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人 Migrants' Park

發表文章數:120

個人簡介

《移人》是台灣一個專門報導移工、新移民題材的網路媒體,由前「四方報」編輯團隊創立,於2016年5月31日開站。 前編輯團隊在2016年4月底遭資遣離開四方報後,有感於台灣社會的東南亞移民工迄今仍未獲得真正的平權,因此決定以另一種型式為移民工貢獻一己之力,於是合夥另創《移人》,延續四方報「讓弱勢發聲」理念,持續報導、撰寫異鄉人在台灣的生命故事。 《移人》中文之名來自「移動的人」-- 也就是從他國移動到台灣、並為本地社會貢獻青春歲月的移工、新移民族群,兩者皆是《移人》報導撰寫的對象。英文之名《Migrants’ Park》一方面象徵此網站是專屬「移人」的園地,另一方面由於移工多半在台灣各地的公園(park)聚會聊天,因此希望《移人》也能成為一個讓移工開心同樂、紓解鄉愁的地方。

  • 確認
  • .

2017/01/12 | 移人 Migrants' Park

異鄉的刺青夢:從越南旅台留學生,到隱身新北三重巷弄內的刺青師

「我覺得刺青很美,是一種用身體來展現的藝術!」Nina的刺青技術,是跟旅居越南的韓國師傅學的,一開始純粹是興趣,後來越學越有心得

2017/01/09 | 移人 Migrants' Park

以家鄉文化為傲,她在台灣開了一間打破傳統印象的越南餐廳

當台灣人第一次遇見身為越南人的她,總會問她是來台結婚或是工作的?她也遇到許多來自越南同鄉的姊妹,原以為嫁到台灣能過得幸福,面對不友善的狀況與挑戰都只能一個人默默承受。

2017/01/09 | 移人 Migrants' Park

以家鄉文化為傲,她在台灣開了一間打破傳統印象的越南餐廳

當台灣人第一次遇見身為越南人的她,總會問她是來台結婚或是工作的?她也遇到許多來自越南同鄉的姊妹,原以為嫁到台灣能過得幸福,面對不友善的狀況與挑戰都只能一個人默默承受。

2016/12/13 | 移人 Migrants' Park

外配的艱難婚姻路:未出國門就已阻礙重重,在惡法與污名中爭取平權

台灣的外籍配偶(含陸配)數量將近52萬人,超過9成為女性,她們來台的起點大多不光是因為愛情,還有新自由主義全球化浪潮的影響。

2016/12/07 | 移人 Migrants' Park

這位菲裔導演把攝影器材留在故鄉:「能不能教導災區孩子說出自己的故事?」

「我們終究要離開,那能不能教導當地的孩子們拍片,讓他們一代一代用影像說出自己的聲音?」

2016/12/05 | 移人 Migrants' Park

將對「白色恐怖」的恨轉為對土地的愛,他是第一個願意站出為自己發聲的大馬僑生

1967年赴台留學,再次歸國竟已是1988年。離家20年的遊子到家的那一刻,腦海一片空白。太多的故事無從說起,只能呼喚一句:「媽,我回來了。這是我的承諾,我做到了。」

2016/11/21 | 移人 Migrants' Park

「我就是愛寫啊!」自己出書自己宣傳,移工作家在東協廣場打造書香小天堂

這個位於東協廣場門口的印尼小書攤,便是移工們自立自強所建構的小天堂,在這裡她們可以跳脫「印傭」、「印勞」等刻板印象,得以暫時做回她們真正的自己。

2016/11/01 | 移人 Migrants' Park

莫淪為奴隸之島:傷殘移工為何遭抹黑成「逃跑外勞」?

根據《就業服務法》第56條,雇主可單方面提報移工成為逃跑外勞,但該法條沒有保障移工為自己辯護的權利。

2016/10/24 | 移人 Migrants' Park

新住民姊妹發行《我並不想流浪》專輯:到底台灣是最熟悉的陌生人,還是最陌生的自己人?

「流浪」對移民而言,並非天真浪漫的憧憬,而是漂泊離散的現實。許多姊妹們無論是否已在臺灣落地生根,卻仍擺脫不了「外籍新娘」的標籤,以及被看作外人的質疑眼光。於是,姊妹則從15年前開始唱出自己的故事。

2016/10/10 | 移人 Migrants' Park

「不是我請你們幫忙,而是我們一起完成!」印尼藝術家入住永安漁村再現客家風貌

藝術家阿里亞結合客家與漁村,呈現新屋鄉的特色文化。除此之外,還在臺灣停留時會四處參訪,當他看到印尼漁工同胞的處境時,內心更是難過不捨。

2016/09/30 | 移人 Migrants' Park

一場大火入獄,她從此失去與家人重逢的可能:「接受與等待,是監獄教我的兩件事」

文學上說悲劇有兩個功能:一是淨化洗滌人心,二是讓他人從錯誤中學習。陶小媚的故事便是如此。她重摔,卻在墜落過程中拉住救贖之繩。

2016/09/30 | 移人 Migrants' Park

一場大火入獄,她從此失去與家人重逢的可能:「接受與等待,是監獄教我的兩件事」

文學上說悲劇有兩個功能:一是淨化洗滌人心,二是讓他人從錯誤中學習。陶小媚的故事便是如此。她重摔,卻在墜落過程中拉住救贖之繩。

2016/09/29 | 移人 Migrants' Park

一場大火入獄,她從此失去與家人重逢的可能:「接受與等待,是監獄教我的兩件事」

文學上說悲劇有兩個功能:一是淨化洗滌人心,二是讓他人從錯誤中學習。陶小媚的故事便是如此。她重摔,卻在墜落過程中拉住救贖之繩。

2016/09/14 | 移人 Migrants' Park

幫離台移工媒合母國台商職缺,台灣青年設立創造雙贏的人力平台

臺商積極轉往東南亞投資,然而卻屢傳因不熟悉當地法規或民情,而導致血本無歸,關鍵往往在於語言、文化及資訊的落差。或許,ViPt媒合返鄉移工進入當地臺企工作的構想,能帶給政府一個挖掘人才的新管道,以及新的思考方向。

2016/09/14 | 移人 Migrants' Park

幫離台移工媒合母國台商職缺,台灣青年設立創造雙贏的人力平台

臺商積極轉往東南亞投資,然而卻屢傳因不熟悉當地法規或民情,而導致血本無歸,關鍵往往在於語言、文化及資訊的落差。或許,ViPt媒合返鄉移工進入當地臺企工作的構想,能帶給政府一個挖掘人才的新管道,以及新的思考方向。

2016/08/16 | 移人 Migrants' Park

移工專訪:門的缺乏她還能忍受,只要僱主不把手伸進房內

在等待筆者採訪另一名移工的同時,來自菲律賓的C在和家鄉的老公視訊。講著講著就哭了,那種溫柔地無聲地拭淚,分散了我的注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