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ta Taiwan

發表文章數:77

個人簡介

「mata」是全世界三億多南島民族的「眼睛」之意。《Mata‧Taiwan》希望透過有趣的內容,成為全世界看見原住民美麗文化的「眼睛」! 想看更多文章?歡迎追蹤我們:FB 專頁:「什麼,你也愛台灣原住民?!」/官網:http://matataiwan.com

  • 確認
  • .

2016/02/03 | Mata Taiwan

米都回家了,人怎會不想回家呢? 消失40年的台灣原生香米復育之路

銀珠香米植株成熟的稻穗會自綠色變紫色,並長出長芒,莖葉最高者達183公分,最矮者亦超過135公分,遠比一般稻米高出一倍,稻穀表面還會長出細毫保護,米粒是琥珀色,一端有凹痕。

2016/01/18 | Mata Taiwan

台灣變天,除了原鄉!原住民為何是國民黨的鐵票倉?

為什麼過去原住民立委選舉只要是被國民黨提名的,無須大力拉票也可輕鬆當選?

2016/01/13 | Mata Taiwan

回家竟要向警察出示身分證!屏東琉璃吊橋只為部落帶來垃圾,觀光商機便宜了誰?

山川琉璃吊橋匆促興建與營運,明顯為觀光目的而建設,可以看到在部落土地上推廣的觀光業缺乏整體規劃及與當地溝通,對部落所帶來的困擾多過利益。

2015/12/29 | Mata Taiwan

承認吧!是漢人的「集體槍械恐懼症」造就台灣還在恐龍時代的《槍砲管制條例》

我常常說制式武器不可怕,可怕的是落後的槍枝法規,以及一種發自內心的盲目槍枝恐懼症。

2015/12/10 | Mata Taiwan

一位沒唸過書的老獵人給孩子的話:森林比任何生物都重要,因為宇宙間只有它在保護土地

如今,復育區達巴里蘭隨處可見生長超過幾十年的大樹。2009年莫拉克風災,達巴里蘭便因為這片天然次生林的守護而安然無恙。

2015/12/10 | Mata Taiwan

一位沒唸過書的老獵人給孩子的話:森林比任何生物都重要,因為宇宙間只有它在保護土地

如今,復育區達巴里蘭隨處可見生長超過幾十年的大樹。2009年莫拉克風災,達巴里蘭便因為這片天然次生林的守護而安然無恙。

2015/11/23 | Mata Taiwan

原住民自治很難嗎?跳脫中華民國法律架構思考就可以

目前檢討卡在立法院難過關的自治法,除了條文上的內容是否真正能符合原住民族的需求,我們或許更該要問,「自治權是要依法行政嗎?」

2015/11/03 | Mata Taiwan

再評《太陽的孩子》:「溫暖正面」假象背後,是每件你不知道的「部落真實故事」

這些事件都是曾經真實發生在東海岸、導演在片長壓力下苦心以「寫實手法」表現在電影裡的現實事件;這些事件的經驗與教訓,促成了海稻米故事被攤在陽光底下的機會。

2015/10/21 | Mata Taiwan

部落小鮮肉部落自己用!族人提文化替代役:當兵都可為企業服務為何不能守護部落?

馬躍比吼指出,若增設「部落文化替代役」,原住民部落可得到自主發展的機會,減少對外來各種協助的需求,自己可以照顧自己,做自己的主人。

2015/10/11 | Mata Taiwan

85%台灣人都是原住民?遺傳科技恐無法為國族議題提供「科學」證明

遺傳科技至今並未能夠為臺灣的國族議題提供「科學」的證明,其次,不同學者之間可以互批對方有政治意圖,顯示這個議題已經不單純只是「科學」的研究。這是每個想要引述相關文獻的人,都應該謹記在心的。

2015/09/19 | Mata Taiwan

紐西蘭決選4面新國旗:它們看似相異卻都有的共同元素是「原住民」

這四件作品有三件看來類似,有一件看來風格迥異,但其實它們都有同樣的元素:那就是紐西蘭毛利人最神聖的植物-銀蕨。

2015/08/30 | Mata Taiwan

噶瑪蘭拳王潘弘旻:泰拳就像打獵,要就一發斃命

在今年中國的職業搏擊賽場上,出現一名噶瑪蘭族的新秀-被媒體封為「獵人」、「噶瑪蘭戰士」的潘弘旻,他的噶瑪蘭族名字是Opay Omos(武代・武慕斯)。

2015/08/09 | Mata Taiwan

不是有原住民圖紋就叫文創,每個美麗「紋樣」,可都是認識一個排灣家族的「QR Code」

每一個「紋樣」都有自己固定名稱,族人們藉由「紋樣」來告訴後代子孫:你是誰、從哪個部落來、祖先是哪個家族,也甚至是部落曾經發生過哪些重大的事件,這是那琉璃珠或繡在衣服上的一塊「紋樣」為何對排灣族人如此重要的原因。

2015/07/25 | Mata Taiwan

原民心聲:請不要跟旅行社進部落看祭典,我們沒有答應對外開放!

當你下次有機會進到部落時,請放下相機與你以前習慣的生活模式,跟著族人一起做,族人的心就會多放一點愛在你身上。

2015/07/05 | Mata Taiwan

慕谷慕魚限制步行背後的意義:部落自治意識凝聚慢又艱辛,卻是必要走的路

只要部落的人還在,部落堅持的文化價值還在;重點不是建築物死的外殼,重點是裡面的人的能量聚集起來,這是我們花了10年時間的經驗學來的。

2015/06/20 | Mata Taiwan

我的祖先拿刀與槍,而我用「另一隻眼睛」長曝部落的記憶

為一個部落拍攝是一輩子的事,部落不停地在變動,我們面對的是持續消失的事物,拍得越深入,靠得越近,越難以置身事外;拍攝部落的過程中,釋放快門的當下是最掙扎的瞬間,因為這一刻不是結束,是變動的開始。

2015/05/30 | Mata Taiwan

我無法否認有漢族血統,但當我宣示我是原住民,我就是原住民

平埔族群首當其衝面對外來者時,有一群人被迫移風易俗改名換姓,但他們也仍然在強權與生存的縫隙裡,留下一點痕跡。當平埔族群開始復振的時候,也喚醒更多人的族群意識、探求歷史真實,我們才有可能一起留下得更多。

2015/05/07 | Mata Taiwan

「全台最感動人的博物館」恐成蚊子館?族人:苦心十年,請大家救救奇美文物館

「整個奇美就是一個博物館!」基於這樣的堅持,包含Kacaw在內的族人在規劃或導覽文物館時,總希望能與部落的生活有深刻的結合,甚至要能帶動部落集體發展,不讓博物館內的文化成為「死的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