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ÜST 社團法人中華音樂著作權協會

發表文章數:119

個人簡介

MÜST社團法人中華音樂著作權協會,是由國內多位知名詞曲作家及各大音樂出版公司、唱片公司版權部共同組成的社團法人,創立於1999年,替許多音樂創作人保護其音樂著作「詞」跟「曲」的公開演出、公開播送及公開傳輸三大權利,為目前國內最具代表性之音樂著作權集體管理團體,本身擁有最大量的華語歌曲曲庫及最多之詞曲創作者會員。 流行音樂的感染力無遠弗屆,透過歌曲的傳唱,可以深刻的瞭解到一個社會或其文化脈絡;台灣一直以來是華語流行音樂的領頭重鎮,唱片界在1997年,亦創造出122億的新台幣產值。 MÜST社團法人中華音樂著作權協會自許應擔負起著作權教育及華語流行音樂的文化保存責任,期望透過音樂創作人本身口述歷史,介紹本身作品的創作背景,讓樂迷朋友可以更瞭解每首歌曲背後不為人知的幕後故事及創作歷程。 除了期望為華語流行音樂產業及文化,留下深刻且彌足珍貴、值得記念的文字記錄,也希望能藉由這些故事的描述,激勵新一代的年輕創作人,將台灣流行音樂的文化及精神,繼續傳承。

  • 確認
  • .

2016/05/16 | MÜST 社團法人中華音樂著作權協會

〈你把我灌醉〉成為暢銷金曲,卻讓黃大煒每天都想忘了它的存在

黃大煒在十五、六歲時,聽到同伴自己創作自己唱的方式覺得很棒,開始了寫歌之路,他覺得自己其實是一個永遠在想下面要寫什麼的人,很少聽自己以前的作品,當創作完成就移轉到新的空間,不看電視、也不在意網路評論。

2017/02/13 | MÜST 社團法人中華音樂著作權協會

在感情世界裡誰是好人、誰是壞人?方炯鑌唱出沒有答案的答案

對自己為大家認識的第一首歌,歌名竟叫〈壞人〉,方炯鑌覺得其實還不錯,「聽到的人會好奇歌在唱些什麼,也有小朋友會開玩笑說,壞人哥哥來了!這些都會讓人對歌本身有更多的關心和想像」。

2016/06/27 | MÜST 社團法人中華音樂著作權協會

莫文蔚〈電台情歌〉作詞人:寫詞不見得需和歌手深談,聊太細反而失去想像

1997年莫文蔚《做自己》專輯發行時,〈電台情歌〉並不是最受注目的一首,但是時間過去,來回兩岸發展的姚謙說:「這首歌在KTV中成為人們愛點的歌曲」。

2017/06/19 | MÜST 社團法人中華音樂著作權協會

薛岳〈失去聯絡〉:牢記彼此最美好的緣起,就不再是一種遺憾

只要牢記彼此最美好的緣起,失去聯絡不再是一種遺憾,悵惘中依然飄散馨香。

2017/03/06 | MÜST 社團法人中華音樂著作權協會

孫燕姿的故事情歌〈我懷念的〉,曾一度被唱片公司嫌歌名太普通

「唱片公司一直對歌名不滿意,覺得〈我懷念的〉太普通,但之後,我想的新歌名他們都不喜歡,最終還是保留了原本的歌名。」

2016/03/28 | MÜST 社團法人中華音樂著作權協會

陰錯陽差?細說黃韻玲代表作〈三個人的晚餐〉

面對後輩歌手重新演繹,黃韻玲總會好奇,「這世代的年輕人會用什麼方式演唱」,她自己也常唱這首歌,甚至覺得經過這幾年人生和戲劇的磨鍊,「我現在詮釋的方式,要比1991年好很多」。

2016/01/25 | MÜST 社團法人中華音樂著作權協會

葉蒨文勉為其難唱了〈瀟灑走一回〉,沒想到卻成為她的經典代表作

〈瀟灑走一回〉唱出許多人心神嚮往的江湖人生,現實世界裡,葉蒨文因為這首古裝連續劇主題曲,重返台灣國語歌壇。

2016/05/16 | MÜST 社團法人中華音樂著作權協會

〈你把我灌醉〉成為暢銷金曲,卻讓黃大煒每天都想忘了它的存在

黃大煒在十五、六歲時,聽到同伴自己創作自己唱的方式覺得很棒,開始了寫歌之路,他覺得自己其實是一個永遠在想下面要寫什麼的人,很少聽自己以前的作品,當創作完成就移轉到新的空間,不看電視、也不在意網路評論。

2016/03/14 | MÜST 社團法人中華音樂著作權協會

作詞人花了一年創作蔡健雅的〈拋物線〉,因為「越喜歡的旋律越寫不出來」

〈拋物線〉以理性的角度與觀照方式,重新詮釋感性的愛與幸福,擊中都會男女的心,讓冰冷的數學名詞,從此有了人情的溫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