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暴民的時事筆記

發表文章數:16

個人簡介

35歲前心中懷著左派關懷,35歲後腦裡揣著右派視野。奧地利經濟學派小書僮、最基進的保守主義者。

  • 確認
  • .
從Uber條款大亂鬥,看無法「就事論事」的政治評論者們
Uber條款討論中,有人因希望減少行車糾紛或支持計程車的品質,而支持交通部修法,卻忽略條款效果沒有涉及「處理糾紛責任」,更不會改變「服務好壞」,大多數的討論根本牛頭不對馬嘴。
以為火車「搭越久越划算」的人,才會覺得台鐵新票價不合理
票價不變的狀況下,提高運量其實有助於總票價收入,折點票價鼓勵大石頭拆成小石頭並不需要大驚小怪,至於那種「付比較少錢可以坐比較久」的思維,除了沒事找事做的人之外,還真沒人會這樣想事情。
不考慮「市場競爭」的地方創生,就只是文青之論
地方創生相關的事業,應該爭取消費者的滿意而非跟官員說故事,讓成果有人們的消費力作後盾,而不只靠政府撥款,這樣長出來的才是真的工作機會,培養的才是真實的競爭力。
批判《大誌》利用街友的人,想法都太「烏托邦」了
大誌(The Big Issue)引入台灣8年後,許多人仍然針對「無法真正改善街友生活」的經營模式批評,但如果台灣大誌真的依此行事,首先倒楣的或許就是街友中最弱勢的一群。
抽離補助就無以為繼,怎麼能叫做「創生」?
我們太常把各種產業政策都做成社會福利政策,多元就業方案如是、國旅補助如是,希望地方創生不要再重蹈覆轍,抽離補助就無以為繼。
為鐵飯碗而反的私幼補助,民眾在喊什麼燒?
教師工會長期反對政府補助私幼補貼,其真正的目的其實是要求政府廣設公立幼兒園,但這種有如鐵飯碗的「公務人員化」托育系統,在缺乏市場競爭的狀況下,可能反而影響幼兒家長和納稅人的權益。
政府擔心聯合漲價就算了,為何連書本打幾折都要管?
以拯救出版業為名,文化部從2015年起就計畫限定出版品售價,藉以保障小型書店,但這樣的政策不但無法保障競爭公平,還可能因此把餅做小。
川普取消「網路中立性」罵聲一片,其實這些人「打著自由反自由」
川普政府取消歐巴馬時代的「網路中立性」規定罵聲一片,但若考慮市場競爭所帶來的益處,反對者有如打著自由的旗號,在反對自由。
PTT推爆的日本酒商廣告,在我看來不是佛心而是打著別的算盤
許多網友讚賞一間日本的酒商「公佈零售價請消費者不要買貴」,其實參考美國過往針對報紙和汽油設定零售價上限的判例,商場的算盤錯綜複雜,有時候我們不該只用好壞的二分法來判斷。
如何對付惡性漲價?公平會介入,只會帶來委內瑞拉般的災難
爽快地用消費行為,逐步淘汰那些你不喜歡的低效率店家就是了。不可能又不想調整消費行為、又不准店家漲價、又要勞動條件提高,只想把老闆罵黑罵死,好調動公權力限價,逼老闆為你想要的一切買單。
翟本喬關於UBER的觀點,根本對台灣有害(下)
可悲的是,UBER一走,就再也沒有誰會來挑戰這些已經沒有意義的規範。我們就注定在行政壟斷築起的高牆之內,納悶著市場競爭怎麼沒有產生效果。
翟本喬關於UBER的觀點,根本對台灣有害(上)
UBER真正該主張的,是效率提升帶來的更多可能性:釋出的人力可以解決其他問題、省下來的錢可以花在別的地方。畢竟一個社會不可能靠裝忙、浪費資源變得更好。
與其進入產業做三年替代役,何不「以稅代役」一勞永逸?
台灣是徵兵制國家,這是現實。包括產業在內的種種替代役,也都是奠基於這個現實之上。政府在想辦法安排這些人力,進到灑掃擦槍高裝檢以外,更有意義的領域裏頭。雖然到頭來終究是各種低效率。
「尊重專業」不是主張慣老闆該多掏錢的理由
作者認為在私人經濟的領域,價格制定的依據是供需,而非依據成本考量來加以制定。而在公部門採購的領域,要避免政府將公帑浪費在裙帶廠商的口袋,關鍵便是要制定完善的「關鍵量化指標」。因此唐代劉晏維護漕運真正依靠的並非一昧地抬高價格,而是嚴謹的品質控管。
在追求勞動條件的進步時,市場路線和法規路線如何分工?
本文提醒透過市場機制的估價與評斷,才能讓資源按照社會上每個人的自由意志,分配到需求最甚的地方。而透過行政機關來分配,只會讓少數人取得代表多數人分配資源的權力。
比起法規禁令,公平貿易才是一條讓勞工「活得體面」的道路
當人們都聚焦在以法規來保障勞動權益時,或許忽略了法規將推升勞動市場的交易成本。而交易成本上升反而更有利財團擊敗獨立的競爭者,導致弱勢者將更加弱勢的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