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暴民的時事筆記

發表文章數:29

個人簡介

35歲前心中懷著左派關懷,35歲後腦裡揣著右派視野。奧地利經濟學派小書僮、最基進的保守主義者。

  • 確認
  • .
不考慮「市場競爭」的地方創生,就只是文青之論
地方創生相關的事業,應該爭取消費者的滿意而非跟官員說故事,讓成果有人們的消費力作後盾,而不只靠政府撥款,這樣長出來的才是真的工作機會,培養的才是真實的競爭力。
共諜自白的「局中局」,可能是透過妖魔化宮廟來分裂台灣人
關於宗教統戰,中共的姿態簡直是「我不只做,還要做給你看;不只做給你看,還要安排人說給你聽」,因為中共壓根不怕我們知道統戰的存在,他反而正是希望我們知道之後訴諸直覺的行動:那就是去阻止中共在宮廟、地方的滲透。
你最想打破萬惡的「房屋價格」,但有想過用什麼替代嗎?
你以為是價格阻擋了你,讓你無法住進自己想住的房子,如果砍掉利潤,你也就能住進自己想住的房子了。錯了。讓你無法住進自己想住的房子的,其實是願意比你出更高價的買方。
以為火車「搭越久越划算」的人,才會覺得台鐵新票價不合理
票價不變的狀況下,提高運量其實有助於總票價收入,折點票價鼓勵大石頭拆成小石頭並不需要大驚小怪,至於那種「付比較少錢可以坐比較久」的思維,除了沒事找事做的人之外,還真沒人會這樣想事情。
從Uber條款大亂鬥,看無法「就事論事」的政治評論者們
Uber條款討論中,有人因希望減少行車糾紛或支持計程車的品質,而支持交通部修法,卻忽略條款效果沒有涉及「處理糾紛責任」,更不會改變「服務好壞」,大多數的討論根本牛頭不對馬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