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ÜST 社團法人中華音樂著作權協會

發表文章數:119

個人簡介

MÜST社團法人中華音樂著作權協會,是由國內多位知名詞曲作家及各大音樂出版公司、唱片公司版權部共同組成的社團法人,創立於1999年,替許多音樂創作人保護其音樂著作「詞」跟「曲」的公開演出、公開播送及公開傳輸三大權利,為目前國內最具代表性之音樂著作權集體管理團體,本身擁有最大量的華語歌曲曲庫及最多之詞曲創作者會員。 流行音樂的感染力無遠弗屆,透過歌曲的傳唱,可以深刻的瞭解到一個社會或其文化脈絡;台灣一直以來是華語流行音樂的領頭重鎮,唱片界在1997年,亦創造出122億的新台幣產值。 MÜST社團法人中華音樂著作權協會自許應擔負起著作權教育及華語流行音樂的文化保存責任,期望透過音樂創作人本身口述歷史,介紹本身作品的創作背景,讓樂迷朋友可以更瞭解每首歌曲背後不為人知的幕後故事及創作歷程。 除了期望為華語流行音樂產業及文化,留下深刻且彌足珍貴、值得記念的文字記錄,也希望能藉由這些故事的描述,激勵新一代的年輕創作人,將台灣流行音樂的文化及精神,繼續傳承。

  • 確認
  • .

2017/07/10 | MÜST 社團法人中華音樂著作權協會

〈不如甭熟悉〉由陳小雲唱紅,卻成為「原唱者」龍千玉的歌壇代表作

龍千玉初出道時,唱的是國語歌曲,但有天她帶了剛加盟摩城唱片的老闆曹南平,也就是曹西平的哥哥來拜訪葉大輝,央求「一定要幫我做張能大賣的台語專輯」,她想改變路線改唱台語歌。

2017/07/03 | MÜST 社團法人中華音樂著作權協會

作曲家林家慶的作詞處女作〈科學小飛俠〉,寫活了每個人的赤子之心

林家慶表示,後來很多人問他身為作曲家,為什麼會去寫《科學小飛俠》主題曲歌詞?甚至有人懷疑那不是他所作的歌詞。

2017/06/19 | MÜST 社團法人中華音樂著作權協會

薛岳〈失去聯絡〉:牢記彼此最美好的緣起,就不再是一種遺憾

只要牢記彼此最美好的緣起,失去聯絡不再是一種遺憾,悵惘中依然飄散馨香。

2017/06/12 | MÜST 社團法人中華音樂著作權協會

鄧麗君海外巡演故意不唱的歌——〈路邊的野花不要採〉

歌者故意不唱,反而激起了觀眾不斷地鼓譟起鬨點歌,於是〈路邊的野花不要採〉就成為鄧麗君海外巡演時必唱的壓軸安可曲。

2017/05/29 | MÜST 社團法人中華音樂著作權協會

〈以後別做朋友〉,周興哲唱出男人口是心非的肺腑艱言

「以後別做朋友」這句話,在日常生活中並不陌生,可能是戀人們分手後的氣話;也可能是朋友決裂後的最後一句話,這句話一出現,往往伴隨著回不去過往的懊悔和遺憾,「這也是我自己在成長過程親手留下的感觸。」

2017/05/15 | MÜST 社團法人中華音樂著作權協會

從有創作動機開始,作曲人隔了六年才完成莫文蔚的《愛》

在陳曉娟旅居海外那幾年裡,也曾和其他國家的音樂人交換作品,他們雖然聽不懂中文,但同樣表達對這首〈愛〉的感動。

2017/04/24 | MÜST 社團法人中華音樂著作權協會

S.H.E當年被誤以為是翻唱的《美麗新世界》,其實是本土音樂人的原創歌曲

李天龍回憶,2000年他的好友林強擔任海洋音樂祭的評審,他於是陪同前往參加,福隆的陽光、沙灘撩撥著他的創作靈感,「當初想寫一首海洋、沙灘的歌。」於是有了〈美麗新世界〉最初的雛形。

