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att Pan

發表文章數:38

個人簡介

設計師、普普風畫家,喜歡烤肋排、觀察旁人,以及提前講出大家50年後才能體會到的真相。網誌《華華咖啡廳》http://www.hyafee.com

  • 確認
  • .
2017/01/11 | Hyatt Pan
你想「扭轉」自己的命運嗎?
你可以確定,一定有另一個非常努力的人,渴望擁有你現在的資源、現在的累積、現在的環境,他會願意付出各種代價來換取你此刻的基礎當跳板,然後拼命跳到更高的地方。那為什麼,你自己不能成為這個人呢?
2016/12/31 | Hyatt Pan
許多宗教的信仰都有「排外」條款,那我們該去信嗎?
為什麼「幫助他人、為這世界貢獻、好好地愛一個人、愛很多人」這樣簡單的概念不能成為我們的信仰?
2016/12/31 | Hyatt Pan
許多宗教的信仰都有「排外」條款,那我們該去信嗎?
為什麼「幫助他人、為這世界貢獻、好好地愛一個人、愛很多人」這樣簡單的概念不能成為我們的信仰?
2016/12/29 | Hyatt Pan
學生如果不知道,拜託上課提一下吧
這次的光復中學模仿納粹事件,其實癥結很好理解,就是學生「不知道」納粹有什麼代表性的問題,否則如果元素換成鄭捷,這些高中生還會去校慶演出捷運殺人事件嗎?應該不會了吧。
2016/12/17 | Hyatt Pan
數學不好怎麼辦?記得「在哪裡跌倒,就在哪裡躺下」
我們多數人有太多的思維迷思、謬想,以至於跟世界脫節或人生變得黯淡都不是肇因於「自己的能力不足、潛力不夠」,而是因為想錯而導致整片的行為偏誤,不止拖垮了我們自己還連累到旁人,但現在,該是時候停止了。
2016/12/17 | Hyatt Pan
數學不好怎麼辦?記得「在哪裡跌倒,就在哪裡躺下」
我們多數人有太多的思維迷思、謬想,以至於跟世界脫節或人生變得黯淡都不是肇因於「自己的能力不足、潛力不夠」,而是因為想錯而導致整片的行為偏誤,不止拖垮了我們自己還連累到旁人,但現在,該是時候停止了。
2016/11/14 | Hyatt Pan
如果能再選一次,你還會選擇結婚嗎?
你當然可以「思考」婚姻的本質、自身的需求。你連買個耳機或飲料都會看一下價錢或口味,那為什麼極其複雜的「結婚」卻不願意多想想呢?
2016/11/14 | Hyatt Pan
如果能再選一次,你還會選擇結婚嗎?
你當然可以「思考」婚姻的本質、自身的需求。你連買個耳機或飲料都會看一下價錢或口味,那為什麼極其複雜的「結婚」卻不願意多想想呢?
2016/11/08 | Hyatt Pan
男生可以被女生操控,至少在「機械女神」還沒出現以前都可以
我們探索人的欲望機制,只是試圖去幫助我們更釐清「我們自己想要的」,盡可能減少誤判的機率,不要很年經就自以為「我選對人了」而貿然結婚,最後懊悔萬分。
2016/11/08 | Hyatt Pan
男生可以被女生操控,至少在「機械女神」還沒出現以前都可以
我們探索人的欲望機制,只是試圖去幫助我們更釐清「我們自己想要的」,盡可能減少誤判的機率,不要很年經就自以為「我選對人了」而貿然結婚,最後懊悔萬分。
2016/10/31 | Hyatt Pan
跟心愛的人共度末日:為什麼是《你的名字》?
就算遇到「當相遇時一定能一眼認出彼此」的對象,我們最後仍然是要回歸現實生活,而如果我們要像主角那樣,在日常生活中仍然很期待遇到對方、跟對方分享什麼的話,我想前提一定要是:對方是你很喜歡的人吧。
2016/10/31 | Hyatt Pan
跟心愛的人共度末日:為什麼是《你的名字》?
就算遇到「當相遇時一定能一眼認出彼此」的對象,我們最後仍然是要回歸現實生活,而如果我們要像主角那樣,在日常生活中仍然很期待遇到對方、跟對方分享什麼的話,我想前提一定要是:對方是你很喜歡的人吧。
2016/10/23 | Hyatt Pan
西部來的美女強敵:「性愛擬真機器人」對男性、女性的意義大不同
男生的性慾外包給機器人後,仍有很多「無關女生」的興趣,比方打電動、創業、研發新科技、極限運動、烹飪等等的,而賺錢並不構成問題。
2016/10/23 | Hyatt Pan
西部來的美女強敵:「性愛擬真機器人」對男性、女性的意義大不同
男生的性慾外包給機器人後,仍有很多「無關女生」的興趣,比方打電動、創業、研發新科技、極限運動、烹飪等等的,而賺錢並不構成問題。
2016/09/15 | Hyatt Pan
從《屍殺列車》看荷里活與韓國電影工業
美國電腦特效畫一萬個殭屍、韓國動員一千名臨演假裝殭屍,那我們好歹要能動員一百人或十個人來演殭屍吧?我們真正該害怕的是:如果我們連這樣的等級都辦不到呢?
2016/09/15 | Hyatt Pan
從《屍速列車》看好萊塢與韓國電影工業
美國電腦特效畫一萬個殭屍、韓國動員一千名臨演假裝殭屍,那我們好歹要能動員一百人或十個人來演殭屍吧?我們真正該害怕的是:如果我們連這樣的等級都辦不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