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ta Taiwan

發表文章數:77

個人簡介

「mata」是全世界三億多南島民族的「眼睛」之意。《Mata‧Taiwan》希望透過有趣的內容,成為全世界看見原住民美麗文化的「眼睛」! 想看更多文章?歡迎追蹤我們:FB 專頁:「什麼,你也愛台灣原住民?!」/官網:http://matataiwan.com

  • 確認
  • .

2017/11/21 | Mata Taiwan

老外也忍不住想帶走的花東「桌上風景」!專訪Kamaro’an:只順著部落生長,就有更好的設計高度

Kamaro’an聯合花蓮與台東有在做工藝、在地經營的品牌或工作室參與,一起營造花東美學,也藉此翻轉外地遊客對於花東觀光紀念品仍然很樣板的印象。為此他們籌備了半年時間,走訪、記錄這些工藝作品。你可以看見月桃編織如何承續使用的脈絡,融入老人家編織技法的歷史,或是工藝師就地取材所呈現出的質地。

2015/11/03 | Mata Taiwan

再評《太陽的孩子》:「溫暖正面」假象背後,是每件你不知道的「部落真實故事」

這些事件都是曾經真實發生在東海岸、導演在片長壓力下苦心以「寫實手法」表現在電影裡的現實事件;這些事件的經驗與教訓,促成了海稻米故事被攤在陽光底下的機會。

2018/01/09 | Mata Taiwan

出生的地方必然就是「家」嗎?——血緣不再重要的年代,原青如何「烙」出一條回家的路

攝影展「烙出一條回家的路」正積極跳脫人類學對原住民身份的定義,讓被攝者藉由影像以嶄新的方式表達自己。原青藝術家Djubelang請每一位被攝者提供小時候的照片、與原鄉有關和母體文化有聯繫的物件。這些空間經由投影的燈光,有如時光機穿梭、返回過去某段記憶的場景,或交疊或混合出新的面貌。

2015/08/30 | Mata Taiwan

噶瑪蘭拳王潘弘旻:泰拳就像打獵,要就一發斃命

在今年中國的職業搏擊賽場上,出現一名噶瑪蘭族的新秀-被媒體封為「獵人」、「噶瑪蘭戰士」的潘弘旻,他的噶瑪蘭族名字是Opay Omos(武代・武慕斯)。

2017/09/20 | Mata Taiwan

我媽對我說,我們是來自中國的「山地人」

從沒想過媽媽兒時的一句「我們是山地人」,背後所蘊藏的是深刻的族群文化與歷史記憶,而我們正是那一群在歷史中被遺忘的人。

2016/09/27 | Mata Taiwan

「大內高手」陳金鋒,如何成為大內的最高手

儘管陳金鋒成名後,有許多球迷是衝著他而來拜訪大內頭社,但這個部落原本就有它的重要性,在陳金鋒成名前,早已每年吸引上百名來自各地的民眾到此參訪年度祭儀。

2016/08/03 | Mata Taiwan

我們對小英向原住民道歉冷感,因為台灣人正身處一個欠缺歷史感的社會

儘管總統自上任以來已經多次表達歉意,卻未被臺灣人民感受到「道歉的責任」在具體上虧欠了誰、為何虧欠,或是國家之於人民和解的必要性。

2015/10/21 | Mata Taiwan

部落小鮮肉部落自己用!族人提文化替代役:當兵都可為企業服務為何不能守護部落?

馬躍比吼指出,若增設「部落文化替代役」,原住民部落可得到自主發展的機會,減少對外來各種協助的需求,自己可以照顧自己,做自己的主人。

2015/12/10 | Mata Taiwan

一位沒唸過書的老獵人給孩子的話:森林比任何生物都重要,因為宇宙間只有它在保護土地

如今,復育區達巴里蘭隨處可見生長超過幾十年的大樹。2009年莫拉克風災,達巴里蘭便因為這片天然次生林的守護而安然無恙。

2015/12/10 | Mata Taiwan

一位沒唸過書的老獵人給孩子的話:森林比任何生物都重要,因為宇宙間只有它在保護土地

如今,復育區達巴里蘭隨處可見生長超過幾十年的大樹。2009年莫拉克風災,達巴里蘭便因為這片天然次生林的守護而安然無恙。

2017/04/28 | Mata Taiwan

尊重原住民不只要修法,更要修掉那些毫不尊重多元文化的腦袋

我們的社會是否夠尊重生長在同一片土地,卻有截然不同文化的另一群人?

2016/01/13 | Mata Taiwan

回家竟要向警察出示身分證!屏東琉璃吊橋只為部落帶來垃圾,觀光商機便宜了誰?

山川琉璃吊橋匆促興建與營運,明顯為觀光目的而建設,可以看到在部落土地上推廣的觀光業缺乏整體規劃及與當地溝通,對部落所帶來的困擾多過利益。

2018/01/28 | Mata Taiwan

想讓人一再去部落,就先自問台灣人為何熱愛去日本旅遊吧

Balu(巴魯)是魯魯灣的主人,在莫拉克風災後返鄉投入這場「新煮藝復興運動」,他帶著過去在台北的掌廚經驗,在探索傳統食材的創新可能性的同時,也重新認識這些食物與部落的真實連結。Balu 想把創意料理的感動帶給顧客,也將傳統文化的美好傳承下去。

2017/09/09 | Mata Taiwan

先暫時放下「文白之爭」,我們該如何看待涉及歧視原住民的文言文?

我們對於國文課程的想像,若仍停留在修辭美學的賞析,而排除了文化學習、批判性思考的一環,那麼時至今日,一群擱置時空背景,空談歧視的國文老師,其實和大多數人對於原住民族生活樣貌的無感,並無二致。

2016/08/14 | Mata Taiwan

奧運國手「為國爭光」然後呢?在台灣真正重視運動前,請對運動員的人生有更多想像

運動員的出路,不只是教練、教育、從政,而能遍及各行各業,那有否為國爭光,政府究竟貢獻多少心力,恐怕才真正不再是一個重要問題。

2015/04/21 | Mata Taiwan

原住民、新移民並不懶惰,懶惰的是國家對於檢討多元政策的努力

若我們有心於改變弱勢群體的生存處境,就必須在尊重其歷史社會文化脈絡的前提下,排除各種結構性的限制,方有可能培養與激發弱勢者的能力。

2015/04/21 | Mata Taiwan

原住民、新移民並不懶惰,懶惰的是國家對於檢討多元政策的努力

若我們有心於改變弱勢群體的生存處境,就必須在尊重其歷史社會文化脈絡的前提下,排除各種結構性的限制,方有可能培養與激發弱勢者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