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夢

發表文章數:124

個人簡介

我們是一班不同年齡、擁有不同背景、工作於不同範疇的法律人。但我們的共通點都是愛。發。夢。

我們相信法治,相信人權,相信公平審訊,相信人人平等 - 因為這一切一切,都成就著今天你我她和他的生活。

我們希望逐點逐點地用文字把我們對法治的夢帶給這個社會。在這漆黑的環境下,期望我們對法治的夢仍然鏗鏘。
 

  • 確認
  • .
2019/09/22 | 法夢
警察8.31趕記者出太子站,違紀違法
8.31當晚警察選擇近乎第一時間直接將記者及攝影師徹底趕出事發現場之外,而非考慮設置方便記者工作的內圍封鎖線,或以其他方法確保有關各方的私隱,實在難言「必須及合理」。
2019/09/17 | 法夢
餐刀當武器,警察又唔讀書
學生記者蘇敬華被警方以「藏有攻擊性武器」罪名拘捕,然而他只是藏有餐刀,從影片可以見他跟警員合作,未見有任何傷人意圖,若無合理懷疑警察不應拘捕。
2019/09/15 | 法夢
問被捕者資料助尋法律支援,不算「阻差辦公」或「妨礙司法公正」
近日每當有熱心市民或社工問被捕人姓名和其他個人資料,或提醒他們記得「我無嘢講」時,有警員為了阻止被捕人尋求法律支援,繼而指控市民或社工妨礙司法公正。
2019/09/12 | 法夢
警察有權捉市民「跳閘」嗎?
近日有休班警嘗試拘捕在港鐵站「跳閘」的市民,但根據禁制令內容及香港法例,警員並無權拘捕,更有可能構成襲擊、毆打及/或非法禁錮。
2019/09/01 | 法夢
警員稱港鐵站「有禁制令」,記者不能採訪?
記者是否留在港鐵站採訪,事實上並非《禁制令》可以處理的事項。
2019/08/31 | 法夢
咪玩啦,區諾軒點樣可以近距離用音波襲警呀?
據報立法會議員區諾軒被捕原因之一,是曾以大聲公襲警,但根據案例,警方需要有合理懷疑區是刻意、近距離高聲襲擊警員的耳部,亦需有事實基礎證明相關警員聽覺受短暫干擾。
2019/08/23 | 法夢
警察俾市民用粗口鬧,唔等如有權查人身份證
向警員講粗口幾乎不可能有引起其他人破壞社會安寧的效果,本身應被視為合法的行為。在沒有暴力風險的前提下,市民堅持作出合法(即使可能無禮)的行為,警員無權阻止,自然也不可能構成阻礙警務人員執行職務。
2019/08/18 | 法夢
警察有權進入私人地方執行職務,但必須符合這些條件
法律賦予警察進入私人地方執行職務的權力,但這些權力有若干前提,並非單純警察覺得有可疑便能夠行使。此外,便衣警察在行使警權前,必須先出示委任證證實身份。
2019/08/12 | 法夢
【法律知識】市民無帶身份證,警察唔使拉唔使鎖㗎
如果警察因為街坊身份證遺留在家,而使用《入境條例》第17C條及17D條拘捕他們,涉嫌違反法庭對法例的解釋。
2019/08/07 | 法夢
觀星筆當「鐳射槍」又有得拘捕?休班警根本無合理懷疑
並非任何事實上曾經或將來可能被用作攻擊的物品,都屬「攻擊性武器」;觀星筆並非設計用作傷人的兇器,所以只有管有或控制該物品的人意圖將其用作傷害他人,才會符合有關法律的定義。
2019/07/31 | 法夢
728暴動案的法庭二三事
在法庭外,多人都在支援被告,包括提供黑衣更換、口罩、毛巾、雨衣。出來時,八號風球嚟緊,依然30多人風雨不改,守候義士。
2019/07/29 | 法夢
以「元朗黑夜」解釋反對《公安條例》兩大理由
香港政府經常以《公安條例》檢控示威者,但其條文含有不合理限制集會、示威自由,例如須向警方申請「不反對通知書」的制度,以及懲罰人民集結卻忽略真正罪行。
2019/07/26 | 法夢
警察應停止擾亂視聽,按規定出示委任證
便裝警員在公眾集會或遊行中執勤,必然是在執行香港法例第232章《警隊條例》第10條下的職責,等同正在行使警察權力。在此等情況下,便衣警員清楚表明其身分至關重要,否則參與集會/遊行人士不但無所適從,一旦情緒不穩但無法辨認的便衣警員失控濫權,市民的生命安全、財產將受到嚴重威脅。
2019/07/24 | 法夢
元朗警察縱容白衫人施襲 涉犯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
回看元朗白衫人襲擊市民經過,從事前消息、案發時報案的應對手法、軍裝警員離開現場、防暴警察姍姍來遲兼未有拘捕涉案人士,警方明顯行為失當。
2019/07/22 | 法夢
元朗白衫人與港島示威者不能相提並論
示威者過去一個多月不時有使用攻擊力頗高的武器,技術上好難唔係非法武力,這點無庸置疑。但如果將佢地的武力置於當時的實際情況睇,你會發現示威者極少做先出手的那一方;通常係警察開始推進,然後才會有掟磚掟鐵支的狀態出現。
2019/07/15 | 法夢
示威者戴頭盔、堵路、回應警方暴力而使用武力,都不是暴徒
即使集會中不止出現「零星」暴力,而示威者本身亦確實曾參與使用武力,也不代表政府的行為可不受集會自由權的原則規限。當示威者參與集會的初衷是為了表達政治訴求,集會開始時對公共治安根本並無構成嚴重威脅,只是警察急於使用武力清場在先,才引發大規模暴力衝突;政府在此情況下不能以後來發生的暴力,正當化其本來違反集會自由的清場行動。
2019/07/09 | 法夢
「收回暴動定性、追究警隊濫權、撤銷義士控罪」三個訴求密不可分
要求「收回暴動定性」及「追究警隊濫權」,背後隱含的意思即︰示威者當時只是在行使示威自由此基本人權;警隊濫權鎮壓示威,屬違反示威自由。這些實際上都是政府作出起訴或檢控決定時,必須予以考慮的重要因素,似乎都指向「撤銷義士控罪」此項訴求邏輯上的正當性甚至必要性。
2019/06/28 | 法夢
義務律師唔係「女助手」
記者顧慮不想打擾義務律師工作是可以體諒的,但在此前題下就妄然斷定男性為律師而女性為「助手」,問題就不單是混淆了事實,亦明顯反映性別意識問題,對律師有性別定型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