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長照

發表文章數:93

個人簡介

愛長照提供最實用的長照資源補助、養生保健、疾病知識、心情支持等彙整。我們是與照顧者站在一起的專業團隊,有「銀髮照顧」的相關疑問,歡迎來「愛長照」了解更多!

  • 確認
  • .
2019/05/02 | 愛長照
老後生活不能只設想「優雅」,居住地務必列入選擇考量
當我們現在可以很輕鬆地四處趴趴走時,很難想像老弱之後,是步步驚心、處處障礙,隨時需要各種協助。想要尋覓老後的理想住居地,一定要想得更遠一點、想得更弱一點。有哪些重點,必須要列入考量呢?
2019/04/28 | 愛長照
三個策略提升服務覆蓋率,讓長照悲歌不再響起
依據國人的平均壽命和疾病型態等變數推估,國人一生中的長期照護需求時段約為7.3年:男性平均需要長期照護的時間為6.4年, 女性平均需要長期照顧的時間為8.2年。長照服務的涵蓋率,是全民都應高度關注的議題。
2019/04/11 | 愛長照
親情電影《老大人》:如何讓老人與兒孫,不再有流不完的淚水?
這兩部長照議題的電影,不管是「被照顧者」,或是「主照顧者」,結局竟然相同。長照的結局一定是悲情的嗎?人生的劇本能否有不同的寫法?真實世界裡,其實有千千萬萬個自尊心強的「金茂爺爺」,也有千千萬萬個無奈的「阿正」與「玉珍」,他們要怎麼做,才能改寫家族的悲傷命運?
2019/04/05 | 愛長照
【長照法律】遺囑怎麼寫才有效?應繼分與特留分該怎麼算?
實務經驗上,並「不」是如大家想像的,只有「有錢人」才會為爭遺產而上法院。而且直接依照法律規定的應繼分來分,也未必是最不會有糾紛的方式。
2019/03/28 | 愛長照
「創齡」第二人生:活得太久是一種挑戰,心靈肌耐力帶我們挺過
Kate說明,創齡是去階級、跨語言,一場世代的心靈交流,藉著各式各樣的藝術活動,不管是繪畫、舞蹈、寫作,還是各種意識與藝術的實驗,不同年紀的人可以傾聽、了解對方的想法,也由於它的目標性不顯著,參與創齡活動的長者與年輕人,往往也逐漸打開心房、去碰觸到對方的堅強與柔軟、思維與心靈。
2019/03/14 | 愛長照
五個無障礙好習慣,幫「推輪椅的那雙手」建立起安全意識
我認為,「推輪椅的那雙手」,更要建立起安全意識,懂得養成正確推輪椅的習慣,不管這雙手是自己、家人、還是看護。
2019/03/13 | 愛長照
【長照法律】長輩生前「口頭安排」的財產分配,具有法律效力嗎?
需要跟大家釐清的是:「遺願」並非法律上有效力、可以強制要求其他繼承人履行的!除非被繼承人生前已經做了「贈與」,或是用保險規,不然就是要把自己的遺願,用符合法律要件的「遺囑」、「遺囑信託」來表示,甚至分配方式還要思考「特留份」並需要安排「遺囑執行人」來執行自己的「遺囑」。
2019/03/09 | 愛長照
一定要等到髮蒼蒼視茫茫,才能對長者感同身受嗎?
當然不是的,因為等我們自己也老了,長者可能早就不在了,或是我們也不再有體力、腦力、耐力去好好同理他們。我們可以做的是:「在過去的經驗或當下狀態中,找到『對的按鈕』,按對了,同理心被啟動,情感和樂趣就有機會釋放出來。」
2019/03/02 | 愛長照
失智症的爸爸能出國嗎?可以試試看!
所有資料幾乎都是建議不要改變長輩的環境,也不要過夜,這樣間接的也把照顧者綁死在家中。在臨床上的觀察,並非所有人都必須如此,如果能夠觀察下列幾個病患的情形,或許可以幫助照顧者,有機會帶著長輩外出。
2019/03/02 | 愛長照
失智症的爸爸能出國嗎?我的大膽建議是:可以試試看!
所有資料幾乎都是建議不要改變長輩的環境,也不要過夜,這樣間接的也把照顧者綁死在家中。在臨床上的觀察,並非所有人都必須如此,如果能夠觀察下列幾個病患的情形,或許可以幫助照顧者,有機會帶著長輩外出。
2019/02/21 | 愛長照
飄洋過海的外籍看護們,為了我們長輩最後的好日子努力著
社會上還有很多「阿力」,他們來自世界各地,有著自己的故事,他們會哭會笑,他們會傷心會孤單,他們會因長輩恢復健康而開心不已,也會因為長輩即將離世而傷痛萬分,甚至責怪自己。
2019/02/19 | 愛長照
什麼動力讓這位年輕居服員,即使碩士畢業仍投入照顧工作?
「其實光是要走進去一個陌生的家裡,真的就是一個挑戰了!雖然很緊張,我還是會用樂觀的態度去面對:『我是北醫學生,請多多指教』。遇到不會的,我就發問,我知道不會的一定很多,所以我更用謙卑的態度來面對。」有別於時下對年輕人害怕吃苦的刻板印象,宗棋希望社會用更宏觀的角度看待「照顧」這件事。
2019/02/16 | 愛長照
三位「失智卻不失志」的生命鬥士,如何優雅地與失智共舞?
他們的生命依舊多彩,沒有被失智症蒙上宿命的陰影,為什麼這三位「失智,卻不失志」的生命鬥士,仍能優雅的「與失智共舞」呢?我訪談並觀看完三部短片後,發現原來他們擁有三大共通點。
2019/02/11 | 愛長照
老人特有的自在:談工作、春夢,也談死亡的《布拉格練習曲》
願我到了喬瑟夫的年紀,還能像他這麼有趣:對人保持熱情,對生命依然擁有熱情,對人性不失望。最後,也是最重要的是:認為真正的終點始終還很遠。
2019/02/02 | 愛長照
老人特有的自在:談工作、春夢,也談死亡的《布拉格練習曲》
願我到了喬瑟夫的年紀,還能像他這麼有趣:對人保持熱情,對生命依然擁有熱情,對人性不失望。最後,也是最重要的是:認為真正的終點始終還很遠。
2019/01/10 | 愛長照
子女忤逆不孝,父母可以讓他「喪失繼承權」嗎?
民法有規定,如果子女對於父母親,有「重大的侮辱或虐待」,那麼爸爸媽媽是可以「生前表示」,不給子女繼承,來排除掉她的繼承權;而在被排除(喪失)繼承權的情況,是連法律上特留份的保障都可以不給她的。
2019/01/08 | 愛長照
誰來關心屆退人員?開給「退休症候群」的幾帖處方箋
退休老人找到新的自我認同管道,進而提升自我社會價值,去社區當志工,或是上社區大學的課。不管如何,政府應將高齡人才建置資料庫,否則是很可惜的事。
2019/01/03 | 愛長照
長輩熱衷選舉、投票,是因為「不想被遺忘」
這群人並不知道彼此是誰,他們的候選人是否當選,也不是真的那麼重要。重要的是一種隱性的同體感,知道自己未必總是贏家,但也絕非社會快速變遷下的孤鳥,沒有主導權,但有制衡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