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娉婷

發表文章數:129

個人簡介

獨立記者,曾任關鍵評論網及果籽記者,關注人權、社運、文化議題。

  • 確認
  • .

2020/12/16 | 陳娉婷

灣仔區佬梁柏堅:區議員要令港人知道,沒有區議會後怎樣自給自足

梁柏堅做好準備——不為自己,為社區:「我不想人們覺得有英雄,而是想三年後,如果沒有區議會後,還可以怎樣自給自足。」

2020/09/16 | 陳娉婷

刑滿出獄卻不能重獲自由:青山灣女羈留者絕食抗議「二次囚禁」

為了抗議無限期羈留,青山灣入境事務中心(CIC)的男羈留者已絕食抗爭70多天,女羈留者的待遇卻甚少受到關注:她們亦曾嘗試絕食,但因受到打壓,加上恐懼各種微調管控而未能持續,但仍有人站出來發聲,希望別人看見這角落的黑暗。

2019/01/30 | 陳娉婷

由美國律師變書店老闆,賣的是以英文書寫的香港故事

一家英文書店Bleak House Books低調地隱身在新蒲崗商業大廈27樓,恍如這工業舊城的一片綠洲。

2019/01/17 | 陳娉婷

《燃燒烈愛》:世界迷霧如詩,我們只看到所相信的

鍾秀迷戀海美,破壞了Ben的殺人定律——只要有一個人在意,另一個人就不孤獨。海美的死,因為鍾秀的愛,註定不會在沉默中被埋葬。

2019/01/14 | 陳娉婷

《燒失樂園》:世界迷霧如詩,我們只看到所相信的

鍾秀迷戀海美,破壞了Ben的殺人定律——只要有一個人在意,另一個人就不孤獨。海美的死,因為鍾秀的愛,註定不會在沉默中被埋葬。

2018/12/07 | 陳娉婷

【劉以鬯生忌】《酒徒》:賣文維生者的矛盾,忘掉自己時尋回自己

文學大師劉以鬯六月逝世,代表作《酒徒》號稱中國第一部意識流經典,比內地作家王蒙的「東方意識流」早了近20年。有人質疑,劉以鬯的意識流不夠標準,自由聯想稍弱,大致按時序書寫;但實際上,「酒徒」的聯想超越現實和空間,帶領讀者走入苦悶文人的內心,作一次潛意識的探險。

2018/11/30 | 陳娉婷

深水埗紅漆大字舊書店,佛系老闆守業50年

深水埗青山道一帶有家50年歷史的二手書店,屹立在蕭條古老的舊城風景中。老闆趙炎桐行年70歲,快要退休關門,沒有什麼不捨,只懷念70年代做舊課本生意,窮孩子對知識嚮往若渴的樣子。

2018/11/26 | 陳娉婷

《末代皇帝》導演貝托魯奇逝世:一生爭議不絕

意大利導演貝托魯奇病逝,他一生獲多項藝術榮耀,但爭議不盡:情色電影與性侵疑雲、執導倫理與過份要求,不論演員或配樂師,都領教過他的難纏。

2018/11/22 | 陳娉婷

黃之鋒與前少年犯們:投訴懲教署,路途有多崎嶇?

去年10月,黃之鋒被懲教職員要裸身、蹲在地上接受問話,向懲教署投訴無門後,他決定反客為主,另循小額錢債審裁處向懲教署索償。他和兩個前少年犯,揭露懲教署投訴機制的層層失效。

2018/11/15 | 陳娉婷

橫跨25年,前少年犯揭懲教虐待:打爆睪丸、耳膜弄傷、十二指腸潰瘍

青少年囚權關注組幾位成員,指證20多年來少年監獄的不人道對待:「社會普遍覺得囚犯入獄抵死,被剝奪自由和時間抵死,但這是否意味不給你食物,剝奪你的尊嚴,可否虐打你?可否當你不是人?這些不應剝削,要分清楚。」

2018/10/31 | 陳娉婷

何潔泓:被隔離至沒香港人的囚倉,仍然緊靠苦難中的小眾

去年因非法集結罪入獄,何潔泓被編至小貓三四隻的圖書館倉,為有溝通障礙的非洲、菲律賓、內地人出頭,爭取到一小時放風,出獄後她致力倡議懲教署購入外語書,不欲再看見囚犯把同一本書借了十多次。

2018/10/24 | 陳娉婷

被誤判入小欖精神病院,穿過地獄門:社運青年梁穎禮

新界東北13子之一的梁穎禮,因非法集結罪入獄13個月,期間兩度被送入小欖精神病院,囚友猜測他因爭取權益而被針對:「阿禮你搞太多事了。」阿禮無奈一笑,如果他不搞、不與權力作對,或許他今天仍在小欖。

2018/10/16 | 陳娉婷

諾貝爾文學「外獎」得主:女作家瑪麗斯孔戴,從性別、種族寫到私密回憶

認識新文學獎得主:法屬地瓜德羅普女作家瑪麗斯孔戴,她由殖民歷史寫到家族歷史,由種族創傷寫到私密心結,再把英國經典《咆嘯山莊》改寫成第三世界的後殖民愛情小說。

2018/10/13 | 陳娉婷

諾貝爾文學「外獎」得主:女作家瑪麗斯孔戴,從性別、種族寫到私密回憶

認識新文學獎得主:法屬地瓜德羅普女作家瑪麗斯孔戴,她由殖民歷史寫到家族歷史,由種族創傷寫到私密心結,再把英國經典《咆吼山莊》改寫成第三世界的後殖民愛情小說。

2018/10/10 | 陳娉婷

死囚獲特赦的二次人生:殺人罪疚伴終生,願死者家屬聽到「對不起」

文錦棠21歲犯下謀殺罪,被判處死刑。因誠心悔改和表現良好,他獲彭定康二度特赦,由終身監禁變有期徒刑,再在回歸前獲即時假釋。文錦棠出獄後教育下一代不要步其後塵,惟這永遠不能贖罪,只願死者家屬能聽到一句衷心的「對不起」。

2018/09/26 | 陳娉婷

少時仇警加入黑社會 憶勞教所不人道對待:當還債,但無助更生

麥以馬13歲入黑社會,18歲因襲警被判入獄,持續被虐打和侮辱,惟犯了錯的他,只當這些苦楚是贖罪。然而,監獄畢竟是一種高等生物欺負弱小的制度,這令他出獄後不甘再做小綿羊,為了逞強又變回社團成員。直至23歲被控性侵,他才在一無所有時,找到了信仰和藝術的出口。

2018/09/10 | 陳娉婷

中共新疆「教育營」再傳死訊:懷孕婦女、兒童被拘禁,有穆斯林意圖自殺

中共任意拘押新疆穆斯林,把百萬人囚禁在「教育營」,包括兒童及懷孕婦女。面對侮辱對待、肆意虐打,有人神智失常,有人嘗試自殺,也有人健康惡化,患上惡疾而死。

2018/09/10 | 陳娉婷

新疆變「監控圍城」:中共派一百萬幹部入屋,「同食同住同睡」監察

新疆成了「監控圍城」,境內千萬名穆斯林的護照被沒收,中共派幹部入屋「同食同住同睡」,12至65歲人民的指紋、血液樣本、DNA、聲紋、虹膜全被採集在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