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ta Taiwan

發表文章數:77

個人簡介

「mata」是全世界三億多南島民族的「眼睛」之意。《Mata‧Taiwan》希望透過有趣的內容,成為全世界看見原住民美麗文化的「眼睛」! 想看更多文章?歡迎追蹤我們:FB 專頁:「什麼,你也愛台灣原住民?!」/官網:http://matataiwan.com

  • 確認
  • .

2015/11/23 | Mata Taiwan

原住民自治很難嗎?跳脫中華民國法律架構思考就可以

目前檢討卡在立法院難過關的自治法,除了條文上的內容是否真正能符合原住民族的需求,我們或許更該要問,「自治權是要依法行政嗎?」

2017/01/12 | Mata Taiwan

史上首位紐西蘭毛利紋面士兵:希望我的選擇,能讓更多人正常看待此文化

19世紀白人來到紐西蘭後,傳統moko紋面文化就逐漸式微。一直到20世紀末,隨著民族意識抬頭,新世代的毛利人又開始接受moko紋面。在毛利族的傳統裡,只有領袖或部落地位崇高的族人,才有紋面資格。

2017/03/16 | Mata Taiwan

「私人土地幹嘛要原住民同意?」還我土地爭議網友各種不懂,道理原來是這樣!

私有土地被排除在原住民族土地之外的嚴重後果,並不難想像:過去引起社會強烈爭議的開發案,從杉原灣黃金海度假村到杉原棕櫚濱海度假村,均有70%以上是屬於私有土地。

2015/07/05 | Mata Taiwan

慕谷慕魚限制步行背後的意義:部落自治意識凝聚慢又艱辛,卻是必要走的路

只要部落的人還在,部落堅持的文化價值還在;重點不是建築物死的外殼,重點是裡面的人的能量聚集起來,這是我們花了10年時間的經驗學來的。

2015/10/11 | Mata Taiwan

85%台灣人都是原住民?遺傳科技恐無法為國族議題提供「科學」證明

遺傳科技至今並未能夠為臺灣的國族議題提供「科學」的證明,其次,不同學者之間可以互批對方有政治意圖,顯示這個議題已經不單純只是「科學」的研究。這是每個想要引述相關文獻的人,都應該謹記在心的。

2016/05/26 | Mata Taiwan

台灣觀光問題不在陸客縮減,而是新政府能否看見部落觀光的文化發展潛力

我們是否能期待二、三十年後的臺灣,發揮在地蘊含的豐富文化生態的潛力,讓部落觀光除了迎接陸客團,也該積極開發其他國家的客源。

2017/04/13 | Mata Taiwan

酒駕新聞從不標明「平地人」,「原住民」卻等於愛喝酒的道理何在?

我們和一般⼈一樣喝酒,為甚麼偏偏就只有原住民會被貼上不好的標籤?

2015/03/29 | Mata Taiwan

同學們,你們急著國際交流前,有沒有先用心做好「國內交流」?

關於原住民族文化被錯誤挪用的故事要從哪裡說起呢?這問題一時之間還真是難以回答,因為這樣的情形實在太常見了,不論是原住民或非原住民,都可能因不了解而導致對原住民族文化的誤用、濫用甚至扭曲。不過非原住民確實比較容易犯這類型的錯,尤其在諸多要展現具有台灣多元文化特色的國際文化交流場合,原住民族的圖騰、傳統服飾及樂舞常常是熱門選擇,然而我們卻不斷的在各種國際場合看見原住民族文化遭到不當使用、甚至對族人來說是醜化的「表演」。

2017/01/06 | Mata Taiwan

至今無法選總統的美國公民:「關島」這字原意是「我們擁有許多」,直到他們來了

關島上的查莫洛人經歷了四種殖民狀態:西班牙、美國、日本與戰後美國接管。在努力之下,查莫洛人要求了美國公民身份,但至今仍無法對「本土」的總統大選投出一票。而島上的美軍基地,也依然驅趕著查莫洛人遠離自己的傳統領域與家園。

2017/08/30 | Mata Taiwan

部落路標遭投訴「影響房價」:我們接受遍地的「中華路」,卻容不下原住民語言景觀?

從部落路標被投訴的問題,可見針對原住民的負面解讀仍根深蒂固地存在,也反映出普遍大眾對於多元族群語言環境的漠視。

2015/07/25 | Mata Taiwan

原民心聲:請不要跟旅行社進部落看祭典,我們沒有答應對外開放!

當你下次有機會進到部落時,請放下相機與你以前習慣的生活模式,跟著族人一起做,族人的心就會多放一點愛在你身上。

2017/12/05 | Mata Taiwan

來自太魯閣的我,也曾以為水泥廠與礦坑是理所當然的存在

原本可以獨立自給自足的家園,卻被「國家」莫名奇妙地被迫劃入國家公園,並禁止族人們基本的生存的活動。不公平的待遇從國家公園裡面的「合法開發」開始,像是在河床上鋪設停車場,讓觀光巴士停在上面;外地人能在國家公園內經營觀光飯店;在太魯閣族的傳統領域中建造寺廟;在太魯閣族的傳統領域裡面使用跟在地族人毫無相關的人名取為地名,例如:「天祥」取自於中國文人文天祥。

2017/05/28 | Mata Taiwan

這些照片若讓你感到不安,那它們正是讓我們理解社會的「去熟悉化眼鏡」

弱勢族群的文化一方面被以博物館展覽的分類方式看待,另一方面經常被推向展演「多元族群」的舞台,此時突顯的是,觀看與被觀看之間的權力不對等關係。

2015/08/09 | Mata Taiwan

不是有原住民圖紋就叫文創,每個美麗「紋樣」,可都是認識一個排灣家族的「QR Code」

每一個「紋樣」都有自己固定名稱,族人們藉由「紋樣」來告訴後代子孫:你是誰、從哪個部落來、祖先是哪個家族,也甚至是部落曾經發生過哪些重大的事件,這是那琉璃珠或繡在衣服上的一塊「紋樣」為何對排灣族人如此重要的原因。

2017/02/05 | Mata Taiwan

蔡正元「抹綠」高士神社教我們的事:擺脫黨國史觀,才能看見真正的台灣歷史!

當我們只侷限於從漢人視角來看待那一段日本曾經侵占臺灣的經驗,也讓我們忘卻了臺灣島上的其他族群的經驗與處境,甚至是在政治上解殖前後的現實經驗。

2015/06/20 | Mata Taiwan

我的祖先拿刀與槍,而我用「另一隻眼睛」長曝部落的記憶

為一個部落拍攝是一輩子的事,部落不停地在變動,我們面對的是持續消失的事物,拍得越深入,靠得越近,越難以置身事外;拍攝部落的過程中,釋放快門的當下是最掙扎的瞬間,因為這一刻不是結束,是變動的開始。

2016/06/15 | Mata Taiwan

妳口中的破東西,在我心中是無價之寶──請別以妳的萬元名牌包批評我的文化!

在我的眼裡它們都是寶:我賣的不是那個物品,我賣的是文化、是精神、是傳承。

2016/07/22 | Mata Taiwan

認同台灣不應只剩玉山,更要認識這座「東谷沙飛」

族人不再述說這些故事,也因此喪失了這些故事背後所蘊含的生態智慧,乃至於喪失了某一種關於人與自然獨特的理解與詮釋權,這是族人的損失,也是台灣的損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