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荒原(No Man's Land)

發表文章數:18

個人簡介

數位荒原是一個持續自我重組中的媒體平台,其自我定位是在當代藝術、科技、表演、敘事與想像的邊陲,並以「網路」、「文本」與「社群」三者的創意性連結及循環為實踐方法。透過地緣關係及去中心化的媒體操演,連結馬來西亞、泰國、菲律賓等地的藝術現場,邀請觀者模擬一種與全球化資本市場中的主流藝術協商的巧妙取徑。

  • 確認
  • .
為熱帶博物館《荷屬東印度》常設展所做的語音導覽
昨天下午我看見一群高中學生走進這個地方。他們被學校指定來此參訪,我能聽見他們一面嘰嘰喳喳一面走路通過的聲音。有些學生在繪畫、地圖、其他假人之前停下來,接著他們掏出小筆記來抄寫,有些人則在我面前駐足。這些年輕的荷蘭人腦袋裡想什麼?他們對我的母國了解多少?
與馬來西亞藝術家周盈貞的對話:語言與遷徙的藝術實踐
我在「燦爛時光」的講座中,聽到有人提到他在這學到的越南語不能在越南所有地方使用,因為在越南南部人會說這是北部的語言,聽不懂,每個國家都有這種情形。所以我提出語言政治,當語言被系統化、同一化,就會製造另一種細微的認同。
與馬來西亞藝術家周盈貞的對話:語言與遷徙的藝術實踐
我在「燦爛時光」的講座中,聽到有人提到他在這學到的越南語不能在越南所有地方使用,因為在越南南部人會說這是北部的語言,聽不懂,每個國家都有這種情形。所以我提出語言政治,當語言被系統化、同一化,就會製造另一種細微的認同。
【現實祕境】無眠者的公墓:專訪新加坡藝術家巴尼海卡爾
我不覺得音樂真的是世界共通語言,這種說法將音樂化約成商品般的狀態,因為當音樂宣稱是世界共通語言,前提是一種普世性的,通盤接受這種同質預先包裝產品而不需知道內容物的狀態,彷彿該說法就是一個預先存在的事實。
如果在陰天與「波蒂那阿」相遇:評于一蘭個展中的鬼
台灣坊間也有「芭蕉樹容易招陰」的說法。樹上披頭散髮的波蒂阿那,更讓人聯想本地漢人族群的厲鬼代表:死於林投樹下的「林投姐」。如此一來,通過鬼魂,冥界的亞洲連線,于一蘭的香蕉樹與馬來世界,看在台灣觀眾眼裡也就不那麼陌生了。
攝影機照看歷史現實的狹隙:專訪《工業園區》導演任興淳
任興淳帶著攝影機,遊走於各個廢棄或仍在運作的、跨越國境的勞動現場,在歷史傷痕仍未乾涸的邊緣傾聽來自底層的聲音,詩性地處理文獻檔案、新聞畫面、訪談等素材,透過音畫讓這些在狹隙中的生命得以顯影。
檸檬樹到檸檬酒工廠:藝術家黃博志、黃千瑜對談
週末時我想把檸檬車停在北美館,帶他們去檸檬田裡,雖然我還沒有想到要帶去做什麼,只是希望人不要都待在美術館,但具體內容我還沒有想清楚。我想,就是有一個固定的開放時間,到了週末,就是開那台檸檬車出去,想要把空間延伸,不想要待在美術館,那樣感覺有點無聊。
弱影像動畫的未來:評「抽象系列——杜珮詩個展」
是否能有錄像作品符合真人動畫的邏輯,視覺上是一部抽象動畫,而拍攝手法是定格的方式呢?
慾望、快感、道具:潤滑液男孩陳柏屼的情慾書寫
「婦女解放」是要求大家都變婦女嗎?「勞工解放」是要求大家都變勞工嗎?所以性解放顯然不是要每個人都變性開放。
性、口腔、藝術:媒體藝術家顧廣毅的跨界作品
牙科有什麼有趣的事情是科學無法處理的?牙醫系教到嘴巴有三大功能:美觀、發音和進食,至於「性」的功能,課本從來不提。
在河之內、在河之外:越南河內的另類影像與紀錄片機構Doclab
Doclab的存在,可以說是阮純詩以一個擁有大想法的小機構作為一種抵抗的方法,來抵抗越南主流紀錄片和主流影像生產的大體制。
在河之內、在河之外:越南河內的另類影像與紀錄片機構Doclab
Doclab的存在,可以說是阮純詩以一個擁有大想法的小機構作為一種抵抗的方法,來抵抗越南主流紀錄片和主流影像生產的大體制。
《透工——萬迪拉塔那與他所捨棄的影像》與萬迪拉塔那對談:歷史、迴圈與重組
我們並沒有前進,像是不斷地重訪一樣。我們不理解究竟發生了甚麼事,有一天我們會意識到為何迴圈存在。但有時候,民眾視一切為理所當然。我不禁想問,到底是誰創造了迴圈?
「文化總能像拉鍊一樣咬合」亞洲在地的庶民與藝術交流:專訪裴公慶與林書楷
我發現這世界上好像所有的拉鍊都有個約定好的尺寸,不論一開始多難咬合,最後總是可以溝通在一起。就像文化一樣,雖然有時候我們的背景、語言讓我們看似無法互動,但最後總是會有個適合的方法在那。
說不出來的藝術,就用唱的吧!專訪泰國《HAPPYBAND》藝術計畫
對我們來說表演是樂團很重要的元素,因此我們認為自己創作曲目較有趣,也讓我們有機會向觀眾拋出一些問題,刺激觀眾產生懷疑,而當觀眾對我們有疑問時,代表他們對我們的表演是有感想的。
說不出來的藝術,就用唱的吧!專訪泰國《HAPPYBAND》藝術計畫
對我們來說表演是樂團很重要的元素,因此我們認為自己創作曲目較有趣,也讓我們有機會向觀眾拋出一些問題,刺激觀眾產生懷疑,而當觀眾對我們有疑問時,代表他們對我們的表演是有感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