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瓜的語言學

發表文章數:82

個人簡介

主修語言學的麻瓜先生,閒暇時寫點小品,希望大家一起享受語言的科學及動人故事。

  • 確認
  • .
馬來西亞未曾被記錄的新語言Jedek,反映了男女平等、沒有暴力的文化
瑞典隆德大學的研究團隊,於馬來西亞東北部發現一個未曾被記錄的新語言Jedek。原本他們是在調查另一個已為學界所知的語言,但調查中發現有些人所使用的語言不同,深入調查後意外發現了Jedek語的存在。
同時擁有「重音」和「聲調」的瑞典語,不會很奇怪嗎?
瑞典語的聲調可分為兩種,一聲稱為「銳聲」(acute),二聲稱為「低聲」(grave)。即便重音位置一樣,聲調的不同仍會造成不同的意思,因此瑞典語的「聲調」是具有辨義功能的。
語言的變化是隨機,還是有著固定的先後順序?
語言的變化基本上有兩種原動力,第一種是簡單化-太難的、不好發音的,就容易變成簡單的音;另一種是維持複雜性-因為語言需要分辨意義,有著比較多複雜的結構可以給我們更多選擇。
萬葉假名:當多音節的日語遇上漢字表記
相對於全部使用漢字的萬葉假名,音節單純、重複性高的日語或許用平假名及片假名記載才更符合經濟原則,畢竟墨水貴、紙有限,且寫久了手也是會疲累的。
我們怎麼學外語?——語言學家Krashen的五個假說
美國的語言學家Stephen Krashen在1980年代試著建構出學習語言的模型。這套理論稱為Monitor Theory,分別是:「學習/習得假說」、「自然習得順序假說」、「語言輸入假說」、「語言監控假說 」、「情意濾網假說 」。
多樣而豐富的聲調語言,讓你「講話若咧唱歌」
無論是聲調語言的使用者,或是語言中沒有聲調的使用者,都有一種「聲調語言很少見」的偏見。事實上,聲調語言比我們想像中的多。
教育部辭典列通同字引人不滿,但「對的字」又是由誰決定呢?
教育部辭典列通同字,造成許多人不滿,其中包括一些名人也出來說話。當我們欲訂立一套「標準」來框架文字使用時,就很可能會有許多衍生的問題,例如:「以誰為本?」
唱日文歌時,為什麼連鼻音都有一拍?
有聽過日文歌曲的人,可能會發現日文歌詞聽起來跟自己習慣的節奏有些不一樣。事實上,這就是日文其中一個著名的特色「音拍」所造成的結果。
漢字嚴格來說不是「表意文字」,而是「語素文字」
遊蕩於網路世界,有時會見到一種意見強調漢字的不可取代性。這次我們就以大家普遍聽過的說法-「漢字是表意文字」,來一窺漢字的特色。
關掉外語節目吧!讓小孩學語言最快的方法是直接與他對談
如果你是有孩子的長輩,千萬不要怕孩子學環境中的自然語言,因為這樣有助於在腦中建立起語言資料庫,爾後學習起外語也會事半功倍。
琉球語的神祕族譜——南島語系與日本語系有沒有關係?
語言學沒有證據指涉琉球語可能有南島語系的血統,因為他們缺少同源詞、許多時態及語法特徵也並不相同。
琉球和沖繩有什麼不同?琉球語也是日語方言嗎?
琉球語與日語彼此並無法相通,因此即便在日本,現今學者一般仍將琉球語視為獨立語言。因為琉球語內部差異甚大,大多學者同意,琉球語之下仍有許多獨立語言,「琉球語」則為上方一系屬名稱。
重音的玄機:除了表示音韻特徵,還可能洩露你的出身地
當我們讀一個語言時,是不是只要把所有子音和母音的發音位置和方法都掌握熟透,聽起來就能像母語人士一樣呢?恐怕沒有這麼簡單,這當中還有一項相當重要的關鍵,便是「超音段」。其主要的表現形式之一,就是「重音」。一般語言學分析中,將重音分為兩大類,一為強弱重音,二為高低重音。
兩個語言產下新的結晶,迸出獨一無二的皮欽語與克里奧語
當語言遇到另一個語言,是不是勢必只有一方愈趨繁盛、另一方卻走向消亡的大吃小戲碼呢?倒不一定。有時候兩個語言會產下新的結晶,碰撞出全新的風貌,即是我們今天的主題-克里奧語。
量詞的奧秘:為什麼不能說三「匹」貓?
無論在漢語或其他漢語族語言,量詞儼已成為不可或缺的語法要素(例如:給我一「杯」水、三「顆」蘋果)。這些看來理所當然的量詞,究竟又是怎麼出現的呢?
語言一旦死了,還救得回來嗎?以愛爾蘭語及希伯來語為例
許多國家是多語言社會,各種語言的使用者居住在一起;或者,一個人在不同時候可能使用不同語言,在社會發展的過程中,不免有些語言勢力單薄,最後死去。我們不禁想,要是語言死了,還有什麼辦法可以救回來嗎?
為這塊土地奉獻五十載歲月——「台灣語言學之父」小川尚義
早些年語言學家是怎麼知道哪裡有什麼語言呢?大多語言學家所透過的便是實地走訪,以田野調查搜集語料,並透過客觀特徵歸納該語言的系屬。真正以語言學方法記錄台灣語言、並為台灣語言學奠下基礎的人物,是位名為小川尚義的教授。
腔調與社會壓力:你以為你的口音從出生到死亡都一成不變嗎?
根據許多研究看來,人在生長過程中,會漸漸學習到除了自己母語、習慣的表達方式外,也習得各式各樣的變體。之後隨著社會化、自我認同等多重因素,我們開始調整自己說話的方式、發音、用詞等等,以符合社會的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