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婉瑩

發表文章數:26

個人簡介

無法被定義的斜槓,讀者、旅行者與寫作者。往來島國台灣、印度半島與緬甸黃金之土。印度承載了我的智性與喜悅,緬甸則反映了黑暗與小我。旅行與書寫,都無法停止。

  • 確認
  • .

2021/08/24 | 翁婉瑩

誰能在聯合國代表緬甸?超過300萬用戶透過臉書濾鏡支持「民族團結政府」代表緬甸

民族團結政府(NUG)支持的「總罷工協調機構」(General Strike Coordination Body,GSCB)8月10日在臉書上發起串連運動,號召用戶使用大頭照濾鏡,標示「Accept NUG, Reject Military」(承認NUG,否決軍政府),要求聯合國接受民族團結政府代表緬甸。

2021/08/13 | 翁婉瑩

「若是被捕會遭到軍方毆打與折磨」五名參與反緬甸政變的年輕人,從仰光市一棟公寓墜落

不願具名目擊者對媒體《今日緬甸》(Myanmar Now)表示,約20名警察與便衣士兵,衝入公寓,「他們逃向屋頂,我認為他們是因為沒有其他逃脫路線,所以才決定跳下公寓的後巷。」他說,當時有聽到槍聲。

2021/05/07 | 翁婉瑩

當緬甸醫護人員舉起三指:那位寫下遺囑遭槍擊的醫生,和支持兒子投身革命的母親

「我必須把母親的自我放到最後,並為可能發生的事情做好準備。就像每個革命者的父母一樣,我們除了待在家裡等待,什麼都不能做。」Thiha Tin Tun的母親說。「如果緬甸的春天革命成功了,我會為我的兒子做些事情,一座紀念碑和一所他理想中的圖書館。」

2021/04/22 | 翁婉瑩

新緬甸與新國家:被視為非法組織,平行於軍政府的「民族團結政府」是什麼樣的存在?

位於撣邦,長年與緬甸國軍衝突的德昂民族解放軍,成為率先支持民族團結政府(NUG)的少數民族武裝組織,準將Tar Phone Kyaw對NUG表示歡迎,並表示將根據需要做好合作的準備,他希望NUG對於目前各方面都處於失敗的國家,能發揮實際的領導作用。

2021/04/01 | 翁婉瑩

那些站上街頭的緬甸演員與導演:「參與不合作運動不是因為了解政治,而是我必須做我認為正確的事」

22歲的女演員May Myat Noe接受《The Irrawaddy》採訪時表示,「我將持續與國際社會談論緬甸當前不公正的狀態,直到獨裁者失敗為止。」「談論不是出於對不正義的恐懼,而是對未來的恐懼,以及擔心自己無法為真理辯護。」May Myat Noe說。

2021/03/09 | 翁婉瑩

「如果沒回來,請為我感到驕傲」知曉了自由的緬甸人,越挫越要抗爭

22歲的Ko Po Chit,離家時告訴妻子,「翁山蘇姬(港譯「翁山蘇姬」)有一天一定會被釋放,如果我沒回來,請為我感到驕傲。」他的血液凝結在馬路上,留下妻子與年幼的兒子。民眾以磚塊圍起血跡,覆上戰鬥孔雀旗幟,保護著他。

2021/02/17 | 翁婉瑩

停電、坦克、斷網,政變後軍政府恫嚇手段不斷,但緬甸人民害怕嗎?

夜色能遮掩暴行嗎?世界在看,地球是圓的,總有人是白燦燦的陽光下注視著。當晚緬甸北部大城密支那響起了成串槍聲,起因來自軍隊進入當地發電廠,民眾擔心軍隊控制電力而故意停電,包圍電廠而和軍隊發生衝突。軍警對抗議人士開槍,造成數人受傷,無法證實是橡膠子彈或實彈。五名進行直播報導的記者遭到逮捕,並被要求簽署認罪文件。

2020/11/06 | 翁婉瑩

2020緬甸選什麼:軍方野心加上疫情肆虐,緬甸大選是邁向民主還是混亂的前奏?

