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仁謙

發表文章數:41

個人簡介

90後熟悉漢藏梵英四語的佛教學者,求學時期周遊印度、尼泊爾、日本各國,擅長以佛學回應世界,宣揚辯思與覺察的能力的重要性,夢想是成為一個影響社會的鴻儒,促成一個包容的社會。

  • 確認
  • .

2017/11/16 | 熊仁謙

把羅興亞人道危機簡化為「佛教恐怖主義」,難道不是另一種歧視?

我們明明知道每一個人類,會採取某一個價值觀,一定是經由原生家庭、成長過程、受到的教育等土壤所影響,但卻仍受到西方這種「極端二元」的方式來分類敵我。結果是我們嘴巴上說著包容多元,但行為上卻是簡化成順我者昌逆我者亡。  

2017/03/09 | 熊仁謙

我是個反對放生團體的佛教徒,但我更反對刻意製造的對立

如果政府真心想改善放生問題,大可從上游規範廠商減產或是不要賣給特定的宗教團體,這樣就沒有「生」需要被「放」。總之,「同理」才能帶來對話,才能一同朝著同一個目標前進,鄙視與優越感除了製造對立外,還能幹什麼?

2017/03/01 | 熊仁謙

《分裂》:終極人格沒什麼了不起,能為了崇高理想克制慾望,才是勇者

無論從什麼角度來看,僅僅是生理上的強大沒什麼了不起,能夠為了更崇高的理想而克制自己的暫時的慾望,服從規範,才是勇者。

2016/11/20 | 熊仁謙

從「基督教禁用保險套」的小縫隙,看透反同志的真相

既然我們知道「性行為是為了生育」的不實務性,那自然也不能認為「性行為都是為了生育」,那還有什麼主張,能夠推斷「同性戀性行為」是罪惡的?

2017/04/10 | 熊仁謙

從《被討厭的勇氣》談佛法的「信」

如上所說的這種信仰有什麼危險?簡單來說,當我們面臨到現實生活的問題,不論是感情、事業或是學業,正確的方式是把握這個成長的機會積極去面對它,但信仰者往往走上的路線是求助外在的力量,進而強化自己的無力感。

2016/12/31 | 熊仁謙

為什麼我們渴求愛情?因為現代人的「心理」比較容易餓

簡單來說,人類會需要愛情,很重要的一個原因是因為我們的心理(或是精神)需要透過愛情與性行為來養活,要不然他會餓死。 下一個問題來了,那為什麼現代人對愛情有更多的渴求呢? 我覺得主要的原因,是因為現代人的「心理」比較容易餓。

2017/11/16 | 熊仁謙

把羅興亞人道危機簡化為「佛教恐怖主義」,難道不是另一種歧視?

我們明明知道每一個人類,會採取某一個價值觀,一定是經由原生家庭、成長過程、受到的教育等土壤所影響,但卻仍受到西方這種「極端二元」的方式來分類敵我。結果是我們嘴巴上說著包容多元,但行為上卻是簡化成順我者昌逆我者亡。  

2018/05/04 | 熊仁謙

從印度哲學看《一級玩家》:為什麼虛擬世界再美好,人還是要活在現實中?

跳開傳統討論「AI能否取代人類」、「虛擬能否取代真實」的論戰,這篇文章我想要從印度哲學的角度談談,為什麼人類一定需要真實世界,而這個核心觀點與「吃一頓飯」有至關重要的聯繫。

2018/07/13 | 熊仁謙

自信與壓力像白狗與黑狗打架,誰會打贏就看你照顧哪一隻

《你的第二人生始於你明白人生只有一次》是一本將東方的療癒哲學和法國文學巧妙結合在一起,如微風徐徐般的著作,這本書能幫助我們一起重新爬梳好自己的生活,發現到「自己的第二人生,就是來自爬梳好唯一的那一段生命」。

2016/11/17 | 熊仁謙

我是支持同志的佛學者,我來分析為什麼「宗教」會這麼反對同志運動

慾望是先天性、自然的、中性的,道德觀與宗教是後天性、人造的、強調善性的,用後天的價值觀來輔助、引導先天的慾望,會有很好的發展,但是用後天的道德「壓抑」先天的慾望,那只能兩敗俱傷,更加讓世人對「宗教」失去信心。

2017/03/10 | 熊仁謙

我是佛教徒,我反對放生團體,但我實在沒有辦法反對放生

從佛教來看,佛教徒要一起反對有組織的放生、反對推行放生的各類功德(再說一次,這是顛倒因果的邪說,沒有印度經論根據)。從世間來看,政府不但要立法控管放生行為、更要從源頭下手,讓放生團體無「生」可放。

2017/03/01 | 熊仁謙

《思·裂》:終極人格沒什麼了不起,能為了崇高理想克制慾望,才是勇者

無論從什麼角度來看,僅僅是生理上的強大沒什麼了不起,能夠為了更崇高的理想而克制自己的暫時的慾望,服從規範,才是勇者。

2016/11/22 | 熊仁謙

《怪獸與牠們的產地》:《論語》告訴你為什麼葛林戴華德不會成功

菁英主義的獨裁者為什麼最終一定會失敗?因為既然大眾是多數,蔑視他們必然造成覆滅,所以菁英主義者要鞏固自己勢力最實務的方式,是教育他們。

2016/11/17 | 熊仁謙

我是支持同志的佛教徒,我來分析為什麼「宗教」會這麼反對同志運動

慾望是先天性、自然的、中性的,道德觀與宗教是後天性、人造的、強調善性的,用後天的價值觀來輔助、引導先天的慾望,會有很好的發展,但是用後天的道德「壓抑」先天的慾望,那只能兩敗俱傷,更加讓世人對「宗教」失去信心。

2017/03/11 | 熊仁謙

我是個反對放生團體的佛教徒,但我更反對刻意製造的對立

如果政府真心想改善放生問題,大可從上游規範廠商減產或是不要賣給特定的宗教團體,這樣就沒有「生」需要被「放」。總之,「同理」才能帶來對話,才能一同朝著同一個目標前進,鄙視與優越感除了製造對立外,還能幹什麼?

2016/12/31 | 熊仁謙

為什麼我們渴求愛情?因為現代人的「心理」比較容易餓

簡單來說,人類會需要愛情,很重要的一個原因是因為我們的心理(或是精神)需要透過愛情與性行為來養活,要不然他會餓死。 下一個問題來了,那為什麼現代人對愛情有更多的渴求呢? 我覺得主要的原因,是因為現代人的「心理」比較容易餓。

2016/11/20 | 熊仁謙

從「基督教禁用保險套」的小縫隙,看透反同志的真相

既然我們知道「性行為是為了生育」的不實務性,那自然也不能認為「性行為都是為了生育」,那還有什麼主張,能夠推斷「同性戀性行為」是罪惡的?

2018/06/03 | 熊仁謙

從復仇者聯盟的六顆寶石,介紹印度哲學「四大元素」理論

電影中是由奇異博士與他的朋友揭示了六個寶石的重要性,提到它們是宇宙爆炸後噴發出的六個元素精華,掌握者可以掌握整個宇宙。這種「元素」論在許多文化早期似乎都出現過,包括中國的五行說、埃及人的三元素學說,以及阿那克西曼德的四元素論,不過基於我之前寫過一篇奇異博士與印度哲學的關係,所以本文就以印度哲學的元素說來談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