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忘形

發表文章數:67

個人簡介

職業是講師,但比起教條更喜歡分享自己的人生。因為知識會忘記,但人生的溫度會留下。喜歡搭乘大眾運輸工具,聽別人的對話,拆解後寫下另一個劇本。當陌生美女上車時愛上她,想像每一個浪漫橋段,卻在離開視線後分手,提醒自己珍惜每個偶遇。努力的目標是把人性與邏輯達到平衡,並讓觀點維持著溫度。

如果你願意分享每天發生的好事 邀請你一起加入→好的事情

邀稿、授課、分享故事或閒聊請→聯絡我

  • 確認
  • .
2019/10/26 | 張忘形
談戀愛時千萬不要說:我想要以結婚為前提和你交往
以結婚為前提不是不好,而是你不應該在見面的一開始就說出來,應該是帶這著個思維,用相處,曖昧,戀愛來觀察,而非覺得講出了這句話,人家就要和你天長地久。
2019/10/11 | 張忘形
「時間到了」、「感覺好像要結婚了」,我覺得這就是不幸的開始
這些古老的觀念,通常都是女人就是為了家、男人就是拿錢回家、為了孩子夫妻就忍耐一下吧......等等的教條,如果大家都這麼做也許真能促進社會和諧,但我覺得這種觀念是有毒的,就讓這些毒停留在上一代吧。
2019/09/09 | 張忘形
友誼歸友誼,請朋友「幫忙」時還是要為專業付費
有些朋友值得信任,也有些注定只能當客戶,雖然朋友是一種情感連結,但如果牽扯到他的專業時,請記得無論如何都要付費,他也一定會感受到你的心意,也會更認真的服務你。
2019/01/28 | 張忘形
避免溝通失敗,別當「用紅蘿蔔釣魚」的兔子
聽眾真的不太在意你喜歡什麼,你多厲害,你得到了什麼,他只在乎他能不能夠得到他想要的,所以就算我們是個兔子,也要記得拿蟲釣魚。
2018/12/13 | 張忘形
為何上班都在嬉鬧的同事,反而受到大家喜愛?
當處在真實世界時,我們得放下一些對於完美世界的想像,放下對認真負責的想像,我們做的事如何讓別人覺得有用,有價值,甚至感覺良好,可能才是我們要認真的地方。
2018/12/13 | 張忘形
為何上班都在嬉鬧的同事,反而受到大家喜愛?
當處在真實世界時,我們得放下一些對於完美世界的想像,放下對認真負責的想像,我們做的事如何讓別人覺得有用,有價值,甚至感覺良好,可能才是我們要認真的地方。
2018/11/08 | 張忘形
媽媽又在碎念了⋯⋯其實她想跟你「溝通」
真的要達成溝通,最簡單也最困難的方式就是放下直覺和成見,不斷和對方釐清事實,並且不帶價值判斷的對話,不過有時候我們對話的不是這個對象,而是在經年累月下,對於這個對象累積的經驗與看法。
2018/08/06 | 張忘形
姚文智做了幾件非常「棒」的事,輔選真的很成功
許多候選人常一直演個「跟年輕人一樣」的長輩,卻沒有做個會「讓年輕人喜歡」的長輩——不願意傾聽,不願意嘗試,不願意分享。
2018/07/31 | 張忘形
你會寫「草原」嗎?學作文不是為了把每個孩子都變成瓊瑤
網路上瘋傳的補習班招生廣告,帶出了台灣作文教育的一大問題:很多大人都想把自己的美好塞給下一代,卻不曾讓孩子表達自己的真正觀點,變相成為自己孩子心中美好的破壞者。
2017/02/14 | 張忘形
一分錢想買十分貨,這就是我們的國內旅遊
出門玩得時候,大家都想要便宜又好玩,可是你知道便宜的背後,是拿你的生命來換嗎?
2016/11/21 | 張忘形
隔行或許如隔山,但倚老賣老並不會讓你爬上更高的山
如果看過獵人,也許你知道東巴。在考獵人試驗的時候,他自己考不上,卻不斷地扯身邊人後腿。職場上有很多這樣的人,年資很久,但卻在一個不上不下的尷尬位置,由於也不能在往前走了,所以只能靠貶低新人來獲得成就感.......
2016/11/21 | 張忘形
隔行或許如隔山,但倚老賣老並不會讓你爬上更高的山
如果看過獵人,也許你知道東巴。在考獵人試驗的時候,他自己考不上,卻不斷地扯身邊人後腿。職場上有很多這樣的人,年資很久,但卻在一個不上不下的尷尬位置,由於也不能在往前走了,所以只能靠貶低新人來獲得成就感.......
2016/09/23 | 張忘形
輔大性侵案》當專注在事件對錯時,或許我們就把「人」給遺忘
關注每一個事件時,我們把焦點放在了哪裡?而我們做得這一切,究竟是幫助了別人,還是滿足了自己想要幫忙的成就感?
2016/08/03 | 張忘形
以孩子為榮,而不是沈溺在為他鋪路的虛榮
最近與許多孩子相處,我看著他們的父母都忙著為孩子鋪路,但他們究竟以孩子為榮,還是沈溺在幫他們鋪路的虛榮?
2016/08/02 | 張忘形
以孩子為榮,而不是沈溺在為他鋪路的虛榮
最近與許多孩子相處,我看著他們的父母都忙著為孩子鋪路,但他們究竟以孩子為榮,還是沈溺在幫他們鋪路的虛榮?
2016/06/24 | 張忘形
華航罷工事件現場有感:她要的,只是多一點跟女兒相處的時光
原來她們和你我一樣,都只是在勞資環境不平等下的血汗勞工。而當我們將人當作工具壓榨。但當這樣的剝削讓我們失去了家庭,朋友甚至生活,又有什麼樣的物質能夠彌補呢?
2016/05/13 | 張忘形
鄭捷死了,「內戰」也開始了
當站在不同的角度,我們就能得到不同的答案。就像是你坐在我對面,我畫了一個6,但你卻說是9。
2016/04/18 | 張忘形
網路上聲援不公,你是在捍衛別人,還是在尋求一種權力?
我們都在尋找自己活著的證明和生命的權力,但絕不是依靠別人的認同或是掌握輿論來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