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人 Migrants' Park

發表文章數:122

個人簡介

《移人》是台灣一個專門報導移工、新移民題材的網路媒體,由前「四方報」編輯團隊創立,於2016年5月31日開站。 前編輯團隊在2016年4月底遭資遣離開四方報後,有感於台灣社會的東南亞移民工迄今仍未獲得真正的平權,因此決定以另一種型式為移民工貢獻一己之力,於是合夥另創《移人》,延續四方報「讓弱勢發聲」理念,持續報導、撰寫異鄉人在台灣的生命故事。 《移人》中文之名來自「移動的人」-- 也就是從他國移動到台灣、並為本地社會貢獻青春歲月的移工、新移民族群,兩者皆是《移人》報導撰寫的對象。英文之名《Migrants’ Park》一方面象徵此網站是專屬「移人」的園地,另一方面由於移工多半在台灣各地的公園(park)聚會聊天,因此希望《移人》也能成為一個讓移工開心同樂、紓解鄉愁的地方。

  • 確認
  • .

2020/05/22 | 移人 Migrants' Park

不再有牛肉河粉、烤肉米線,這位新住民為何將餐廳轉型為越南素食店?

吳玉霜的越南娘家位於南越前江省,多年前家中的大兒子(玉霜的胞兄)出車禍身亡,或許是希望亡者能在另一個世界獲得妥善照顧,她的父母從此便改吃素至今

2021/01/06 | 移人 Migrants' Park

《逃跑的人》:「我如果沒有逃跑,如果就這樣回越南,3年來我1塊錢都沒有賺」

6000美元的仲介費對移工們而言是一筆大數目,等於來臺灣工作一陣子仍存不到什麼錢,僅能拿去支付仲介費。草雲及其他女性越南移工們回想起剛來臺工作第一個月的薪資,月薪2400台幣算是當中領得最多的一位,更低的甚至只有1800元,被仲介東扣西扣之後僅剩的工資,與高額的仲介費成了最諷刺的對比,也成了許多移工選擇逃跑放手一搏的主因。

2018/09/26 | 移人 Migrants' Park

參訪越南後回台努力分享,越南新二代林稚芊走出自卑找回自信

越南新二代林稚芊起初不喜愛自己的身份,但積極且行動力十足的個性,為自己開創了人生未來的道路。她期許自己成為台灣和東南亞的橋樑,並鼓勵更多新二代能把握相關資源與機會。

2021/12/23 | 移人 Migrants' Park

我是在娛樂漁船工作的漁工,如果有台灣人跟我講印尼話,我會驚喜又開心

「Apa kabar ? Selamat siang !」(你好嗎?午安!)如果您家中有請印尼看護、或是您坐船出去海釣而船上有印尼漁工,或許您可以先在YouTube上看一些簡單的印尼語教學影片,之後碰到這些辛勤工作的異國朋友時,就在對方面前小露一手,我想無論對於你或他(她)都會是一件很快樂的事情

2018/10/08 | 移人 Migrants' Park

【專訪移民工文學獎得主】「我沒有殺害仲介」受刑人雪絲用文字淚訴心聲

第五屆移民工文學獎獲得優選的菲律賓籍得主雪絲(筆名:愛彌亞)是一位受刑人,目前正在桃園女子監獄服刑。此專訪過程雖然雪絲未露臉,卻道盡了多年來的憤怒與無奈。

2021/11/04 | 移人 Migrants' Park

新二代談認同:越南帶給我許多美好經驗,我想將它的美介紹給你們

這些詞彙雖然在同學們口中是開玩笑,但他們卻一直故意在怡蓁面前講不停,甚至講更多讓她覺得是在羞辱越南移民的話。「我認為來到台灣工作的越南人都是辛苦人,不應該在言語上受到這樣的對待!」怡蓁這樣講著。

2019/06/12 | 移人 Migrants' Park

是異鄉也是家鄉,走訪北市中山北路「小菲律賓」感受東南亞風情

這個小菲律賓商圈非一朝一夕冒出來的,而是有它的歷史背景與淵源,我們走訪此處除了了解這段歷史外,也看見菲律賓移工、移民在工作場域之外的生活方式,就像賴奕諭所說的:「我們應該以更多元的眼光,去看待生活在台灣的所有異鄉人們。」

2020/10/07 | 移人 Migrants' Park

移民工文學獎得主Etty:因為疫情,她無法實現對兒子返鄉的承諾

離開家鄉真的可以埋葬以往的黑暗,帶著離婚婦女這個無法抹除的標籤,她在這裡像是有了新生;在台灣,有時獨身的移工個個有難言的過去,聚在一起,彷彿重新活了一條生命。「來台灣三年,我變得不一樣了。」

