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文學

發表文章數:29

個人簡介

鏡文學以台灣為基地,放眼國際,著重小說、圖文、劇本等多元的「智慧財產」(IP)深耕廣耘,扶植故事創作人才,規劃完善職人經紀制度,以作家全版權開發為目標,將作品延伸至影視、紙書、電子書、有聲書出版、漫畫、遊戲等版圖;並插旗有聲領域,打造全新聲音內容數位平台《鏡好聽》APP與網站。建構全台最大文學閱讀網站,開創「影視一條龍」製作模式,自製、合製、投拍電影及電視影集,加深國際影視產業鏈結,期許成為全球華文IP孵育領航者。

  • 確認
  • .

2022/12/31 | 鏡文學

【書評】《惡念的燃點》:一道栩栩如生的文字之火,炸開台灣社會的大悶鍋

《惡念的燃點》不只是推理小說,但不代表推理層面簡略帶過。相反地,它從豐原三人命案又牽扯出五件看似毫無相關的案件,帶領讀者與兩位主角走進一個更深不可測的惡意迷宮。

2022/08/13 | 鏡文學

【書評】李桐豪《紅房子》:從「平民」角度披露非虛偽做作的圓山故事

如果本書能夠藉由搜尋相關資料或口訪,抽絲剝繭地進一步找尋出圓山大飯店更深一層的正面甚至負面的故事,特別是圓山當時的特權或有趣插曲,那麼在2022年出版的本書就有它的「被接受的價值」。

2022/07/31 | 鏡文學

【專訪】《紅房子》作者李桐豪:圓山飯店像中華民國在台灣的縮影,沒有明確的主權或主人

一開始,李桐豪想寫圓山百人傳,可發現受訪者「不免有些千人一面」,所以改變寫作策略,翻閱舊報紙,「從資料裡看當時的人如何看圓山飯店,再詮釋他們的看法,同時把覺得好玩的東西放進來。就像把毛衣拆掉重新織一件。」之後《紅房子》的搭建始自2020年10月,結束於2021年6月。

2022/06/23 | 鏡文學

【書評】王駿《1951全面追緝》:還原毛邦初叛逃始末,警惕位居高位者戒貪念、去私心

1951年發生的毛案實在應該引以為戒,國家利益永遠高過個人利益,外派美國的軍事採購人員,至今仍有為軍種或是個人利益互槓的現象,在兩岸日趨險峻的情勢下,還有甚麼事情放不下、看不開的?

2022/06/20 | 鏡文學

【書評】王駿《1951全面追緝》:一睹風雨飄搖年代,國府諱談的史實與台美關係原貌

筆者長年以來一直以為,領導人的功罪,除了個人私德以外,能不能知人善任,扶保善類殄除敗類是更加重大的責任。但是傳統中國史家一直到今日台灣社會,在考察、評判領導人時,還不甚習慣有這樣的觀念。

2022/05/02 | 鏡文學

【專訪】《權力製造》作者柯映安:家族企業一代是狼、二代是哈士奇,不同物種還是要一起工作

「如果商戰我寫不好,至少我刻畫了人性,並且讓讀者覺得自己也開始關心書中角色。」落實在《權力製造》中,便是康興生技宋家女性的困窘,以及家族企業第二代面臨的親情缺失,甚至反噬。

2022/04/24 | 鏡文學

【書評】張國立《私人間諜》:白色恐怖不是復古情懷,而是一整個世代的蒼茫、抑鬱與傷口

時代並未走遠,威權幽靈尚在徘徊,台灣社會都還如同主角石曦明後半生一般,在徬徨中踽踽而行,本書是我們集體的悼亡——青春、自由,以及那些被湮沒的真實生命。如何理解傷痕?閱讀各種不同角色的人生,聽說他者故事,也許是一條集體療傷的路。

2022/04/23 | 鏡文學

【專訪】《私人間諜》作者張國立:作家有兩種——沙林傑式跟卜洛克式,我比較願意當卜洛克

回首青春,張國立總結是「念了文學,結果人人都在為我擔心。」因此,寫《私人間諜》是「趣味化那個人人都在給自己壓力的時代。」

2022/04/17 | 鏡文學

【專訪】《美好少女的垂直社會》作者巫玠竺:正是她的完美主義,才能寫出這樣心機如蛇信纏繞試探的小說

《美好少女的垂直社會》摹寫少女們因他人的目光而石化,巫玠竺也因這本小說重新整理自己的少女時期,以及面對仍很少女的母親。「我媽或許是屬於另一個年代的少女吧,我無法以我這時代的標準去期望她。」體認到這一點,現在巫玠竺已找到跟母親好好相處的方法了。

