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長照

發表文章數:93

個人簡介

愛長照提供最實用的長照資源補助、養生保健、疾病知識、心情支持等彙整。我們是與照顧者站在一起的專業團隊,有「銀髮照顧」的相關疑問,歡迎來「愛長照」了解更多!

  • 確認
  • .

2019/02/16 | 愛長照

三位「失智卻不失志」的生命鬥士,如何優雅地與失智共舞?

他們的生命依舊多彩,沒有被失智症蒙上宿命的陰影,為什麼這三位「失智,卻不失志」的生命鬥士,仍能優雅的「與失智共舞」呢?我訪談並觀看完三部短片後,發現原來他們擁有三大共通點。

2019/02/19 | 愛長照

什麼動力讓這位年輕居服員,即使碩士畢業仍投入照顧工作?

「其實光是要走進去一個陌生的家裡,真的就是一個挑戰了!雖然很緊張,我還是會用樂觀的態度去面對:『我是北醫學生,請多多指教』。遇到不會的,我就發問,我知道不會的一定很多,所以我更用謙卑的態度來面對。」有別於時下對年輕人害怕吃苦的刻板印象,宗棋希望社會用更宏觀的角度看待「照顧」這件事。

2018/09/08 | 愛長照

死亡,感覺像是住在同一棟公寓的鄰居

死亡,感覺像是一個住在同棟公寓的鄰居,我們可能從未直接交談過,但總會出其不意的在電梯或是停車場,甚至在等垃圾車來的時候,擦身而過。它未必有惡意,而我,越來越覺得必須承認且接納它的存在。

2018/11/15 | 愛長照

需求大增的「長照三寶」,民眾應該如何投保最適切?

在挑選長照三寶要買哪一項之前,可以優先評估家庭狀況,以及保費預算先討論是否需要身故保費還本的設計。

2019/03/28 | 愛長照

「創齡」第二人生:活得太久是一種挑戰,心靈肌耐力帶我們挺過

Kate說明,創齡是去階級、跨語言,一場世代的心靈交流,藉著各式各樣的藝術活動,不管是繪畫、舞蹈、寫作,還是各種意識與藝術的實驗,不同年紀的人可以傾聽、了解對方的想法,也由於它的目標性不顯著,參與創齡活動的長者與年輕人,往往也逐漸打開心房、去碰觸到對方的堅強與柔軟、思維與心靈。

2019/01/08 | 愛長照

誰來關心屆退人員?開給「退休症候群」的幾帖處方箋

退休老人找到新的自我認同管道,進而提升自我社會價值,去社區當志工,或是上社區大學的課。不管如何,政府應將高齡人才建置資料庫,否則是很可惜的事。

2019/03/14 | 愛長照

五個無障礙好習慣,幫「推輪椅的那雙手」建立起安全意識

我認為,「推輪椅的那雙手」,更要建立起安全意識,懂得養成正確推輪椅的習慣,不管這雙手是自己、家人、還是看護。

2018/12/10 | 愛長照

同是中風病患,命運大不同?關鍵在「社區整合照顧服務」

我們或許目前都還不是社區整合照顧服務的對象,但就如潘奶奶與林爺爺的經驗顯示,我們懂得越多的社區整合照顧服務的內容,我們或我們長輩的生命品質,未來才有機會受到越好的照顧。

2018/11/11 | 愛長照

人生織錦圖:學齊柏林從高處俯瞰我們的一生,會有什麼新的體悟?

如果我們可以用一個類似遊戲的方式,幫助他們從心靈的高處俯瞰自己整個的人生,或許他們可以從沉溺於眼前的晦暗中脫離出來,持平地對自己的一生有個比較不同的看法。

2019/02/02 | 愛長照

老人特有的自在:談工作、春夢,也談死亡的《布拉格練習曲》

願我到了喬瑟夫的年紀,還能像他這麼有趣:對人保持熱情,對生命依然擁有熱情,對人性不失望。最後,也是最重要的是:認為真正的終點始終還很遠。

2018/12/16 | 愛長照

此時無聲勝有聲:「沙盤遊戲」如何搭起聾人長輩間的橋樑

使用沙盤而非語言的帶領方式,是希望長輩能自在的表達自己,並安心地自由發揮自創造力與視覺的聯想空間。透過遊戲與創作的過程,促發長輩們間能夠彼此互動連結。

2019/02/11 | 愛長照

老人特有的自在:談工作、春夢,也談死亡的《布拉格練習曲》

願我到了喬瑟夫的年紀,還能像他這麼有趣:對人保持熱情,對生命依然擁有熱情,對人性不失望。最後,也是最重要的是:認為真正的終點始終還很遠。

2019/03/02 | 愛長照

失智症的爸爸能出國嗎?可以試試看!

所有資料幾乎都是建議不要改變長輩的環境,也不要過夜,這樣間接的也把照顧者綁死在家中。在臨床上的觀察,並非所有人都必須如此,如果能夠觀察下列幾個病患的情形,或許可以幫助照顧者,有機會帶著長輩外出。

2019/02/21 | 愛長照

飄洋過海的外籍看護們,為了我們長輩最後的好日子努力著

社會上還有很多「阿力」,他們來自世界各地,有著自己的故事,他們會哭會笑,他們會傷心會孤單,他們會因長輩恢復健康而開心不已,也會因為長輩即將離世而傷痛萬分,甚至責怪自己。

2018/06/06 | 愛長照

申請「居家服務」該避免的四大爭議與須遵守的七大原則

外籍看護是全天候待命、全方位服務;居家服務則是特定時段、支持性服務。林金立強調,在有限的社福資源、與有限的家庭預算下,使用者對於居家服務要有正確的認知:「阿美」主要提供的是案主「最需要的服務」,而非「完全滿足的服務」。

2017/11/12 | 愛長照

不是「老人托兒所」:沒有課表的日照中心,讓長輩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日本日照中心的工作人員說:「來到日間照顧中心,不是要改變你的生活習慣、勉強你做不喜歡的事,真正的目的是要維持你的社交功能,並增進自立支援的能力。」

2018/03/18 | 愛長照

三種「手足風險」及早準備,別讓「手足情深」變成「拖累人生」

《手足風險》這本書、或是這場演講,至少發揮提醒的功能,提醒社會大眾提早正視這件事。我認為現在的中年手足們,應該要用兩種身分去思考所謂的「手足風險」,第一種身分是為人父母,第二種身分是為人手足。

2018/02/08 | 愛長照

面對失去至親的傷痛,別強迫自己「要快點好起來」

究竟在失去至親時,可以為自己做些什麼?如何在這個幽深的陷落中自我疼惜?以下是個人整理的三點建議,提供給需要的朋友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