,從緬甸—與中國有綿長2,000多公里邊境線,僅次於俄羅斯、蒙古與中國的國界談起,探討疫情下的佛國緬甸的防疫作戰與公衛措施,以及緬甸是否真因諸神保佑而免於瘟疫?
2018/09/11 | 翁婉瑩
當新聞自由撞上緬甸的衝突困境:從路透社記者被判刑談起
一位仰光政府機構的員工表示,「我認為記者們違反了國家機密法,而緬甸國軍只是在保護我們的國家。記者可能因違法國家機密法,被冠上『叛徒』的罵名。我認為,7年的監禁對他們來說是輕判。」
2018/09/07 | 翁婉瑩
同是浪濤裡的異鄉人:專訪《橫渡孟加拉灣》作者阿姆瑞斯,談印度與華人移民的「小人物大歷史」
阿姆瑞斯教授在《橫渡孟加拉灣》一書,運用印度商人、麻六甲通譯、英國殖民中層官員與商船水手等,歷史波濤中小人物的日常,日記、報告乃至爭奪遺產的訴訟文件,鋪陳海洋兩端的流動:南印度穆斯林商人嗅著商機,往來於馬來半島與印度之間;英國殖民期間,大量印度籍行政官、投資客、勞工前往同為英屬印度的一省—緬甸,鞏固殖民統治與尋覓人生新機會。
2018/05/11 | 翁婉瑩
緬甸會傷人:相對於用生命挑戰威權的人們,我只是個驚懼卻步的外國人
「我們將我們想說的話藏在隱喻的背後,但是越這麼做,就越少人會讀我們的詩。詩與文學作品,就會限縮在『同溫層』之間,最終讓緬甸的文學生命走向衰落之途。」詩人同時也是記者的蜜,如此說道。
2018/03/27 | 翁婉瑩
各自盤算的棋局?從總統碇喬辭職看緬甸情勢
週三(3/28)早上,緬甸即將選出剛辭職總統碇喬的繼任人選。下議院議長溫敏是否能順利當選?軍方是否會走回頭路、緬甸境內多元的種族、豐富的自然資源,種種因素都讓其民主之路走得蹣跚。
2017/11/06 | 翁婉瑩
擺盪的羅興亞人(下):中印的角力戰場上,漂著他們無聲的嗚咽
美國淡出亞太地區後,中印區域角力戰爭已然白熱化,兩國以戰略樞紐緬甸為跳板。「一帶一路」延經緬甸向西進入歐洲,印度以緬甸為大門東進東南亞。天然資源豐沛的緬甸,更是中印為經濟利益盤算的寶礦。
2017/11/06 | 翁婉瑩
擺盪的羅興亞人(上):一拍即合的「印度教民族主義」與「大緬族政策」
莫迪呼籲國際社會尊重緬甸的國家統一,印度成為唯一譴責羅興亞人武裝組織「極端主義暴行」的大國。他主張建立「一個印度教國家」的「印度教民族主義」更與緬甸當今政府的「緬族至上」,一拍即合。
2017/10/18 | 翁婉瑩
羅興亞人和累世的糾葛(下):緬族、英國人、穆斯林和若開人的百年糾結
英國人走後留下來的孟加拉移民,儘管有自己的羅興亞語,但皆無法流利運用緬語。翁山蘇姬屢次造訪若開邦,穿上傳統服飾以示親近,而其基於殖民背景與政治現實,選擇與當地大多數的佛教徒同一陣線。
2017/10/17 | 翁婉瑩
羅興亞人和累世的糾葛(上):當殖民時期的被壓迫者變成壓迫者
英國「以印治緬」,與隔離平地緬族及山區民族「分而治之」的統治手段,其取得了龐大的殖民經濟利益,卻也留下族群紛擾衝突不斷的緬甸,至今未解。
2017/06/29 | 翁婉瑩
第二次彬龍和平會談:翁山蘇姬的和平願望長路漫漫?
對頂著諾貝爾和平獎光環的翁山蘇姬,緬甸的民主和平是其畢生志業,而一帶一路與中國投資,確實部分轉移了外界批評全民盟的執政經驗缺乏,以及於憲法與政治現實中,民選新政府至今仍無法控制軍隊的困境。
2017/03/23 | 翁婉瑩
緬甸老街上的青春:「去台灣我覺得這輩子都不要想了,是不可能出去的」
不到30歲的小蘭,第一份工作就是在老街賭場上班。「但2009年打仗時我就逃了,在好幾個不同地方做過不同工作,總還是打工仔。所以現在的老闆讓我入股,算是自己的生意,所以我就回來老街了。」
2017/02/14 | 翁婉瑩
我搭上緬甸高山火車跨越北撣邦,意外闖進「最後撣族王」的故事
緬甸在1962年政變後,除了因參與大型抗爭的反對派人士,更多的是在軍政府綿密情治網下,被控各種政治罪名的異議份子,以及主張少數民族權益的人士與領袖。最後的撣族王Sao Kya Seng就是其中「被消失」的人士之一。
2016/09/09 | 翁婉瑩
隧道遠端的光:緬甸21世紀彬龍會議的始末與未來
69年後,全民盟與翁山蘇姬召喚國父的英靈,舉行「21世紀彬龍會議」,顯見執政者對達成停戰目標的迫切性。長路終將盡,至少已經看見隧道那頭的光。
2016/07/07 | 翁婉瑩
他只是翁山蘇姬的替身?緬甸新總統碇喬的一百天
2016年3月15日,緬甸上下議院投票選出新任總統碇喬,完成緬甸首次政黨輪替,他也成為第一個非軍方支持的文人總統。外界無不好奇,這位當時在翁山蘇姬於軟禁住家大門的階梯上,向門外激動的群眾演說時,貼身立於她背後的中年男子是誰?
2016/03/24 | 翁婉瑩
代理總統與被代理的總統:緬甸首次政黨輪替後的民主長路
代理總統與被代理的總統,念起來繞舌,但在緬甸超過50年的漫長軍政府「代理政治」下,緬甸人民對此風景已習以為常。而翁山蘇姬與碇喬,也將是代理總統與被代理的總統嗎?
2015/11/08 | 翁婉瑩
今日大選,全世界都在看:經濟推動民主列車啟動後,緬甸是否不再回頭?
2011年結束軍人統治的緬甸,於今日11月8日改選上、下議院與地方議會,這是自1990年那場翁山蘇姬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簡稱NLD)大幅勝選,卻不被軍政府承認後,該政黨25年來首度參與全面改選議會的大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