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蝸藤

發表文章數:222

個人簡介

旅美歷史學者,哲學博士,近年專注東海南海歷史與國際法、美國政治外交、以及東亞國際關係。部落格:http://lwt2017.blogspot.tw/

  • 確認
  • .

2021/04/23 | 黎蝸藤

香港民主末路(下):中共封殺下,民主派連「投白票」的資格都沒有

中共主要擔心不是「破壞了選舉」,而是投白票的比例太高,或者投票率太低,讓選舉成為國際笑話。為此,才一定要立法嚴懲「操縱和破壞選舉」。

2021/04/22 | 黎蝸藤

香港民主末路(中):選舉委員會掌提名大權,中共沒給民主派任何生存的縫隙

經過一輪乾坤大挪移和深層次改造,選舉委員會不但親政府人士佔絕大多數,而且在各個界別中,親政府人士都能佔過半數乃至絕大多數,「黨的人」還完全控制了第五界別。

2021/04/21 | 黎蝸藤

香港民主末路(上):中國改寫《基本法》附件,收窄民主派空間

如果選民熱情照舊,幾乎可以肯定,建制派和非建制派平分議席。非建制派不等於民主派,那麼真正的民主派所得席位絕對不會超過10席。

2021/04/06 | 黎蝸藤

中華民國台灣究竟擁有多少「不屬台灣」的「外島」?

事實上,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宣傳中,把金門、馬祖留住不打,正是故意為了不要切割台灣和中國大陸的關係。因為台灣政府繼續占領兩地,就等於承認了「台灣在法理上還是中國的一部分」。

2021/03/12 | 黎蝸藤

自由航行權之爭(三):美艦自由航行與共機繞台,根本不是同一回事

蔡政府批評中國「軍機繞台」的出發點不是國際法,而是國安和兩岸關係。而馬英九批評的美國自由航行計劃,的「唯一出發點」就是「美國違反國際法」。雖然這兩者都和航行和航空有關,但涉及的要素截然不同。

2021/03/02 | 黎蝸藤

自由航行權之爭(二):馬英九認為美軍艦穿越要「先行告知」,這是妨礙航海自由

只要《公約》沒有說「需要先行告知」,航海國就不需先行告知。而根據《公約》,特別是18條「通過的意義」和19條「無害通過的意義」,都沒有「先行告知」的規定。

2021/02/26 | 黎蝸藤

自由航行權之爭(一):馬英九指責美軍穿越中華民國領海,有道理嗎?

以中華民國台灣的立場,指責美國「沒有簽訂公約,卻用公約主張」,顯得非常怪異。眾所周知,中華民國台灣並非《公約》的簽訂國,但同樣依賴《公約》主張自己的利益。

2021/02/17 | 黎蝸藤

華人川粉現象(二):美國華人大致上分為四類,支持川普的到底是哪些人?

「保守價值觀」直接關乎華人川粉的切身利益,或者說,旨在保護弱勢群體的一系列平權法案與他們的利益相衝突。華人不反對「平等」,關鍵是如何去理解「平等」。

2021/02/11 | 黎蝸藤

緬甸為什麼這麼親中?先別假設絕大部分國家都應默認「親美」

緬甸的緬族和中國的漢人之間的關係實在非常類似。西方國家要和緬甸人說「民族平等」、「宗教自由」這些,緬族人聼不進去,反而中國那種「中華民族多元一體的理論」,緬族人簡直感到心心相印。

2021/01/25 | 黎蝸藤

中國熊貓外交史(三):積弱的中華民國,才是熊貓外交的創始人

中華民國在大陸的統治雖然只有短短不到40年,但對現代中國影響重大。很多我們習以為常的事情,都是主要靠民國時期的宣傳和塑造。很難相信短短幾十年,民國就生產了這麽多我們現在以為是源遠流長的概念。「熊貓是國寶」的觀念正是如此。

2021/01/22 | 黎蝸藤

華人川粉現象(一):所謂挺川的「華人自由派」,根本就不是「自由派」

共產黨自稱自己是「左派」,於是「自由派」就被視為「右派」。但是,在西方,「自由派」一般是「左派」,「保守派」一般是「右派」。這樣就出現了,西方的左派=中國的右派的倒錯。

2021/01/12 | 黎蝸藤

12港人穿越中國領海被判「偷越國境罪」,香港原來是「内陸國」?

十二港人案提示了兩地閒法律不融洽的法律空白。根據筆者所知,在香港有關出入境的法律只有115章《入境條例》和83章《偷渡者條例》。前者是管制入境事宜,後者也主要管制進入香港水域的情況。兩者都沒有限制從水路出境。

2020/12/26 | 黎蝸藤

中國熊貓外交史(二):中國人認為熊貓「可愛」,是「出口轉内銷」的結果

熊貓在美英流行之後才「轉内銷」到中國。這樣從1937年後開始,報紙雜誌熊貓才逐漸多起來,中國人才開始認為「熊貓是可愛的」,開始展出熊貓標本。

2020/12/25 | 黎蝸藤

中國熊貓外交史(一):熊貓真的是中國「自古以來」神聖不可分割的國寶嗎?

熊貓現在被視為中國國寶,但在中國歷史上,熊貓幾乎沒有存在感。在中國古代圖畫中從未出現過熊貓的形象,淼如煙海的文字中也沒有太多可以確認為熊貓的記載。

2020/12/15 | 黎蝸藤

川普的選舉訴訟,為何在保守派佔多數的最高法院也無法成功?

既然規則已定下來,選民有合理期望,按照規則進行的投票就是有效投票。投票結束,結果也就無法更改。如果在事後,再用「選舉規則違憲」的藉口,去否定選民的選舉結果。這才是最嚴重的違憲。任何有理性的法官都不會這樣判決。

2020/11/25 | 黎蝸藤

【美國大選後的世界】拜登如何癒合兩黨撕裂的美國,以及猶如拼裝車的民主黨?

拜登固然贏了,但民主黨期望的藍色浪潮沒有實現:參議院沒能翻盤,眾議院中反而丟了好些席位,普遍認為,這是激進進步派的責任。但反觀共和黨,川普派無疑還會繼續佔主流,共和黨依然很大機會是一個「川普黨」。

2020/11/09 | 黎蝸藤

如果川普打法律戰告上最高法院,翻盤的機會有多大?

和小布希(港譯「喬治布殊」)當年的情況對比,川普(港譯「特朗普」)存在幾大劣勢:牽涉的州太多,每個州差距太大,提出的法律爭議缺乏依據。這樣決定了,川普的法律戰,如果以改變選舉結果為目的,注定是無效的。

2020/11/06 | 黎蝸藤

民主黨靠「作弊」贏得大選?在美國作票真的沒這麼容易

像川普那樣,利用白宮這個「公器」,繼續在毫無實際證據的情況下,說這麼多州都「作弊」要做掉自己(其中還包括共和黨控制的州),這種做法難以令人接受。就算共和黨人,除非川普的競選團隊,都沒有人站在他一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