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湘惟

發表文章數:24

個人簡介

喜歡書、電影和日劇。相信其中的故事,總會給我們人生一點點養分。
想說的是:人生只有一次,要做自己喜歡的事。

  • 確認
  • .
2019/11/09 | 翁湘惟
席捲世界的日本實境秀《雙層公寓》有著什麼樣的魅力?
《雙層公寓》的成員都是初入社會,正值徬徨的時期,或是正在為夢想打拼的年紀,因此這些迷惘或跌撞的情節也很鼓動人心。
2019/10/04 | 翁湘惟
《返校》:以鬼差形象取代人心,無以彰顯「恐懼」的真正本質
《返校》試圖要讓我們憶起當年,為被抹去的傷痛找到空白處寫下紀錄,為犧牲的人們留下一頁,力道強烈卻有搔不到癢處之感,反倒是恐怖片嚇人的橋段令人更印象深刻。
2019/09/22 | 翁湘惟
顛覆消費者思考邏輯:商品全部銅板價的「大創百貨」
在1972年他嘗試擺起攤販,小攤名稱就叫做「矢野商店」。據說那時的他同時還要顧孩子,沒有時間將商品一一貼上價格標籤,於是他便決定,那就一樣商品賣100元吧!
2019/09/18 | 翁湘惟
《凪的新生活》:當最善解人意的甜美女孩,決定不再「閱讀空氣」
《凪的新生活》將社會現實的情況,用清新療癒的手法呈現給觀眾,每一集都彷彿微風輕輕吹拂過臉龐般舒適,但是後勁卻餘韻猶存,劇中人物各個寫實又充滿魅力,有自己的弱點與優點,就像你我身旁的朋友一樣。
2019/08/18 | 翁湘惟
曾陷黑心企業風波,「すき家」如何走向連鎖牛丼霸主王位?
日本三大平價連鎖牛丼店すき家、吉野家和松屋中,すき家在日展店數量快要破2000間,是數量最多的牛丼店,令人好奇它是如何走向霸主之位。
2019/06/23 | 翁湘惟
至高無上的榮耀:「日本國技」相撲競技賽
每當到了5月分,東京兩國國技館一年三度的相撲競技賽,又即將登場。在眾人吆喝加油聲中登上土俵的力士們,各個歷經艱苦的訓練,才得以站上這個相撲的最高殿堂。
2019/05/26 | 翁湘惟
從《源氏物語繪卷》到BL漫畫《百與卍 》,看見「浮世繪」的百年流變
百年前全世界對於浮世繪的喜愛已悄悄蔓延,從大師級畫家的繪畫風格,乃至市井小民的刺青圖樣,至今還是影響著世人,相信將會繼續流傳至下一個百年。
2019/05/12 | 翁湘惟
汗水、青春與友情:日本全民賽事「箱根驛傳」比漫畫更熱血
箱根驛傳是從1920年開始,每年一次、僅限關東地區20所大學校隊參加的接力賽,每個隊伍10位選手,須在東京與箱根間來回共217.1公里,耗時兩天。每年各校選手必定經過一番廝殺從選拔賽勝出,才能進入這個最高的殿堂與各路好手一較高下。
2019/05/11 | 翁湘惟
青春、汗水與友情:比漫畫更熱血的日本全民賽事「箱根驛傳」
箱根驛傳是從1920年開始,每年一次、僅限關東地區20所大學校隊參加的接力賽,每個隊伍10位選手,須在東京與箱根間來回共217.1公里,耗時兩天。每年各校選手必定經過一番廝殺從選拔賽勝出,才能進入這個最高的殿堂與各路好手一較高下。
2019/04/13 | 翁湘惟
《賭命運轉手》:人生應該為「什麼」而努力?
其實這些人在找的不是從前的金錢或名聲,而是心有不甘,無法接受現在落魄的自己罷了;最可憐的從來不是為生活賣命的背影,而是忘不掉過去拚命掙扎的模樣。人真正擁有的只有「此時此刻」,「過往雲煙」只適合遙想,不適合再戀棧。
2019/04/06 | 翁湘惟
舊時與現代並存的日本小城「鎌倉」
小小的鎌倉,面積只有40平方公里,不到台北市的六分之一,人口也只有18萬人,江之電沿線若非觀光景點,一棟棟低矮的民宅,沒有多少人群活動的氣息。三兩穿著橡膠鞋的漁人、方圓百里唯一一間的7-11,和幾隻「嘎!嘎!嘎──」的烏鴉,就是鎌倉居民的日常。
2018/11/25 | 翁湘惟
每個未成年孩子都應該閱讀的BL漫畫:《弟之夫》
不論同志、單親或孤兒,之所以會不一樣都是自以為是的意識型態造成的,歧視都是當你自認為站在某一高點,有資格救贖他人做出的舉動,但是沒有一個人可以扮演上帝的角色。
2018/11/25 | 翁湘惟
每個未成年孩子都應該閱讀的BL漫畫:《弟之夫》
不論同志、單親或孤兒,之所以會不一樣都是自以為是的意識型態造成的,歧視都是當你自認為站在某一高點,有資格救贖他人做出的舉動,但是沒有一個人可以扮演上帝的角色。
2018/11/03 | 翁湘惟
《大師熱愛の工作》:畫出《小紅豆》的AKB教父,大師如何找到工作的熱情?
川村元氣本人親自向日本12位大師請教,他們工作時在想什麼?工作中時什麼會帶給他們痛苦?為什麼這份工作會帶給他們快樂?這些對談訪問,集結成這本《大師熱愛の工作》。
2018/10/15 | 翁湘惟
《最後的秘境 東京藝大》:像《全職獵人》的入學考試,你永遠不知道等著你的會是什麼
大家應該會覺得藝術家總是介於天才和怪胎之間吧,挑戰意義不明的創作、言論驚人前衛,以及未成名前總是很窮(笑)。東京藝大中也有許多這類個人色彩極重的人物。
2018/10/13 | 翁湘惟
《最後的秘境 東京藝大》:像《獵人》的入學考試,你永遠不知道等著你的會是什麼
大家應該會覺得藝術家總是介於天才和怪胎之間吧,挑戰意義不明的創作、言論驚人前衛,以及未成名前總是很窮(笑)。東京藝大中也有許多這類個人色彩極重的人物。
2018/10/08 | 翁湘惟
《海街日記》四姊妹:什麼樣的連結,讓我們稱呼彼此為「家人」?
《海街日記》故事是居住在鐮倉的三姊妹,邀請同父異母的妹妹玲,來到木屋一同生活開始。鐮倉海街的四季樣貌,也由香田四姊妹的故事,一一揭開序幕。
2018/10/06 | 翁湘惟
《海街日記》四姊妹:什麼樣的連結,讓我們稱呼彼此為「家人」?
《海街日記》故事是居住在鐮倉的三姊妹,邀請同父異母的妹妹玲,來到木屋一同生活開始。鐮倉海街的四季樣貌,也由香田四姊妹的故事,一一揭開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