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 從吾
發表文章數:20
快樂厭世人
  • 確認
  • .
2017/02/17 | 陳 從吾
《白蟻》啃噬:台灣電影看待當代社會的新路徑
《白蟻》有出色的野心和執行能力,在賀歲檔期的戲謔和歡愉之後,為台灣電影開啟另一種不以獵奇、誇示姿態,觀看人性與邊緣的路徑。
2016/11/16 | 陳 從吾
說故事的音樂家:專訪Steven Wilson
所有的音樂最終都取決於想法、靈感、創意,你是否說出了些有趣的,或是你說的早已被其他藝術家覆誦千萬遍,我認為我們不需要更多的類型音樂,而是應該要發現更多被難以分類的藝術家,從他們從分類之中解放出來。
2016/11/08 | 陳 從吾
向臨界前進:專訪Swans樂團首腦Michael Gira
他說:「期待在現場看到你。」這既是對樂迷的召喚,也是對未來的召喚。
2016/10/04 | 陳 從吾
史帝文威爾森:臉書世代的正統前衛之王
若稱Steven Wilson為60年代至70年代那些藝術/前衛搖滾(Art/Progressive Rock),如King Crimson、Pink Floyd、XTC等等的正統接班人,應該不算太超過。
2016/04/02 | 陳 從吾
對命運的重擊:電影《馬克白》原汁原味的諭示
他選擇在電影之中呈現既有的劇本,一切都依照舞台劇劇本的諭示行走,而演員們在其既定的框架之下演出,一切都是為了呈現那原有文字的樣貌,舞台劇的劇本成了電影的「預言」,而電影的劇本又成了演員的「預言」。
2016/03/07 | 陳 從吾
從無浪潮到後搖標籤:Swans漫長的音樂道路
Michael Gira傳奇軼事不斷(比如說因為當藥頭入獄、與Jarboe的情史),這次的事件尚未落幕,但要認識他只從奇人軼事、羅生門的爭議,不從他發跡的Swans講起就太可惜了
2016/02/27 | 陳 從吾
「奧斯卡太白」只是一場意外?來看看那些我們差點錯過的遺珠作品
「奧斯卡太白」是整個工業的問題,提名名單只是結果而已。當製作圈乃至高層清一色都是以強勢族群為首時,電影母體數中的弱勢依舊是弱勢,那些聰明出色的弱勢族群電影就更難見光了。
2016/02/24 | 陳 從吾
叛逆羅曼史:詹姆士狄恩和他的浪漫傳奇
我的愛在保時捷輪下逝去,現在17年過去了,我孤獨著,絕望地孤獨。我想要找到平和與自由,最終與父親和Jimmy再會。
2016/02/16 | 陳 從吾
奧斯卡大點名:好萊塢電影的結構傾頹與被Netflix改變的未來
每年的奧斯卡獎提名名單出來,總是會掀起些話題撇去種族爭議不談,入圍名單仍會透露出一些訊息,雖說電影是藝術也是商品,特別是美國電影,總脫不出市場這隻手,而這每年的「大拜拜」還是多少看得出市場走向。
2016/01/23 | 陳 從吾
義大利人說的黑幫故事:《教父啟示錄》的道地與獨特
一個帶著有如矯飾主義與巴洛克交接色彩的電影,風格化到極致,在之中埋藏著大理,就像卡拉瓦喬那般,獨特又讓人敬畏。
2016/01/16 | 陳 從吾
打造經典反派,讓好萊塢巨星相形失色:艾倫瑞克曼塑造出的那些角色們
不論艾倫以甚麼形象出現在記憶之中,有些東西被留下來了,但是,也許像伊恩麥可連的悼詞,他留下許多朋友與影迷,感激和缺憾。被留下的是我們。
2015/12/26 | 陳 從吾
真相得被掩蓋,職責不容曲解。《真相急先鋒》揭露誰的真相
打開電視新聞,充斥在其間的盡是些二手、三手或不負責任的報導,當收視率掛帥,我們無法全然地苛責這些從業人員,因為觀眾就愛看Dan Rather在颶風中穿著雨衣報導,同時新聞可以不獨家,但不能獨漏,所以造就現在新聞的面貌,報導各種雞毛蒜皮小事,轉載各式來源的新聞,製造、跟隨話題為主而非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