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人 Migrants' Park

發表文章數:106

個人簡介

《移人》是台灣一個專門報導移工、新移民題材的網路媒體,由前「四方報」編輯團隊創立,於2016年5月31日開站。 前編輯團隊在2016年4月底遭資遣離開四方報後,有感於台灣社會的東南亞移民工迄今仍未獲得真正的平權,因此決定以另一種型式為移民工貢獻一己之力,於是合夥另創《移人》,延續四方報「讓弱勢發聲」理念,持續報導、撰寫異鄉人在台灣的生命故事。 《移人》中文之名來自「移動的人」-- 也就是從他國移動到台灣、並為本地社會貢獻青春歲月的移工、新移民族群,兩者皆是《移人》報導撰寫的對象。英文之名《Migrants’ Park》一方面象徵此網站是專屬「移人」的園地,另一方面由於移工多半在台灣各地的公園(park)聚會聊天,因此希望《移人》也能成為一個讓移工開心同樂、紓解鄉愁的地方。

  • 確認
  • .

2021/04/30 | 移人 Migrants' Park

在越南人與台灣人身份認同間游移的女孩,透過美食與桌遊串起兩國間的故事

「如果我從小在台灣長大,可能沒辦法做出這些事;如果把自己過去越南的身分、過去的擔心抽掉、把自己抽掉,那這件事可能就做不出來。此時此刻的我,覺得自己很特別。」回想起過去做專案的經驗,李如寶從未感受過這種不可或缺。

2021/04/19 | 移人 Migrants' Park

在台菲律賓移工領袖Dondel:在這個國家裡,我們移工有變成奴隸的感覺

猶記九年前剛離開家鄉時,父親曾告訴我:「永遠讓你的內心與頭腦保持初衷,不要為了獲得認同而成為別人想像中的樣子。」然而當我實際到達台灣工作後,發現一切和我想像中不一樣……不好意思,我下面說的話比較重,在這個國家裡,我們移工有變成奴隸的感覺,無論是工作還是下班後都受到歧視。

2021/04/05 | 移人 Migrants' Park

「妹妹,對不起」明明是移工姊姐受盡委屈,但最後一刻仍選擇用溫暖的方式回應

我承認最早的我是對外籍移工充滿歧視的,畢竟出生在既得利益者家庭,加上資本主義社會擁有的競爭特性,使我認為「有能力的人才有辦法過上好生活,沒能力的只能去幫傭做工。」但隨著逐漸長大、逐漸與家裡的每一位移工阿姨/姊姊接觸後,我慢慢發現,小時候的想法不盡然是正確的。

2021/02/26 | 移人 Migrants' Park

台大資深越南語教師阮蓮香,讓新二代找回對越南的情感與身份認同

阮蓮香回想起當初剛開設越南文課程時的場景,打趣地說道:「台灣人向上看較清楚,向下看較模糊」,所謂的「向上」便是日本、韓國等東北亞國家,「向下」指的則是東南亞,當時她授課的越南文班,教室內僅有零星幾位同學,教室外面卻站滿了隔壁日文班、韓文班滿出來的加簽學生。

2021/01/06 | 移人 Migrants' Park

《逃跑的人》:「我如果沒有逃跑,如果就這樣回越南,3年來我1塊錢都沒有賺」

6000美元的仲介費對移工們而言是一筆大數目,等於來臺灣工作一陣子仍存不到什麼錢,僅能拿去支付仲介費。草雲及其他女性越南移工們回想起剛來臺工作第一個月的薪資,月薪2400台幣算是當中領得最多的一位,更低的甚至只有1800元,被仲介東扣西扣之後僅剩的工資,與高額的仲介費成了最諷刺的對比,也成了許多移工選擇逃跑放手一搏的主因。

2020/12/11 | 移人 Migrants' Park

如果還有機會遇到那位照顧我的越南姐姐,我一定會親口跟她說一聲「辛苦了,阿香!」

稍微再年長了一點以後,我開始會與她們產生一些小爭執,而且理由通常都是些雞毛蒜皮的小事,例如我曾經跟某任移工姊姊「阿咪」為了「要不要在義大利麵裡面放香腸」大吵一架。當時的自己的確幼稚得可笑,但現在回想起來,大部分的爭執似乎都是源自於我認爲她們「應該」如何,而她們卻沒有依照我想的去做。

2020/10/07 | 移人 Migrants' Park

移民工文學獎得主Etty:因為疫情,她無法實現對兒子返鄉的承諾

離開家鄉真的可以埋葬以往的黑暗,帶著離婚婦女這個無法抹除的標籤,她在這裡像是有了新生;在台灣,有時獨身的移工個個有難言的過去,聚在一起,彷彿重新活了一條生命。「來台灣三年,我變得不一樣了。」

