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懷生命協會

發表文章數:60

個人簡介

基於「眾生平等」之信念,以提倡動物權、為動物爭取福利,保育野生動物與維護生態平衡為宗旨。

  • 確認
  • .
餵食流浪動物經驗談:你會被善行感動,還是想說聲「別餵了」?
餵食者可能是愛心志工或一般民眾,提供給流浪狗的飲食有所不同,取決於餵養者的資源、能力、觀念等。礙於條件有限,無法面面俱到,不過對這些狗來說,已是生存的重要依仗。如果餵食者能為浪犬結紮,免於下一代繼續流浪、繁殖,至少是一種源頭的管控。
簡介《動物保護法》:進行動物實驗應該遵循何種原則?
照理說《動物保護法》應保護所有動物免於被人類傷害,不過因為人類使用需求,動保法同意實驗動物與經濟動物可以被人類宰殺,或因實驗死亡。
毛小孩適合吃素嗎?(下):改稱「植物性配方飲食」,比較不會被誤導
Carmen認為,獸醫師或寵物營養師會反對植物性配方,是因為狗貓的天生身體結構,有很多營養素無法從植物中攝取。但在她看來這些已不是問題,人工合成的營養素不比天然的差,如果都要從葷食中取得,需要相當大量的原料,因此多數的葷食寵物食品也是添加人工合成營養素,以補足配方所需的營養。
毛小孩適合吃素嗎?(上):獸醫師、素食飼料業者怎麼想?
「吃素與不健康並沒有直接的關係。」王恬中說,不論吃素與否,如果有攝取充足的必需營養素(也就是為了維持身體正常運作,一定要從食物中獲得的化合物),那就是健康的食物。反之,如果有任何營養素缺乏,或者是任何成分過量,都有機會引發疾病,不論食物的型態為何,都應盡量避免。
專訪林明鏘教授(下):寵物沒辦法投票,但飼主可以對政策形成很有影響力
林明鏘教授說政府機關會考慮到產業、選票,還有政治的一些負面作用,比較不會考慮到動物福利,因為動物本身沒辦法投票。但是動物的飼主是可以投票的,所以寵物飼主很有影響力,對動物保護法影響很快,這是一個關鍵。
專訪林明鏘教授(上):台灣的動物保護法近乎於「寵物保護法」,這是公開的祕密
關懷生命協會訪問林明鏘教授,以法律人立場切入,從動保法立法時空背景差異、過往修法特色、法規限制、行政監督模式、全球趨勢,再到此次修法,分享為何需要再修法,以及預期成效,節錄編輯為此篇專訪。
為什麼我們要將「動物」放到「社會工作」裡考量?
我發現台灣社會工作在大學的訓練裡,幾乎沒有動物相關的討論與教學內容,唯一能夠搜尋到的大概是動物輔助治療。此外,也沒有相關理論文獻,討論我在動保工作時觀察到的人跟動物關係,更不用奢求跟動物有關的社工工作,於是我試著自己談論這些東西。
如何理解動物園?(下):學習與動物易地而處,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雖然從動物福利的角度而言,旭山動物園可謂煞費苦心,但這些訴諸政治正確的、抽象的形式正義究竟能讓動物好過多少,實難檢驗,尤其在北極熊與狼,及千百種野生動物的生活範圍可達數百平方公里的前提下,單靠凝視權力的反轉,或將展場布置得更像叢林來解決牠們的身心困境,恐怕仍是遠遠不足。
如何理解動物園?(上):目睹長期遭圈養的野生動物時,我們究竟在看什麼?
毛毛則說,不管是關心動物園或動物權的人,其實都同意現階段的動物園是令人不滿意的,只不過是這個改變是消失或轉型的差別而已。既然動物園的存在是事實,現階段就有很多方面的改變能由動保團體促成。
友善動物社區「只關注動物往往會失敗」,他們打造收容所音樂節、動保小學
雖然是為了動物所舉辦的活動,卻處處可見舉辦者在「人」身上下了許多功夫,盡量避免落入過去動保過度關注動物,卻忽略人的感受的狀況。
從小說創作到動保記者(下):我後知後覺的轉變歷程,讓我比較能了解普通人的狀態
我的出發點是想要為動物做些事,以報導的形式向大眾介紹各種動物議題,對於報導內容只求確切而且平易近人,讓民眾願意閱讀並有所收穫。至於我身為記者如何被定義,其實沒有那麼重要,若有人能因此多關心動物,就是我最大的榮幸了。
從小說創作到動保記者(上):全職和兼職的動保人都很好,因為大小事都重要
有些全職的動保人以全心全力投入,把動保當成終生志業,有些兼職的動保人則是另有工作,空閒時才能參與支持。在我看來,全職和兼職的動保人都很好,沒有誰比誰更重要,因為大小事都重要。若能邀請大眾一起做些小事,結合四面八方的力量,動保將會更廣泛而長久。
網路工具多變複雜,動保人如何站穩立場、找到倡議與行銷的平衡點?
網路是一個縮小的社會,也是放大的人性空間,常有是非黑白紛擾,而且會留下公開紀錄。平心而論,網路發展對於動保運動是有幫助的,我們若能善用工具突破現況,就有機會促成實際改變。
肉食、齋食如何療癒心靈:《戀愛中的肉食女子》與《幸的寺廟飯》日劇雜談
《戀愛中的肉食女子》、《幸的寺廟飯》這兩齣日劇都以女主角為出發點,她們各有不同煩惱,經由飲食得到啟發,心靈被療癒了,生活中也有所進展。最大差異點則是,一個肉食,一個蔬食,各異其趣。
探訪新竹動物園小小醫療志工:動保教育從「不是快樂天堂」的獸醫室出發
孩子們到動物園,看見自己喜歡的動物,拍幾張合照應該就很開心了,但黃靜慧發掘了更多可能性,原來孩子可以做到的,遠超乎大人的想像。
歷經「再生計畫」工程,83歲的新竹市立動物園如何擁有新風貌與新思維?
楊家民認為,如果要看珍奇異獸,可以花錢去買,但這就是大家想要的嗎?自從他來到新竹動物園,每減少一種動物,園方就會在籠子上貼告示,說明這動物已經離開了,希望不要有動物被關在裡面。
從棲地消失到台灣雲豹滅絕,「人類中心主義」的開發行為怎能不慎?
當年的伐木小匠受命砍伐林木,眼睛看不見台灣雲豹;今日的保育學者以生命作研究,期待野外復見其神秘身影而不可得,其間的因果,引人深思。
叫喚濁水溪一聲「母親」,實則隱含人類對河川需索無度的補償心理
審視河川作為水資源的人類歷史,每一個歷史時點,袞袞諸公無不絞盡腦汁,推出最佳解決方案;但是執行未幾,便呈現思慮未及的諸多流弊,留下後世難於應對的歷史課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