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文學

發表文章數:18

個人簡介

鏡文學以台灣為基地,放眼國際,著重小說、圖文、劇本等多元的「智慧財產」(IP)深耕廣耘,扶植故事創作人才,規劃完善職人經紀制度,以作家全版權開發為目標,將作品延伸至影視、紙書、電子書、有聲書出版、漫畫、遊戲等版圖;並插旗有聲領域,打造全新聲音內容數位平台《鏡好聽》APP與網站。建構全台最大文學閱讀網站,開創「影視一條龍」製作模式,自製、合製、投拍電影及電視影集,加深國際影視產業鏈結,期許成為全球華文IP孵育領航者。

  • 確認
  • .

2021/12/19 | 鏡文學

【專訪】《八尺門的辯護人》作者唐福睿:三十多年什麼都沒改變,對殺戮的執著依舊炙熱而濃烈

為什麼我們還需要重述一遍湯英伸的故事?答案便是唐福睿說的「這一切真的有可能發生。」小說之外,歷史也可能重演,打臉我們自詡的文明。因此,《八尺門的辯護人》看似講了一個戲劇化的故事,其實是台灣社會殘酷的回音。

2021/12/18 | 鏡文學

【專訪】《借刀殺人中學》作者楊鐵銘:生活很大程度是沒意義的,我希望人們在這沒意義的宇宙開心

作者楊鐵銘來自澳門,現就讀台藝大電影系。《借刀殺人中學》從校園奇案映照澳門社會的頹敗,他卻表示這不是一本鄉愁之作,甚至不認為小說是在批判。因為創作於他是遊戲,現實中,他則是永遠的局外人。

2021/11/13 | 鏡文學

【專訪】《最後的魔術家族》作者吳威邑:無論怎樣的人,都是神蹟的一部分

《最後的魔術家族》寫信仰的消失,當代人對己身存在的懷疑,出入史實與幻想,使它難定於一尊;既是奇幻,也是歷史小說,有絢麗的魔法戰鬥,也有棘手的社會議題。然而它們的共通點是,都在故事裡,都成為小說人物的血與肉。

2021/09/20 | 鏡文學

【專訪】《無線人生》作者Beck:奇幻、推理、BL三重框架,任君選擇進入小說世界的角度

從黑色冷冽的〈住戶公約第一條〉到片刻溫暖的《無線人生》,風格大相逕庭,其實共享Beck的日常煩惱,「忽然覺得跟世界沒有連結的人,就是我。」

2021/09/19 | 鏡文學

【專訪】《喜歡是深深的愛》作者阿亞梅:愛情不是善良的抉擇,更多時候指向或隱含惡

牽涉愛的小說常常暗示讀者,愛情離不開痛苦,也樂於品嘗痛苦。阿亞梅則是從痛苦中找到解答——因為其中包含了愛的成分。至於小說,是她藉由人性實驗找答案的方式,「寫作,是在釋放心中的惡魔。」

2021/09/05 | 鏡文學

《裴社長廚房手記》蔡珠兒推薦序:難得一窺的祕技心法,造福我等煮夫煮婦

祖籍山東的裴家很特別,廚房由男人掌理主饋,裴偉承教父親,轉益多師,鎔鑄新創,再手把手教給兒子,此書是「爸爸的味道」,跨越三代父子兄弟,這是很少見的書寫,我覺得特別有意思。

2021/09/04 | 鏡文學

【專訪】裴偉談《裴社長廚房手記》:懂得餐桌下的人情與政治,懂得成為父親是怎麼一回事

隨著越教越多家中記憶的味道,裴偉發現時間被折疊在廚房裡了。「我爸爸在我當兵時因為癌症過世,兒子們沒見過他,對他完全不了解。家裡常煮的菜都是我爸教我的,我教給兒子,兒子也更靠近他們的祖父。」

2021/08/29 | 鏡文學

【書評】《起駕,回家》:四個角色起點不同,在遶境中交匯,最後往各自的人生走去

對我來說,每個角色的成長曲線,一直是我看故事時第二看重的項目;這個故事很完美的鑄造了四個人,也很完美的寫出了四條曲線,他們起點不同,在遶境中交匯,最後往各自的人生走去——就跟現實世界裡形形色色的人們一樣。

2021/08/28 | 鏡文學

【專訪】《起駕,回家》作者宴平樂:小時候死亡很日常,走媽祖後才發覺生命有它的重量

小說中血氣少年的江湖壯遊看似要展開,實則卻是走向自省的旅程。這點跟宴平樂開始走遶境的轉變有關,「以前我對陌生人比較冷漠,走媽祖遶境後,理解到每個人都有他的位置跟意義,開始比較認真看待人與人之間的相處。」

2021/07/23 | 鏡文學

【專訪】臥斧談新作《一開始就是假的》:掌握話語權的人說謊,我們該怎麼辦?