2020/09/29 | 移人 Migrants' Park

移民工文學獎得主Tari:我的家鄉印尼普古,女人猶若鑽石,但背後充斥著恐怖的童話

「女生出國不用先繳錢,仲介還會給家人台幣一萬塊;男生如果要出國,要先付台幣十萬的仲介費,許多人繳不出來。」因為台灣、香港、新加坡等國家的女性照護缺口嚴重,連帶的拉力大,所以在普古,出國工作的是女人。

2020/09/24 | 移人 Migrants' Park

移民工文學獎得主Etik:移工安靜不是因為愚笨,而是因為許多人毫無選擇

有次在職訓中心遇上一位女移工在工作上無法支撐,女移工到新加坡工作,但百般想念她在印尼的小孩,一直哭,哭到無法做事,跟職訓中心說要回來,或者換老闆。Etik焦慮的求助老闆,老闆僅只冷眼的說不,Etik說這是她在職訓中心工作,發生過最令她難過的事情

2020/09/01 | 移人 Migrants' Park

從工廠女工到成為越南語講師,杜佳芯一圓20年前的教師夢

四年前在朋友介紹下,杜佳芯與朋友一起去參加台灣政府舉辦的越南語教師培訓課程,也順利考上教師證照,嘗試了一年後,杜佳芯毅然決然向自己服務多年的工廠請辭,專心做全職越南語教師

2020/08/19 | 移人 Migrants' Park

移工地景擬真體驗營,學童扮演「一日移工」體驗異鄉人在台生活

活動設定由學員化身印尼籍移工「阿蒂」與「阿國」,在好友莉塔的引導下展開吃喝玩樂各項行程,主辦單位特別製作了精美的居留證與視訊影片,帶領學員進入角色情境中,為闖關活動增添趣味性。

2020/05/22 | 移人 Migrants' Park

不再有牛肉河粉、烤肉米線,這位新住民為何將餐廳轉型為越南素食店?

吳玉霜的越南娘家位於南越前江省,多年前家中的大兒子(玉霜的胞兄)出車禍身亡,或許是希望亡者能在另一個世界獲得妥善照顧,她的父母從此便改吃素至今

2020/05/11 | 移人 Migrants' Park

從澳門移工到台大碩士,來自越南的曾偉林如今在台從事移工服務

「曾經也是辛勞人的我,為了幫助面臨危難的家庭經濟而在國外找工作,而我想跟正在看這篇文章的朋友們、以及預計會在另一個國家找工作的朋友們說:『你們可能不是民族英雄,但你們是家庭的英雄,如果你們有夢,請絕對不要放棄。』」

2019/07/18 | 移人 Migrants' Park

追著茶跑的人生:蔡宇傑與他的「越南茶文化」研究

「越南茶文化源遠流長,歷史上早在漢唐時期,就有茶葉貿易路線往來越南;雖然現在大部份人提到南越就直覺認為當地產咖啡,但其實有一段時間,南越的茶葉產量是多於咖啡的,這點連越南人自己都不是很清楚。」

2019/06/12 | 移人 Migrants' Park

是異鄉也是家鄉,走訪北市中山北路「小菲律賓」感受東南亞風情

這個小菲律賓商圈非一朝一夕冒出來的,而是有它的歷史背景與淵源,我們走訪此處除了了解這段歷史外,也看見菲律賓移工、移民在工作場域之外的生活方式,就像賴奕諭所說的:「我們應該以更多元的眼光,去看待生活在台灣的所有異鄉人們。」

2019/04/05 | 移人 Migrants' Park

楊萬利在台灣的緬甸日常:穿上傳統服飾隆基,再來一碗熱騰騰的稀豆粉

萬利於鄰近的燦爛時光東南亞書店舉辦「緬甸日常美學導覽:在緬甸街假扮緬甸人」講座,透過她深入淺出的介紹,我們得以從在地住民的觀點來認識不一樣的「緬甸街」。

2019/04/01 | 移人 Migrants' Park

越南二代林宗洧:「我不希望大家想到新二代時,總覺得這是一個很悲傷的群體」

「作為一位新住民二代,我們要達到的義務是必須先認同自己,然後覺得自己是好的、可以變成一個更好的人。」

2019/03/08 | 移人 Migrants' Park

用數字看東南亞新移民(下):他們都靠婚姻仲介來台?錯,自由戀愛也不少

不少東南亞移工跟本地人通婚變成新移民的例子,無論是女性居多的看護、幫傭或是男性居多的廠工、漁工,越泰印菲四國移工都遇過這樣的案例,大部份是在工作場域跟本地人日久生情而修成正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