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談吉他(雷皓明律師)
發表文章數:20
律師談吉他由雷皓明律師主持,與MedPartner美的好朋友聯手合作,整理法律知識於LawPartner法律好朋友網站。致力於用簡單、親切的語言,分析新聞時事的法律議題,提供民眾實用的法律小知識。
  • 確認
  • .
模仿韓國節目的概念拍片上傳,算是二創還是抄襲?
簡單來說,法律不保障你腦中的「好點子」,而是保障基於好點子所作出來的「好創作」,如果抄襲的是「概念」,著作權法又認為抄概念不違法,這支影片就沒有侵害別人著作權,沒有違法。
貴婦奈奈的父親名下大樓被拿去抵押貸款,可以塗銷收回嗎?
未經同意、擅自用印抵押貸款,屋主有機會起訴塗銷抵押,但別人代辦的抵押有時候就會被法院認為是「表見代理」,即便屋主沒有授權,還是有可能要承擔抵押的責任,
為什麼孫安佐在美國都坐完牢了,回國還要接受檢察官偵訊?
在國外犯罪真的很可怕。你想想,你都已經不了解台灣法律了,你會更了解國外的法律怎麼審判、怎麼處罰嗎?更別說,回國還可能面對重複處罰的問題。
我能不能拒絕警察按指紋、照相、採尿的要求?
根據法律,警察在蒐證時,要有充足理由才能採指紋、驗尿,但法院是怎麼判斷必要性與充足理由的呢?
所以,「邊投票邊開票」的中選會究竟有沒有違法?
雖然選罷法沒有明確規定,但如果單一投票所已經投票完畢,邊投邊開票應該是沒有違法,但合法跟「合理」是兩件事,違法性跟合理性要分開判斷,邊投票邊開票,即使不違法但也不公平。
酒後將機車牽往停車格停放,算是酒駕嗎?
酒駕「駕駛行為」的認定中分為兩派,其中不啟動派的判決比較多,也就是說就算你是用人力牽車、引擎未發動,去打訴訟也滿有可能會敗訴的。
威脅「不刪照片就自殺」的恐怖情人,算是恐嚇罪嗎?
雖然恐怖情人以自殺要脅,基本上不成立恐嚇罪,但這個行為可是會構成「強制罪」的。
離婚之後子女改姓,會不會影響繼承權?
直系血親卑親屬跟配偶同樣是第一順位的繼承人,既然叫「血親」,就代表是以血緣當作判斷標準,就算夫妻離婚、子女改姓,也改不了血緣這件事情,那麼就也不會影響到繼承權的歸屬。
提告收到「不起訴」處分,我還能做些什麼?
如果你不服「不起訴」的結果,其實可以提出再議,檢察官依法要自己再認真看一遍,假如發現自己出錯了,依法​就會撤銷不起訴處分,假如檢察官堅信自己的決定,就必須把案件送到上級檢察署去檢查。
為什麼不管車禍是輕微還是嚴重,都要報案比較好?
所以車禍的話不用驚慌,第一步先確認人員傷亡情況,下一步就直接撥打110報案,請警方到場記錄車禍情形並指揮交通,讓你可以在事後取得申請車禍鑑定的資格,事後想要進行和解或是取得車禍證據,也能在法定期限後向警察機關調取車禍當天的紀錄與資料。
玩線上遊戲被罵,能告公然侮辱嗎?
網路犯罪也是犯罪,罵人構成妨害名譽罪,這個還算簡單,比較麻煩的是:你要怎麼找到罵你的人?
雇主遲遲不變更投保薪資,可以請求賠償嗎?
剛進公司時試用期月領25K,過了3個月轉成正職,實際月領35K,然而轉正沒多久因職災而不能工作,想領傷病給付時才發現勞保的紀錄中的投保薪資是25K,這時候勞工一定跳腳:本來我可以多領的,因為雇主不去申報變更導致我少領,雇主不用負責嗎?很遺憾,這個問題的答案可能是「雇主不用負責」!
頂了一間店,租屋與設備的契約該怎麼簽?
頂讓了一間店,新的合約內容從房租、設備、商標到債務都需要妥善移轉,多觀察店面的情況,多想想自己有沒有吃虧,再決定要不要簽契約,依照你要頂讓的店面、營業項目不同,也許你要考量的契約要點也不一樣。
你可能覺得自己只是「轉交」,但法院會用「販毒」判你重罪
毒品在我國採取零容忍的態度,除了法官跟律師,沒多少人注意毒品案件到底判多重,千萬不要自行判斷毒品的成癮性或危險性,至少我能告訴你,跟毒沾上邊大概離牢房也不遠了。
三種「不小心」成為詐欺幫助犯的方式
最直接的避免方式,就是不要應徵、承接來路不明的工作,許多間接詐騙的工作,都不會見到所謂的「雇主」或同事,這種摸不清的工作環境,就不要輕易嘗試,天底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千萬不要貪圖薪水而以身試法。
上班途中出車禍算不算職災?勞保補償後還可請求肇事賠償嗎?
勞工A在上班的過程中,被一個闖紅燈的B給撞傷了,左手臂有嚴重撕裂傷,醫藥費共計5萬元。A除了可以申請職災補償,獲得5萬元醫藥的補助以外,還可以向肇事的B請求5萬元醫藥費的損害賠償,所以A總計可以拿到補償加賠償金共計10萬元。
別拿二創當藉口,《著作權法》的原則是「我沒授權,你就不能用」
要不會違反《著作權法》最簡單的方式,就是使用有授權的資源,並且依照授權條款使用,例如授權條款寫著「僅供個人使用」,你就只能在個人所及的使用範圍內利用,至於怎樣叫「個人使用」,如果授權條款沒寫得足夠仔細,就有解釋的空間了。
罵人「香蕉」為何有罪?你該仔細看看判決書
妨害名譽除罪化確實有理由,包括以刑逼民並不恰當、民事程序比較有效嚇止犯罪、浪費司法資源等等,不管是完全除罪、改變構成要件都是一種方式但無論如何,都不該透過民粹式的「要/不要」來改變現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