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ÜST 社團法人中華音樂著作權協會

發表文章數:119

個人簡介

MÜST社團法人中華音樂著作權協會,是由國內多位知名詞曲作家及各大音樂出版公司、唱片公司版權部共同組成的社團法人,創立於1999年,替許多音樂創作人保護其音樂著作「詞」跟「曲」的公開演出、公開播送及公開傳輸三大權利,為目前國內最具代表性之音樂著作權集體管理團體,本身擁有最大量的華語歌曲曲庫及最多之詞曲創作者會員。 流行音樂的感染力無遠弗屆,透過歌曲的傳唱,可以深刻的瞭解到一個社會或其文化脈絡;台灣一直以來是華語流行音樂的領頭重鎮,唱片界在1997年,亦創造出122億的新台幣產值。 MÜST社團法人中華音樂著作權協會自許應擔負起著作權教育及華語流行音樂的文化保存責任,期望透過音樂創作人本身口述歷史,介紹本身作品的創作背景,讓樂迷朋友可以更瞭解每首歌曲背後不為人知的幕後故事及創作歷程。 除了期望為華語流行音樂產業及文化,留下深刻且彌足珍貴、值得記念的文字記錄,也希望能藉由這些故事的描述,激勵新一代的年輕創作人,將台灣流行音樂的文化及精神,繼續傳承。

