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烈寬

發表文章數:6

個人簡介

台灣國立政治大學馬來西亞學生

  • 確認
  • .

2020/12/31 | 李烈寬

為何一名馬來女子遠嫁印度會讓馬國穆斯林不滿,甚至引起蘇丹關注?

馬來西亞採行普通法(common law)與伊斯蘭法並行的雙重法律制度,後者退居地方層級。伊斯蘭法的管轄範圍主要局限在家庭事務、財產繼承、宗教事務等民事訴訟上,且僅適用於穆斯林。

2019/05/20 | 李烈寬

【信仰碰撞徵稿】「伊斯蘭恐懼症」的幽靈如何形成?一個馬來西亞華人的反思

在馬來西亞,中文使用者的「伊斯蘭恐懼症」仍未散去,過去我也鮮少接觸穆斯林或伊斯蘭相關的媒體、書籍。這或許肇因於我相對單一同質的生活圈。即使我們名義上在一個多元文化的環境下生活,視野亦未見開拓。

2020/08/27 | 李烈寬

伊斯蘭教的阿舒拉節在馬來西亞近乎被「遺忘」的現象,可視為一場「記憶的戰爭」

阿舒拉節不斷見證了作為弱勢群體的什葉穆斯林所遭受到的壓迫:如2010年在雪蘭莪宗教局在鵝嘜(Gombak)取締了多達200人的紀念活動;2016年雪蘭莪、馬六甲逾50人被捕;近至去年在雪蘭莪、柔佛亦分別有23名與8名參與阿舒拉節紀念活動的穆斯林被捕……

TNL+ 2021/10/08 | 李烈寬

大馬穆斯林成為跨性別者就是「侮辱伊斯蘭」?從Nur Sajat案看性少數族群困境

大馬跨性別穆斯林Nur Sajat並非在禁止男性穿著女裝的《雪州伊斯蘭刑事法》第30條文下被控,而是被以該法第10條〈侮辱伊斯蘭〉提控,該條文提到:任何人以文字、語言或任何可見的形式,侮辱、蔑視或嘲笑伊斯蘭宗教本身、伊斯蘭的儀式或伊斯蘭相關的法律,都可算觸犯此條而獲罪。

2020/06/02 | 李烈寬

誰是宗教受害者?從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報告》,淺談馬來西亞若干宗教與族群問題

馬來西亞官方以遜尼派為伊斯蘭教的正統,對於國內少數教派的打壓,向來不獲國內主流社會的關注。因此馬來西亞自2014年開始已連續7年被列入美國國務院年度《國際宗教自由報告》的觀察名單中

TNL+ 2022/06/01 | 李烈寬

為何穆斯林允一夫多妻?從納吉「再娶疑雲」看馬來西亞伊斯蘭家庭法的建構與爭議

1984年版的馬來西亞伊斯蘭家庭法第23條文規定,已有婚約在身的穆斯林男性要娶第二任妻子,必須取得所有已婚妻子與伊斯蘭法庭的同意,但1994年與2006年的修正案卻下修了門檻,不必經過元配的同意,被認為加劇了性別不平等的現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