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暴民的時事筆記

發表文章數:29

個人簡介

35歲前心中懷著左派關懷,35歲後腦裡揣著右派視野。奧地利經濟學派小書僮、最基進的保守主義者。

  • 確認
  • .
鄭文燦也透露高風險台商篩檢後送的去處,為什麼不會像柯文哲一樣被罵?
對高風險個案,知情權和隱私權的權衡,當然就會偏重知情權一些,和相對低風險個案的權重不同。所以鄭揭露這部分資訊,受到的質疑當然較小。這不是什麼台灣價值,只是人們基於常識的正常判斷而已。
柯文哲暴露肺炎隔離安置地點宣稱「公開透明」,他錯在哪裡?
就算打著「公開透明」、「公眾知情權」的大旗,與疾病和病患有關的事情也不能如此粗糙處理,柯文哲要維持「心直口快的政治素人」形象,隨口爆料壞事,做事粗魯得像是個土包子,那被人唾棄也是剛好而已。
「開放機車走蘇花改」和「讓機車只能走蘇花公」,哪一個比較危險?
拿「開放機車走蘇花改」和「讓機車只能走蘇花公」之間的關鍵風險來對比,和蘇花公路落石、盲彎、對向砂石車這些分分鐘要人命的風險比起來,蘇花改「長隧道的可能危害」,簡直是吃飽了撐著的自尋煩惱。
給居住正義覺青:空屋率高不一定是屯房、新建屋多不一定是炒房
許多人巴不得用囤房稅砸死「墊高房價」的眼中釘,但在那些炒房的區域之外,卻要拉其他因為經濟衰落而空屋率高的地區,一起處罰他們貪婪?其實這些地方反而占大多數,把房市想得太簡單,就會以為打房可以解決所有問題。
平庸之惡再下一城:振興券政策大轉彎,最倒霉的還是疫情重災戶
龔明鑫一直在講:要限縮適用範圍,針對重災區產業挹注;補助比例不能太高,免得刺激效果有限,財政壓力更大。奈何「你沒拿到不公平」的甜言蜜語,民眾聽了比較爽,政府在政治現實面前還是不得不低頭。
無差別的現金紓困,如同任由疫情重災區自生自滅
面對有明顯輕重的災難,後續振興應該是以「挹注災區」帶頭,讓災區盡快回復正常經濟生活,自然會拿賺到的錢來購買其他勞務商品,而不該反其道而行,把錢到處撒說要促進經濟活動,卻放著重災區自生自滅。
調漲國道過路費防塞車,是「以量制價」還是獨厚有錢人?
提高過路費,比誰出的價高,乍一看就是獨厚有錢人,但從競爭規則的角度來想,其實是鼓勵人賺錢來付過路費,而且和其他規則最不同的地方,就是沒有系統性地鼓勵大家白費工夫。
「振興抵用券」非經濟特效藥,但和馬政府的「消費券」絕對不一樣
為了應對疫情,抵用券限定行業,追求的是相對合理的政策目標而不是在搞均貧富的重分配,雖然和馬政府的「消費券」同樣是「臨時代幣」模式,但設計上要合理許多。
一味土炮的軍警消體測,對值勤應變沒有太大幫助
學校體適能、軍警消體測,這些環節看起來很小,卻會累積出台灣社會的健壯、傷病程度,如果沒有導入運動科學的新知,一味土炮,終究適得其反。
紓困、振興是兩回事(上):「廣發現金」無法帶動消費,這道理國民黨不會不懂
如果政府補助1%,民眾無感不參與配合無法帶動消費;如果政府補助100%雖然民眾超級有感,但錢都是政府預算,補助帶動的消費還是零。正政府預算有限,要用有限預算創造最大帶動效果,先將補助比例設訂得稍微低一點,就是最合理的做法。
紓困、振興是兩回事(下):為什麼「人人都受害,個個該紓困」是一種假公平?
面對震災、風災,我們誰也不會說「廣發現金活絡經濟,災民自然能間接受惠」,面對疫災,我們又怎麼好意思不針對災民挹注,幫他們儘快回歸生活常軌,卻想著「只發給他不公平,我也要分一杯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