2022/04/16 | 鏡文學

【專訪】《樓上的好人》作者陳思宏:我寫女性都希望她們能盡最大力量違反「原廠設定」

《樓上的好人》主角除了是現實中曾對陳思宏尖叫怒吼的天選casting,還動用了他讀彰中的老處女記憶,「我一直都對老處女這稱號很有興趣,這稱號有個衝突,老了卻還是處子之身。我們在各種語言中都可以找到相應的詞,因為各種文化都常常以性貶抑女性,用性來判斷一個人值不值得存在。」

2022/02/06 | 鏡文學

【專訪】《致命登入》作者吳曉樂:調動最多生命經驗的創作,一本獻給網路遊戲的情書

吳曉樂的思考是,網路世界不是缺乏現實的領域,相反的,它緊緊與現實連結。如同小說裡寫的,「我們只是還沒有找到夠好的形容詞,描述這個存在已久的世界。」

2021/12/19 | 鏡文學

【專訪】《八尺門的辯護人》作者唐福睿:三十多年什麼都沒改變,對殺戮的執著依舊炙熱而濃烈

為什麼我們還需要重述一遍湯英伸的故事?答案便是唐福睿說的「這一切真的有可能發生。」小說之外,歷史也可能重演,打臉我們自詡的文明。因此,《八尺門的辯護人》看似講了一個戲劇化的故事,其實是台灣社會殘酷的回音。

2021/12/18 | 鏡文學

【專訪】《借刀殺人中學》作者楊鐵銘:生活很大程度是沒意義的,我希望人們在這沒意義的宇宙開心

作者楊鐵銘來自澳門,現就讀台藝大電影系。《借刀殺人中學》從校園奇案映照澳門社會的頹敗,他卻表示這不是一本鄉愁之作,甚至不認為小說是在批判。因為創作於他是遊戲,現實中,他則是永遠的局外人。

2021/11/13 | 鏡文學

【專訪】《最後的魔術家族》作者吳威邑:無論怎樣的人,都是神蹟的一部分

《最後的魔術家族》寫信仰的消失,當代人對己身存在的懷疑,出入史實與幻想,使它難定於一尊;既是奇幻,也是歷史小說,有絢麗的魔法戰鬥,也有棘手的社會議題。然而它們的共通點是,都在故事裡,都成為小說人物的血與肉。

2021/09/20 | 鏡文學

【專訪】《無線人生》作者Beck:奇幻、推理、BL三重框架,任君選擇進入小說世界的角度

從黑色冷冽的〈住戶公約第一條〉到片刻溫暖的《無線人生》,風格大相逕庭,其實共享Beck的日常煩惱,「忽然覺得跟世界沒有連結的人,就是我。」

2021/09/19 | 鏡文學

【專訪】《喜歡是深深的愛》作者阿亞梅:愛情不是善良的抉擇,更多時候指向或隱含惡

牽涉愛的小說常常暗示讀者,愛情離不開痛苦,也樂於品嘗痛苦。阿亞梅則是從痛苦中找到解答——因為其中包含了愛的成分。至於小說,是她藉由人性實驗找答案的方式,「寫作,是在釋放心中的惡魔。」

2021/09/05 | 鏡文學

《裴社長廚房手記》蔡珠兒推薦序:難得一窺的祕技心法,造福我等煮夫煮婦

祖籍山東的裴家很特別,廚房由男人掌理主饋,裴偉承教父親,轉益多師,鎔鑄新創,再手把手教給兒子,此書是「爸爸的味道」,跨越三代父子兄弟,這是很少見的書寫,我覺得特別有意思。

2021/09/04 | 鏡文學

【專訪】裴偉談《裴社長廚房手記》:懂得餐桌下的人情與政治,懂得成為父親是怎麼一回事

隨著越教越多家中記憶的味道,裴偉發現時間被折疊在廚房裡了。「我爸爸在我當兵時因為癌症過世,兒子們沒見過他,對他完全不了解。家裡常煮的菜都是我爸教我的,我教給兒子,兒子也更靠近他們的祖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