  • 確認
  • .
王菲〈半途而廢〉:一首大膽嘲弄愛情永恆的絕情歌
〈半途而廢〉的詞曲作者潘協慶說:「我用王菲特有的口吻,為世間男女在情感波瀾中提醒了一件事:猶豫不決,遲早半途而廢。」在講究皆大歡喜、朗朗上口的流行歌裡說教,委實罕見。「剛好當時王菲向我邀歌,她正是能表達出我想說的話的最佳人選。」
〈我知道你很難過〉:因921大地震偶然改變蔡依林一生的歌曲
蔡依林剛出道、出專輯時,唱片公司主打的是「少男殺手」形象的輕快歌曲,誰知專輯九月初甫推出,就遇上九二一大地震,全台灣沈浸在悲傷的氣氛裡。此時電台面臨「該播出什麼樣的歌曲才能撫慰人心」的難題,蔡依林專輯裡的一首慢板主打歌〈我知道你很難過〉,在此時脫穎而出。〈我知道你很難過〉詞意原為安慰失戀好友,卻意外符合受創人們的心情。
〈有多少愛可以重來〉:梁朝偉一席話,給了作詞人一桶金
〈有多少愛可以重來〉原唱是黃仲崑,創作背景為1993年,王菲以王靖雯為藝名出片、在紅磡體育館舉辦第一場個人演唱會時,擔任特別嘉賓的梁朝偉以〈一天一點愛戀〉,開啟了演藝事業的另一段新里程。他告訴何厚華:「一個人一輩子可以紅一次,八零年代結束,沒想到我又有了第二次,從此以後,我會更懂得珍惜。」
楊乃文〈離心力〉:「洛希極限」觸動你內心深處的「向心力」
〈離心力〉原本歌名〈洛希極限〉,葛大為覺得這概念較難,於是以易懂且與洛希極限相反的〈離心力〉為名,呼應歌曲的矛盾感,也妙筆生花讓這首歌充滿了觸動內心深處的「向心」力。
「退稿排行榜」第一名的〈雪中紅〉,如今成為經典台語對唱情歌
〈雪中紅〉是音樂創作人吳嘉祥「退稿排行榜」第一名的歌曲,前後被五個唱片企畫案說:「No!」誰也沒有想到,過了四分之一個世紀,不但是經典台語男女對唱情歌,連2016美國總統大選揭曉,網友還以〈雪中紅〉作襯底音樂,配上川普和希拉蕊畫面玩笑時事。
徐佳瑩〈尋人啟事〉:不管聽者是什麼心靈狀態,都能在這首歌裡對號入座
〈尋人啟事〉是徐佳瑩首度在個人專輯中演唱非自己譜寫的曲,不難想像她對這旋律的喜愛;這也是歌者徐佳瑩自我突破的一首歌,不同於〈身騎白馬〉、〈沙洲〉等副歌曲式高昂激越,〈尋人啟事〉以低音和口氣為主的唱法,是首從頭到尾都很「低調」而深邃的曲子;搭配HUSH耐人尋味的歌詞,不管是什麼心靈狀態,聽者都能在這首歌自由對號入座。
〈聽說你離開他〉──九零年代叱吒風雲的「藍白歌手」大合唱曲
九零年代台灣唱片歌壇叱吒風雲的「藍白歌手」大合唱曲〈聽說你離開他〉,企畫原意為:同一家唱片公司的前輩歌手為新人周子寒出道應援曲,因為搭配中視連續劇《浴火鳳凰》主題曲,成為許多人童年披浴巾,模仿連續劇女主角潘迎紫、劇中人偶嗶啵,兄弟姊妹們在家庭邊唱邊玩的電視兒童扮唱名曲。
瓊瑤電影同名主題曲〈在水一方〉:七〇年代版「大仁哥」主題曲
當代女性應該都很渴望身邊能有一位暖男「大仁哥」;時光倒轉回1970年代,當年的女性應該更希望作家瓊瑤筆下的朱詩堯就在自己身邊,因為他正是那個年代的大仁哥。1975年,瓊瑤同名小說《在水一方》改編成電影登上大銀幕,同名主題曲歌詞取材自《詩經》,曲調卻沒有落入中國古代傳統五音的窠臼,精準地傳遞出潺潺流水之感。
張惠妹:在〈我要快樂〉這首歌出現前,我一度以為歌唱生命就要結束了
相較於阿妹其他作品,〈我要快樂〉明顯不是炫技型的歌,不強調寬廣音域或轉音,反而有更感動人的力量。
脫拉庫〈我愛夏天〉:歌詞中的「高雄妹」真有其人,但是沒追到
談起〈我愛夏天〉的創作緣起,張國璽說這是一首「追女生的歌」,歌詞中的高雄妹是真有其人。
鳳飛飛大銀幕處女秀《春寒》插曲:〈沒有泥土哪有花〉
在那風雨飄搖的年代,〈沒有泥土哪有花〉給予大眾有別於於政治宣傳八股教條的溫馨鼓勵,鳳飛飛的歌聲彷彿提醒觀眾:請別放棄追求幸福。
鳳飛飛:有一天我們都會離開這世界,但〈祝你幸福〉還會繼續流傳
一眨眼四十幾年飛逝,彼時正值青壯年的詞曲作者已白頭,而鳳飛飛已於2012年離世,〈祝你幸福〉弦歌不斷,從KTV到婚宴,甚至郊遊團康活動都常常聽到這首歌。
原本只是當作情歌來寫,後來卻成為專輯主打歌的〈愛到無命不知驚〉
〈愛到無命不知驚〉搭配台視2001年八點檔連續劇,成為《流氓教授》主題曲,不過吳嘉祥創作時,原本只當作情歌來寫,也不是一開始就設定為專輯主打歌。
當卡通《喬琪姑娘》主題曲旋律響起,喚起的是許多六年級生兒時的回憶與懸念
在那個沒有網路、電腦、手機的年代,許多小學生放學回家最重要的事,就是守在電視機前,等著看卡通影片,《小甜甜》、《喬琪姑娘》等卡通是許多人無法取代的童年快樂時光。
一曲三唱、記錄台灣流行歌壇不同時期樣貌的勸世警曲:〈正確的路〉
一首歌自有生命周期,相隔十八年後,台語歌手詹雅雯相中了鄭琇月演唱的兩首歌〈正確的路〉和〈白色的愛〉,重新詮釋收錄在1997年的《正確的路》個人專輯裡,但她省略口白,這首歌也成為民視《嘉慶君遊台灣》主題曲,隨著連續劇的播出,這首歌也有了第二春。
〈月琴〉裡的「再唱一段思想起」原是副歌,因鄭怡一句話才挪到了開頭
一首歌不只有一個故事,它是一群人、一個世代、一段時光的美好凝結,有無數的知遇和了悟。
〈不如甭熟悉〉由陳小雲唱紅,卻成為「原唱者」龍千玉的歌壇代表作
龍千玉初出道時,唱的是國語歌曲,但有天她帶了剛加盟摩城唱片的老闆曹南平,也就是曹西平的哥哥來拜訪葉大輝,央求「一定要幫我做張能大賣的台語專輯」,她想改變路線改唱台語歌。
作曲家林家慶的作詞處女作〈科學小飛俠〉,寫活了每個人的赤子之心
林家慶表示,後來很多人問他身為作曲家,為什麼會去寫《科學小飛俠》主題曲歌詞?甚至有人懷疑那不是他所作的歌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