2017/03/20 | MÜST 社團法人中華音樂著作權協會

〈小幸運〉作曲人JerryC:寫這首歌沒別的意思,就是要讓你哭

〈小幸運〉不僅是為電影,也是為田馥甄量身打造的作品,JerryC說,可以很明顯從田馥甄的個人專輯中發現她想跳脫出S.H.E.時代Hebe的意念,所以在創作〈小幸運〉時,他設定為一個「已經成長的輕熟女,用淡淡哀傷的口吻回憶著這段青澀美麗的遺憾」。

2017/03/20 | MÜST 社團法人中華音樂著作權協會

〈小幸運〉作曲人JerryC:寫這首歌沒別的意思,就是要讓你哭

〈小幸運〉不僅是為電影,也是為田馥甄量身打造的作品,JerryC說,可以很明顯從田馥甄的個人專輯中發現她想跳脫出S.H.E.時代Hebe的意念,所以在創作〈小幸運〉時,他設定為一個「已經成長的輕熟女,用淡淡哀傷的口吻回憶著這段青澀美麗的遺憾」。

2017/03/06 | MÜST 社團法人中華音樂著作權協會

孫燕姿的故事情歌〈我懷念的〉,曾一度被唱片公司嫌歌名太普通

「唱片公司一直對歌名不滿意,覺得〈我懷念的〉太普通,但之後,我想的新歌名他們都不喜歡,最終還是保留了原本的歌名。」

2017/03/01 | MÜST 社團法人中華音樂著作權協會

林憶蓮一曲〈走在大街的女子〉,讓陳耀川尋回昔日創作初衷

「我自己很愛〈走在大街的女子〉這首歌」陳耀川說,當時還是靠靈感寫歌,「坐在琴旁,哼著哼著旋律就出來了」。

2017/02/27 | MÜST 社團法人中華音樂著作權協會

〈感恩〉一曲唱出父母養育恩情 李建復:他們從未反對我的音樂之路

現在的李建復早升格成了人父,更能夠體會〈感恩〉歌詞所描繪的心境,李建復說,「現今經濟環境已有很大不同,不再像過去一口口的飯、一瓢瓢的水那樣艱困,但父母付出的心是一樣的」。

2017/02/20 | MÜST 社團法人中華音樂著作權協會

在台南的稻浪、微風與田埂間,黃建為透過〈Over the Way〉尋回童年鄉愁

有趣的是,儘管是課餘巡禮台南鄉下啟發了〈Over the Way〉,歌詞卻儼然是一首格律整齊的英詩(poem),這與他從小耳濡目染的成長環境息息相關。

2017/02/13 | MÜST 社團法人中華音樂著作權協會

在感情世界裡誰是好人、誰是壞人?方炯鑌唱出沒有答案的答案

對自己為大家認識的第一首歌,歌名竟叫〈壞人〉,方炯鑌覺得其實還不錯,「聽到的人會好奇歌在唱些什麼,也有小朋友會開玩笑說,壞人哥哥來了!這些都會讓人對歌本身有更多的關心和想像」。

2017/02/02 | MÜST 社團法人中華音樂著作權協會

陳鎮川以〈王妃〉一曲,成功為蕭敬騰添加了一抹夜晚遐想的色彩

我們聽到蕭敬騰在〈王妃〉中,在搖滾的旋律間,嘶吼著「夜太美,儘管再危險,總有人黑著眼眶熬著夜,愛太美,儘管再危險,願賠上了一切超支千年的淚……」展現出了不同於第一張專輯的全新形象。

2017/01/27 | MÜST 社團法人中華音樂著作權協會

花開、花謝、花落,讓梅豔芳唱了唱一輩子的〈女人花〉

即使相隔多年,陳耀川還清楚記得第一次跟梅艷芳見面,緊張到汗流浹背的情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