《2008憲法》規定,軍方掌握內政、國防與邊境事務部部長的任命,也在國家國防與安全委員會佔有過半席次,若選後出現混亂狀態,軍隊可透過憲法第412條,透過該委員會要求總統宣布國家進入緊急狀態,或依第40條規定,軍隊直接接管政府,行使國家權力,形同發動合法政變。

2020/08/26 | 翁婉瑩

內戰、選戰與新冠疫情:從第四次彬龍會談看緬甸的和平僵局

翁山蘇姬與其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在2016年取代軍事政府,和平轉移政權。4年的努力,緬甸和平之路依舊僵滯,趕在11月8日國會改選前召開第四次彬龍會談,將全國停火的目標,留待下任政府繼續推進。

2020/04/07 | 翁婉瑩

一年只有4百名觀光客到訪的東南亞最大內陸湖:緬甸印多吉湖的寧靜與衝突

群山低地間的印多吉湖,廣闊的濕地生態為鳥類與眾多物種提供了絕佳棲地,更是賞鳥者的天堂。印多吉湖已記錄超過450多種生物種類,其中包括100多種水禽與濕地鳥類,以及350種森林鳥類,而每年11月至3月的冬季,來自西伯利亞與東亞的大批候鳥遷徙至印多吉湖。

2020/03/06 | 翁婉瑩

緬甸「新冠肺炎零確診」— 是佛國之土防疫作戰成功還是諸神保佑?

本篇將探討新冠肺炎目前仍維持「零確診」的緬甸,從緬甸—與中國有綿長2,000多公里邊境線,僅次於俄羅斯、蒙古與中國的國界談起,探討疫情下的佛國緬甸的防疫作戰與公衛措施,以及緬甸是否真因諸神保佑而免於瘟疫?

2018/09/11 | 翁婉瑩

當新聞自由撞上緬甸的衝突困境:從路透社記者被判刑談起

一位仰光政府機構的員工表示,「我認為記者們違反了國家機密法,而緬甸國軍只是在保護我們的國家。記者可能因違法國家機密法,被冠上『叛徒』的罵名。我認為,7年的監禁對他們來說是輕判。」

2018/09/07 | 翁婉瑩

同是浪濤裡的異鄉人:專訪《橫渡孟加拉灣》作者阿姆瑞斯,談印度與華人移民的「小人物大歷史」

阿姆瑞斯教授在《橫渡孟加拉灣》一書,運用印度商人、麻六甲通譯、英國殖民中層官員與商船水手等,歷史波濤中小人物的日常,日記、報告乃至爭奪遺產的訴訟文件,鋪陳海洋兩端的流動:南印度穆斯林商人嗅著商機,往來於馬來半島與印度之間;英國殖民期間,大量印度籍行政官、投資客、勞工前往同為英屬印度的一省—緬甸,鞏固殖民統治與尋覓人生新機會。

2018/05/11 | 翁婉瑩

緬甸會傷人:相對於用生命挑戰威權的人們,我只是個驚懼卻步的外國人

「我們將我們想說的話藏在隱喻的背後,但是越這麼做,就越少人會讀我們的詩。詩與文學作品,就會限縮在『同溫層』之間,最終讓緬甸的文學生命走向衰落之途。」詩人同時也是記者的蜜,如此說道。

2018/03/27 | 翁婉瑩

各自盤算的棋局?從總統碇喬辭職看緬甸情勢

週三(3/28)早上,緬甸即將選出剛辭職總統碇喬的繼任人選。下議院議長溫敏是否能順利當選?軍方是否會走回頭路、緬甸境內多元的種族、豐富的自然資源,種種因素都讓其民主之路走得蹣跚。

2017/11/06 | 翁婉瑩

擺盪的羅興亞人(下):中印的角力戰場上,漂著他們無聲的嗚咽

美國淡出亞太地區後,中印區域角力戰爭已然白熱化,兩國以戰略樞紐緬甸為跳板。「一帶一路」延經緬甸向西進入歐洲,印度以緬甸為大門東進東南亞。天然資源豐沛的緬甸,更是中印為經濟利益盤算的寶礦。

2017/11/06 | 翁婉瑩

擺盪的羅興亞人(上):一拍即合的「印度教民族主義」與「大緬族政策」

莫迪呼籲國際社會尊重緬甸的國家統一,印度成為唯一譴責羅興亞人武裝組織「極端主義暴行」的大國。他主張建立「一個印度教國家」的「印度教民族主義」更與緬甸當今政府的「緬族至上」,一拍即合。

2017/10/18 | 翁婉瑩

羅興亞人和累世的糾葛(下):緬族、英國人、穆斯林和若開人的百年糾結

英國人走後留下來的孟加拉移民,儘管有自己的羅興亞語,但皆無法流利運用緬語。翁山蘇姬屢次造訪若開邦,穿上傳統服飾以示親近,而其基於殖民背景與政治現實,選擇與當地大多數的佛教徒同一陣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