寫是為了讓人生有意義,然而「意義」在當下卻顯得曖昧不堪。後真相時代,追尋真相的小說家,是將遍尋不著還是虛晃一招?循此,我們到了《一開始就是假的》。

2021/07/21 | 鏡文學

【專訪】《1+1+1》作者藍聖傑:「成為父母」不是內建的,而是經歷了血淋淋的混亂過程

「有時我會想,我們對家庭的想像是從何而來的?」藍聖傑創作時浮現這個念頭。《1+1+1》最後,一切復歸原狀又有所不同。成長是偷天換日,讓我們變成不同的樣子,就像家的樣態在藍聖傑身上歷經各種變化,從原生家庭到婚後的小家庭,再到離婚後的單親生活。

2021/07/20 | 鏡文學

【書評】《抱歉,我討厭我的孩子》:母愛有陰晴圓缺,亦有雜質、私慾等陰暗面

四絃是近年內我看過最慎重看待「母愛」二字的作家,因為慎重,才可以挑出過往世俗母愛文本裡充斥的自欺、破綻與前後矛盾。

2021/07/15 | 鏡文學

【書評】《拼裝家庭》:兩個爸爸與兩個女兒的平實生活,為什麼總是被另眼相待?

身為讀者我總理直氣壯的在心裡想著,這個家明明這麼好,為什麼總是被另眼相待?但其實我知道為什麼會被另眼相待,正因為同樣活在台灣,才更知道這樣的家庭可能會受到怎樣的批評。

2021/05/01 | 鏡文學

【專訪】賈彞倫《延平北路十段再進去的李姓人家》:寫小說既是逃避,也是直球對決自己的人生

《李姓人家》寫盡家族、土地與人之間的複雜情感,賈彞倫其實來自小家庭,「我家只有三個人,所以常常想像大家庭會是怎樣。這也讓我體會到人生就是有得有失,孤僻也有好處,我就是比較孤僻的人。」因此,「寫這本小說多少也是我嚮往那樣熱鬧的家吧。」

2021/04/25 | 鏡文學

【書評】《滯留結界的無辜者》:輕巧串接懸疑推理與靈異民俗,深諳人性人情的成熟書寫

在天地無限的筆下,揉合了上述各種情境情緒,他無意軟性調和也不硬性撞破,而是以情感做為動力穿梭挪移——親子血脈的牽掛、前世今生的羈絆、冤親恩仇的糾葛,密密疊加在事件之上,豐富熱絡了作品的精采度。

2021/04/24 | 鏡文學

【專訪】天地無限《滯留結界的無辜者》:人的遺憾不能被一筆勾消,鬼也是

如果追回正義,在旁人眼中是讓自己變成厲鬼,值得嗎?追回的正義,還是正義嗎?「個人的正義跟群體的利益其實是衝突的,這正是推理小說可以發揮的空間。」天地無限說。

2021/03/26 | 鏡文學

【書評】陳雪《親愛的共犯》:看「台灣宮部美幸」甩斧頭,祭出人性試煉的重擊

比起本格派的出手,陳雪在《親愛的共犯》所要展現的,確實更接近宮部美幸那般,往「社會派」的方向傾斜,比起享受解謎鬥智的刺激感,更多是一拳打在你心臟胸口上人性試煉的重擊。

2021/02/08 | 鏡文學

陳思宏《佛羅里達變形記》書評:妖異直襲,不容喘息,親歷極樂世界的覆滅

若言,《鬼》書是以逃至未來的異境「他」者,歸返原鄉,審視「他/他們」之生命故事;《佛》書,則以「他/他們」,重新從原鄉抵達異境,還原過去,聚焦另一無所不在的「他」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