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娉婷

發表文章數:124

個人簡介

迷信文字的人。

  • 確認
  • .
2018/10/24 | 陳娉婷
被誤判入小欖精神病院,穿過地獄門:社運青年梁穎禮
新界東北13子之一的梁穎禮,因非法集結罪入獄13個月,期間兩度被送入小欖精神病院,囚友猜測他因爭取權益而被針對:「阿禮你搞太多事了。」阿禮無奈一笑,如果他不搞、不與權力作對,或許他今天仍在小欖。
2018/09/10 | 陳娉婷
新疆變「監控圍城」:中共派一百萬幹部入屋,「同食同住同睡」監察
新疆成了「監控圍城」,境內千萬名穆斯林的護照被沒收,中共派幹部入屋「同食同住同睡」,12至65歲人民的指紋、血液樣本、DNA、聲紋、虹膜全被採集在案。
2018/08/29 | 陳娉婷
【悼念】小丸子笑臉背後,貧窮的童年生活
小丸子居住在二線城市靜岡縣,家裡開水果攤,貧困的童年成了漫畫裡笑料的源頭,以幽默去應對人生的困窘。
2018/08/30 | 陳娉婷
【悼念】小丸子無厘頭背後,脫俗出塵的愛情觀
花輪、丸尾、濱治、大野,全部跟小丸子傳過緋聞,但作者不愛高富帥或運動男,最後選了個同樣隱世、思想奇特的插畫家「生魚片」渡過餘生。
2019/01/02 | 陳娉婷
90後的政治青春(一): 親中﹒妥協﹒建制
近年民建聯積極培育新人,26歲的劉鎮海也是其一,曾擺過「反佔中」街站,因傘運與黃絲朋友絕交,為周浩鼎、陳凱欣助選。有人指他們是中共傀儡,劉鎮海卻稱,民建聯給一定自由,黨內行「師徒制」,只要大理念「愛國愛港」一致,其他可以妥協。
2018/10/31 | 陳娉婷
何潔泓:被隔離至沒香港人的囚倉,仍然緊靠苦難中的小眾
去年因非法集結罪入獄,何潔泓被編至小貓三四隻的圖書館倉,為有溝通障礙的非洲、菲律賓、內地人出頭,爭取到一小時放風,出獄後她致力倡議懲教署購入外語書,不欲再看見囚犯把同一本書借了十多次。
2018/09/10 | 陳娉婷
中共新疆「教育營」再傳死訊:懷孕婦女、兒童被拘禁,有穆斯林意圖自殺
中共任意拘押新疆穆斯林,把百萬人囚禁在「教育營」,包括兒童及懷孕婦女。面對侮辱對待、肆意虐打,有人神智失常,有人嘗試自殺,也有人健康惡化,患上惡疾而死。
2019/01/30 | 陳娉婷
由美國律師變書店老闆,賣的是以英文書寫的香港故事
一家英文書店Bleak House Books低調地隱身在新蒲崗商業大廈27樓,恍如這工業舊城的一片綠洲。
2018/11/15 | 陳娉婷
橫跨25年,前少年犯揭懲教虐待:打爆睪丸、耳膜弄傷、十二指腸潰瘍
青少年囚權關注組幾位成員,指證20多年來少年監獄的不人道對待:「社會普遍覺得囚犯入獄抵死,被剝奪自由和時間抵死,但這是否意味不給你食物,剝奪你的尊嚴,可否虐打你?可否當你不是人?這些不應剝削,要分清楚。」
2018/10/10 | 陳娉婷
死囚獲特赦的二次人生:殺人罪疚伴終生,願死者家屬聽到「對不起」
文錦棠21歲犯下謀殺罪,被判處死刑。因誠心悔改和表現良好,他獲彭定康二度特赦,由終身監禁變有期徒刑,再在回歸前獲即時假釋。文錦棠出獄後教育下一代不要步其後塵,惟這永遠不能贖罪,只願死者家屬能聽到一句衷心的「對不起」。
2018/09/26 | 陳娉婷
少時仇警加入黑社會 憶勞教所不人道對待:當還債,但無助更生
麥以馬13歲入黑社會,18歲因襲警被判入獄,持續被虐打和侮辱,惟犯了錯的他,只當這些苦楚是贖罪。然而,監獄畢竟是一種高等生物欺負弱小的制度,這令他出獄後不甘再做小綿羊,為了逞強又變回社團成員。直至23歲被控性侵,他才在一無所有時,找到了信仰和藝術的出口。
2018/11/30 | 陳娉婷
深水埗紅漆大字舊書店,佛系老闆守業50年
深水埗青山道一帶有家50年歷史的二手書店,屹立在蕭條古老的舊城風景中。老闆趙炎桐行年70歲,快要退休關門,沒有什麼不捨,只懷念70年代做舊課本生意,窮孩子對知識嚮往若渴的樣子。
2019/01/21 | 陳娉婷
90後的政治青春(三):本土﹒反共﹒港獨
陳家駒眼前,香港獨立似乎是一顆極其誘惑的禁果,無論如何也要得到。他有信心,不出20年,中共將會倒台,獨派將爭取美國通過《香港人權民主法》,迫使英國處理《中英聯合聲明》被違約問題,屆時香港先歸英國或聯合國保管,繼而全民公投獨立。
2018/08/31 | 陳娉婷
【悼念】小丸子無厘頭背後,脫俗出塵的愛情觀
花輪、丸尾、濱崎、大野,全部跟小丸子傳過緋聞,但作者不愛高富帥或運動男,最後選了個同樣隱世、思想奇特的插畫家「生魚片」渡過餘生。
2019/01/03 | 陳娉婷
90後的政治青春(二):泛民.連結.左翼
社民連新人Figo僅22歲,自小學起留意政治,在傘運後輟學,一度因批評反水貨人士受爭議,後被黃浩銘賞識及邀請加入社民連。Figo生在小康之家,自獻身政治後,搬出靚景私樓,與8人窩居唐樓單位,體驗基層之苦,把物慾減到最低。泛民被轟老化,他反指年輕一代未能接捧,是真正沒英雄的年代。
2018/11/22 | 陳娉婷
黃之鋒與前少年犯們:投訴懲教署,路途有多崎嶇?
去年10月,黃之鋒被懲教職員要裸身、蹲在地上接受問話,向懲教署投訴無門後,他決定反客為主,另循小額錢債審裁處向懲教署索償。他和兩個前少年犯,揭露懲教署投訴機制的層層失效。
2018/11/26 | 陳娉婷
《末代皇帝》導演貝托魯奇逝世:一生爭議不絕
意大利導演貝托魯奇病逝,他一生獲多項藝術榮耀,但爭議不盡:情色電影與性侵疑雲、執導倫理與過份要求,不論演員或配樂師,都領教過他的難纏。
2018/08/30 | 陳娉婷
【悼念】小丸子笑臉背後,貧窮的童年生活
小丸子居住在二線城市靜岡縣,家裡開水果攤,貧困的童年成了漫畫裡笑料的源頭,以幽默去應對人生的困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