2018/12/12 | 移人 Migrants' Park

南方澳「真人圖書館」:走訪漁工的清真寺與餐食小店,用異國視野看家鄉的異鄉人

宜蘭縣政府文化局自2017年開始策劃舉辦「偶遇的人生:文化平權系列活動」,以講座、戲劇、市集、導覽等多樣化的軟性活動,為民眾提供一個接觸新住民與外籍移工並相互了解的機會,期盼消弭蘭陽平原上的族群隔閡。

2022/06/17 | 移人 Migrants' Park

《南國啟示錄:檳城篇》:兼容並蓄的歷史寶藏,多元共榮的人文城市典範

檳城有太多太多故事了,每個故事都可以閃閃發光,讓人看得目不轉睛。有峇峇娘惹文化,華麗氣派的混搭風格,女性為主承載的文化;有「逢山有客、客住山」樸實、腳特實地、努力奮鬥的客家移民;有隨遇而安、飲水思源、宗族精神展現的「姓氏橋」

2019/07/18 | 移人 Migrants' Park

追著茶跑的人生:蔡宇傑與他的「越南茶文化」研究

「越南茶文化源遠流長,歷史上早在漢唐時期,就有茶葉貿易路線往來越南;雖然現在大部份人提到南越就直覺認為當地產咖啡,但其實有一段時間,南越的茶葉產量是多於咖啡的,這點連越南人自己都不是很清楚。」

2021/07/22 | 移人 Migrants' Park

來台後她從補校唸到觀光餐旅系,如今在社區大學、國小高中教授越語課程

在剛開始成爲越南語老師時,詩詩姐大概每兩個月要北上一次,去輔仁大學接受教師培訓,而隨著她教學資歷的增加,詩詩姐除了在社區大學授課,也開始去慈濟大學附屬高中、宜昌國小教授越南語課程,有時也到花蓮移民署服務站擔任越南語翻譯員。

2021/12/31 | 移人 Migrants' Park

移動人權特展:「我們要的是勞動力,來的卻是人」,但台灣社會卻常忘記這件事實

知名瑞士作家馬克斯.弗里施(Max Frisch)針對外籍移工議題曾講出一句名言:「我們要的是勞動力,來的卻是人。」數十萬外籍移工都是有血有肉、有喜怒哀樂的人類——但台灣社會卻常常忘記這件事實。

2022/04/18 | 移人 Migrants' Park

照顧移工寶寶的「關愛之家」躍上大銀幕:「會來找我們的移工媽媽,都是因為她們已走投無路」

曾經有一位叫「冰冰」的寶寶被移工媽媽半夜遺棄在關愛之家門口,媽媽什麼都沒說就匆匆跑了,後來工作人員發現門口的「冰冰」才趕緊收留他,但因為冰冰在出生時並沒有得到妥善照顧,各大醫院也以「這個孩子沒辦法核發寶寶手冊」為由不予收留醫治,最後冰冰短暫的人生只活了幾個月就夭折了,這件事讓楊姐與關愛之家的人大受打擊。

2021/04/30 | 移人 Migrants' Park

在越南人與台灣人身份認同間游移的女孩,透過美食與桌遊串起兩國間的故事

「如果我從小在台灣長大,可能沒辦法做出這些事;如果把自己過去越南的身分、過去的擔心抽掉、把自己抽掉,那這件事可能就做不出來。此時此刻的我,覺得自己很特別。」回想起過去做專案的經驗,李如寶從未感受過這種不可或缺。

2019/02/11 | 移人 Migrants' Park

具動保意識的台灣人與習慣吃狗肉的越南移工,是否有對話空間?

「透過人心去做的改變,絕對勝過嚴刑峻罰的恐嚇」針對移工族群除了做教育、還是做教育,必須讓他們理解台灣社會認定的動物生命價值與越南不同,才會心甘情願入境隨俗、遵守台灣法規。

2022/06/08 | 移人 Migrants' Park

血緣的認同,未必要去過那地方:「沒有回過媽媽的老家,為什麼覺得自己也是印尼人呢?」

Isabell在小時候曾聽過身旁許多人在講「買」外籍新娘的故事,也曾聽到常去的飯糰餐車阿姨對她說出「妳媽很乖,不像其他家的誰一樣拿到錢就跑了」,因此她一直不敢對M提到相關的話題。

2020/08/19 | 移人 Migrants' Park

移工地景擬真體驗營,學童扮演「一日移工」體驗異鄉人在台生活

活動設定由學員化身印尼籍移工「阿蒂」與「阿國」,在好友莉塔的引導下展開吃喝玩樂各項行程,主辦單位特別製作了精美的居留證與視訊影片,帶領學員進入角色情境中,為闖關活動增添趣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