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家韡(Mila)
發表文章數:22
俄羅斯莫斯科國立大學國家管理系政治學博士、台灣淡江歐洲研究所社會學博士。多年來把俄羅斯當成第二個家,長期台灣、俄羅斯兩邊居住,關注於俄羅斯社會之變化。平日也喜愛日本傳統樂器三味線演奏,考有日本三味線堀派小唄師範執照,並定期在大阪演出。
  • 確認
  • .
人民對政府大撒幣無感,普亭喊話「孩子越多、減稅越多」
2018年3月總統大選時,有75%的俄國國民認為國家在正確的政策方向運行,但一年後的2019年1月卻只剩下49%。這時俄羅斯人在乎的是,究竟國家能為他們做些什麼?俄羅斯人常私下抱怨政府說的多,做的少。
習近平對民間企業整肅,猶如俄國石油公司「國進民退」的轉折
回顧俄羅斯的私有化及國進民退的轉折過程,我們可以對照習近平近年來在中國進行對民企領導人進行雷厲風行的整肅行動。
【外國人怎麼過新年】戰鬥民族吃魚子醬喝香檳,還要開電視聽普亭致詞
俄國人天生喜愛放假和過節,就算零下20度也阻擋不了上街遊玩的熱情,喝著熱紅酒看著嬉鬧的小丑在街頭穿梭表演,逗的大人與小孩哈哈大笑。新年對俄國人而言,不僅是歡樂的,也具有重要歷史背景。
搶氣、搶油、搶地盤:一帶一路與歐美霸權的「裏海爭奪戰」
週邊國家對天然氣的強大需求,同時也決定了裏海在歐亞大陸能源戰略的重要地位,這不僅觸動了俄羅斯與中國的地緣政治矛盾,同時讓歐洲的能源戰略也牽扯在其中。
愛沙尼亞為何成為俄羅斯黑幫的洗錢基地?
即使愛沙尼亞在加入歐盟後,俄羅斯對愛沙尼亞經濟出口還是存在著影響力,俄羅斯反而藉著愛沙尼亞為歐盟成員的地位,透過經貿及金融機構的交易,將俄羅斯境內的金流轉換為歐盟的白錢。
亞速海大博弈:面對近代俄國「南進政策」,烏克蘭有勝算嗎?
俄國到了凱薩琳大帝時期,雖然俄國透過對土耳其戰爭,將通往黑海的窗口確立了下來,但同時也為自己帶來海峽問題與近東問題。
美國恢復伊朗石油制裁,將強化人民幣與美元的抗衡實力?
在全球金融市場上,美國不斷利用以美元為基礎的銀行間金流,以單方國內法律進行強迫全球金融機構支持制裁,這將對全球金融規範及標準產生不利的影響。
暗藏美俄角力的軍購案:印度能擺脫美國亞太戰略的附庸地位?
由於土耳其的先例,讓印度政府緊覺CAATSA中的豁免條款可能不適用於採購S-400的交易。儘管根據規定,美國總統有權對特定國家暫停制裁180天,但這不意味川普對莫迪將會特別寬容。
美國促成新版NAFTA的終極目標:重組北美貿易聯盟對抗中國
川普原本對NAFTA的重新談判,便希望以速戰速決的方式,達成其政治效果。不僅是解決20多年來NAFTA的弊端,其實最終還是想要集中火力,解決造成美國貿易赤字最重要的國家:中國所產生的貿易問題。
俄羅斯年改「喊卡」是場戲,普亭有本錢跟人民討價還價
自2018年來俄國經濟表現超出預期,加上今年石油價格上漲的盈餘,反而讓普亭有空間和人民喊價。養老金改革的時間點,對俄羅斯政府而言是屬於防衛型的措施。
中俄聯手「東方經濟論壇」,完成中國「借港出海」的大洋夢?
中俄預定在「東方經濟論壇」上所簽署的的合作案來看,中國期盼進一步暢通中俄國際通道後,替中國在東北亞區域經濟和政治上的戰略地位加強未來的影響力。
打壓異己又與俄交好,艾爾多安將把美土關係帶往何方?
身為北約成員,卻向俄國購買導彈系統,又以政治為由關押美國牧師,種種原因都讓美土兩國衝突越演越烈,引起土耳其國內的金融與政治危機,使得艾爾多安必須重新思考與西方的關係。
有歷史意義無歷史成果,「普普會」光芒不若「川金會」
閉門會談中,美國與俄國唯一達成的兩項協議是:敘利亞問題和軍備控制。美國提出與俄國共同保障以色列的安全做定期性的溝通,成為接下來敘利亞戰事發展的極佳緩衝點。
俄羅斯操作媒體與情報戰,有心利用「軟實力」成干涉他國的「銳實力」
俄羅斯對媒體資訊操縱與政治遊說情況,也讓西方國家感到畏懼。俄羅斯將戰術重點放在假情報與誤傳的領域上,美國總統大選的「通俄門」事件即是最有名的例子。
老大哥不再沈默,普亭決定出手與美較量取回北韓發話權
6月14日世足賽開幕後,俄國定將把外交重點落在「普金會」的議題上,順勢將韓國拉進談判議程的舉動,證明俄羅斯對外政策持續走向亞洲。
北極權力遊戲:中俄聯手「冰上絲綢之路」,能突破美國經貿制裁嗎?
俄羅斯認為,在適當發展基礎建設後,北極航線將可分擔原先從亞洲到歐洲路線的南部運輸外。另一方面,中國握有開發北極的大量資金,這讓俄羅斯政府極為感到興趣。
「舉國歡騰」對俄羅斯並不陌生,從1917至今已有百年歷史
從列寧時期開始,社會的政治大型活動皆是以「全民參與」的意象所舉辦,真正目的不是為了讓人民感覺蘇聯政府需要他,若無自身的參與,將無法使整件事情完成,也無法讓國家繼續進步。
東正教「彌賽亞主義」掛帥,俄羅斯人民無法抵擋普亭魅力
普亭的支持率創新高的關鍵點,是來自2014年所發生的克里米亞危機。克里米亞的回歸讓俄羅斯知識份子對普亭開始改觀,從反感轉向為支持的態度。西方國家經濟制裁造成的負面氣氛也已漸漸沖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