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昆霖

發表文章數:19

個人簡介

高雄人,臺大經濟畢業後就讀於華威社研所。跨領域的學術興趣全維繫於追尋馬克思主義那種將哲學、史學、政治經濟學、社會學、文學乃至美學議題,以辯證法全部融會貫通的思想境界。

  • 確認
  • .
2016/05/27 | 呂昆霖
從金日成神話到經濟泥淖:關於90年代的北韓經濟
北韓的窮困情勢涉及社會主義成長模式的弱點、官僚與軍隊造成的財政壓力,以及該國所處的經濟圈崩潰等複雜因素,這遠遠不能化約為「獨立自決思想使國家窮困」的結論。
2016/05/27 | 呂昆霖
從金日成神話到經濟泥淖:關於90年代的北韓經濟
北韓的窮困情勢涉及社會主義成長模式的弱點、官僚與軍隊造成的財政壓力,以及該國所處的經濟圈崩潰等複雜因素,這遠遠不能化約為「獨立自決思想使國家窮困」的結論。
2016/03/19 | 呂昆霖
在擔心被人工智慧宰制時,我們早已被其它「毫無人性」的東西擺佈了
人工智能的進步勢不可擋,值得我們思考的不是如何反轉此一趨勢,而是如何透過安排一個不鼓勵歧視、宰制與惡性競爭的合宜社會體制,來回應它的現實衝擊、以及它在我們潛意識裡植下的反烏托邦噩夢。
2016/03/19 | 呂昆霖
在擔心被人工智慧宰制時,我們早已被其它「毫無人性」的東西擺佈了
人工智能的進步勢不可擋,值得我們思考的不是如何反轉此一趨勢,而是如何透過安排一個不鼓勵歧視、宰制與惡性競爭的合宜社會體制,來回應它的現實衝擊、以及它在我們潛意識裡植下的反烏托邦噩夢。
2016/02/05 | 呂昆霖
對「中華民族主義」的三點批判:血緣、利益與錯誤的台灣印象
透過政治與媒體的折射,兩岸總在刻板印象中認識彼此。在海峽彼岸,中國官方固然是偏狹資訊的主要來源,但那些資訊不能沒有「臺灣代表」的裡應外合。
2015/12/23 | 呂昆霖
合乎法律或資本主義規則又如何,為何左翼會一視同仁看待「王如玄軍宅」與「蔡英文炒地皮」?
要為這一連串置產爭議提出左翼特色的評論,不應止於對個別候選人的批判上,而是要回歸結構關懷,尋找進行政策制度面檢討的契機。
2015/12/07 | 呂昆霖
一個極左小黨的選舉奮鬥史:與其問人民何時覺醒,不如誠懇檢討左翼的困境
一個就算拿下整個國會也未必能解決問題的小黨,如何令人相信幫它爭取那一兩個席次是有意義的?
2015/12/07 | 呂昆霖
一個極左小黨的選舉奮鬥史:與其問人民何時覺醒,不如誠懇檢討左翼的困境
一個就算拿下整個國會也未必能解決問題的小黨,如何令人相信幫它爭取那一兩個席次是有意義的?
2015/11/20 | 呂昆霖
回應天下獨評作者群撤稿事件:請跳脫自由與干預的二元論,讓我們有更細緻且深入的討論吧
姑且不論自由競爭能使社會福利極大化的命題有多可疑,就算市場規則真的那麼好,把它套用到「言論市場」上會是個好主意嗎?
2015/10/31 | 呂昆霖
在「倫敦面具遊行」的朝聖之旅中,我看見破碎的極左派與無政府主義世界
走出西敏寺地鐵站就是國會大廈,做為〈V怪客〉場景之一,那大概是面具遊行除了特拉法加廣場之外最知名的集合點,在月光與路燈照耀下已經聚滿了戴面具的民眾。
2015/10/31 | 呂昆霖
在「倫敦面具遊行」的朝聖之旅中,我看見破碎的極左派與無政府主義世界
走出西敏寺地鐵站就是國會大廈,做為〈V怪客〉場景之一,那大概是面具遊行除了特拉法加廣場之外最知名的集合點,在月光與路燈照耀下已經聚滿了戴面具的民眾。
2015/10/18 | 呂昆霖
回顧雨傘革命:香港和台灣的「左」與「獨」其實差很多
香港的政治光譜有與中國遙相呼應之處,但「親中共政權」這個左翼特徵移植到香港卻顯得更加彆扭;在這個一國兩制的新自由主義重鎮,最親近中共的政策往往也是最開放門戶、最圖利買辦資產階級的政策。這種親共左翼因此立論基礎薄弱,只能以玄虛的馬學修辭混淆是非,被稱為「左膠」也算實至名歸。
2015/10/18 | 呂昆霖
回顧雨傘革命:香港和台灣的「左」與「獨」其實差很多
香港的政治光譜有與中國遙相呼應之處,但「親中共政權」這個左翼特徵移植到香港卻顯得更加彆扭;在這個一國兩制的新自由主義重鎮,最親近中共的政策往往也是最開放門戶、最圖利買辦資產階級的政策。這種親共左翼因此立論基礎薄弱,只能以玄虛的馬學修辭混淆是非,被稱為「左膠」也算實至名歸。
2015/09/27 | 呂昆霖
上個世紀台灣比中國經濟成長更出色的關鍵,真的在於自由、開放的發展模式嗎?
像國民黨政權強調自己比共產黨更民主,以吾人後知之明來看卻是個高壓極權的政府一樣,回顧起台灣的成長經驗,其實很難說這是自由政策的功勞。
2015/08/24 | 呂昆霖
在資本主義引發各種危機的現代,馬克思主義者如何讓人相信「計劃經濟」是條可行的路?
如果馬克思主義者相信計劃經濟是「科學」的,那麼他們可能可以從現在的社會獲得什麼啟示,足以令人相信計劃經濟是個合乎歷史趨勢的未來?
2015/08/24 | 呂昆霖
在資本主義引發各種危機的現代,馬克思主義者如何讓人相信「計劃經濟」是條可行的路?
如果馬克思主義者相信計劃經濟是「科學」的,那麼他們可能可以從現在的社會獲得什麼啟示,足以令人相信計劃經濟是個合乎歷史趨勢的未來?
2015/08/05 | 呂昆霖
「階級會複製、但才能不會」?這其實低估了握有資源者改寫分配機制的權力
如果將資本主義比喻成一場遊戲,那麼太過專注在批判貧富這個賞罰結果如何極端、如何令人喪失遊戲熱忱,可能會使我們疏於檢討決定獎懲名單的規則本身是否合理,以及各個參與者的互動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