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a Liu

發表文章數:65

個人簡介

女外科醫師,1980年生,蜜蜂先生的老婆,二個小孩的媽。

  • 確認
  • .

2015/02/08 | Lisa Liu

不要再R.I.P了!「人禍」根本沒有甚麼peace可言

網路發動的R.I.P,我看到泛紅眼眶怒摔手機,跟蜜蜂先生說:「不要再R.I.P了,那根本沒有甚麼peace可言。」

2015/01/20 | Lisa Liu

外科女醫師最常被問到的問題:「幹嘛走外科?」 答案是......

簡單來說就是連我自己都不知道吃錯哪顆藥怎麼會選外科。 曾經被激到也算、賭氣也算、想要自我實現也算,進入外科之後沒有一天不在自我否定、自我打擊、自我嘔氣完了又自我打氣,每秒都在冰火九重天,內心戲很多。

2015/01/05 | Lisa Liu

一定要餵母奶?這可能是對新手媽媽最殘酷的考驗

其實醫院推動母嬰親善,背後有著評鑑的壓力。而當手足無措的新手媽媽正面臨身心的巨大折磨時,有時候母親自己本身的權益跟調養才該是真正的重點。

2014/12/01 | Lisa Liu

她撫著兒子不再醒來的臉龐:「我兒子,現在可以繼續在每個受贈者身體裡,好好活著了」

器官捐贈的腦死判定,是一件工程無比浩大的事情。人不是神,而唯一合法的最接近最接近神的時刻,就是神經科醫師們在做腦死宣判的時刻。

2014/12/01 | Lisa Liu

她撫著兒子不再醒來的臉龐卻微笑了:「我兒子,現在可以繼續在每個受贈者身體裡,好好活著了」

器官捐贈的腦死判定,是一件工程無比浩大的事情。人不是神,而唯一合法的最接近最接近神的時刻,就是神經科醫師們在做腦死宣判的時刻。

2014/11/17 | Lisa Liu

上班是一種專業,持家也是一種專業:每個認真過活的34歲女性都非常了不起

我並沒有因為在不同身分切換,「職業婦女——外科醫師」或「家庭主婦——哺乳媽媽」,而把自己的「了不起」程度分作高低。對我來說,我每一秒所呼吸的空氣都是一樣的同時,我所做的每一件事情就都是一樣重要。

2014/09/23 | Lisa Liu

「這些沒人要的寶寶,我還要幫他們照顧,可是我的寶寶,誰還給我?」

我跟庭庭都是明確知道自己方向的人,都不甘也不願為此退卻。只是,意外來的又急又快,連意識到的時間都沒有...

2014/09/08 | Lisa Liu

開刀房內飢餓難耐 看到大腸會想起五更腸旺

外科醫師太忙碌,而且開刀時間不固定,往往沒時間吃東西,互或是下刀時已過正餐時間,沒東西也沒時間吃了,因此堂堂開刀房內便當失竊竟成了常事...

2014/08/30 | Lisa Liu

女外科醫師老公的試煉:要會幫忙打肌肉注射針,還練就一身配噁心話題吃飯的好功夫

跟蜜蜂交往時,就已經多次讓他見識到他交往的對象絕非一般:空閒時間多半在補眠、吃喝打理都堆到宿舍快爆炸時才不得已處理一下、不會做菜、而且都有點噁心影響用餐、上菜速度一慢下來我可能就累得趴睡了、要不然被醫院直接原場摳回...

2014/08/24 | Lisa Liu

我不要值這種會害死病人的班,那是我這輩子唯一說出「我不要當外科醫師」

懷孕的外科女醫師,在這四大皆空的醫療環境裡格外痛苦,人力不夠的情況下狂值夜班,懷孕時各種生理不適,加上病人直出狀況卻人力完全忙不過來,這樣下去,病人可能會死,肚子裡的寶寶也恐不保....

2014/08/17 | Lisa Liu

人言可畏,真正能看清並跳脫的人,才能真正無所畏懼

一段感情投入後才發現自己是第三者,更慘的是,流言在朋友間傳開,更是情傷後又一層傷害,但,人言雖然可畏,能看清並跳脫的人,就能無所畏懼。

2014/08/06 | Lisa Liu

記得自己是醫師,對得起自己、家人和病人才是最重要的

一枝鋼筆、一個匪夷所思地塞在病人屁股裡的保齡球瓶、幾個外科醫師,他們有著奇異的小故事,令人哭笑不得的同時深深思考...

2014/07/28 | Lisa Liu

夠了沒?別再說女生超過35歲沒嫁就是有問題了

年齡大卻未婚的女性常被恥笑為有缺陷,但是,比較起來,會這樣笑的男性其實也好不到哪裡去,因為他也只不過是他爸上萬顆精子裡面幸運授精的一顆。

2014/07/19 | Lisa Liu

救人要先考慮健保?你有種來現場告訴病人為什麼不能救他!

傳伯口腔癌發作幾乎窒息而死,醫師搶救過程艱辛異常,但健保的大環境揮之不去讓醫師們也好似「窒息」。

2014/07/02 | Lisa Liu

他一路喝到掛,唯一有人性尊嚴的一刻…是在死了之後

透過酗酒的小杜在病床時受的折磨和臨終前寫下的三個字,我們對人生與酗酒有了令人震驚的思考。

2014/06/21 | Lisa Liu

為什麼一個婦產科醫生不再給家屬建議?

全年無休的婦產科醫生,在病態壓力和家屬「心急」之下,還會剩下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