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POst 公益交流站

發表文章數:28

個人簡介

矢志成為台灣公益組織跟公益人的交流跟資訊平台,主張「做好事,也要做對事」,希望促成更多深度公益素養的討論。

  • 確認
  • .
創新加速器如何應用於NGO:微型金融、讓垃圾變黃金、鄉村婦女創業家
世界各地的人道救援組織CARE都在提出各種「拯救生命、打敗貧窮並實現公平正義」的創新方案,但不是無法持續解決問題,就是要花上漫長的時間才能成功規模化。究竟該如何加速這個過程,以最短的時間把解決方案送到需要它們的人的面前?
【圖輯】你同意捐款被公益團體拿去壓榨過勞駕駛嗎?
伊甸基金會每年捐款收入超過6億,但服務身障者的復康巴士司機每天要工作超過11小時、每月加班46小時,才能領到3萬1千元,被逼到極限的司機們在5/14罷工爭取權益。伊甸針對駕駛的過勞低薪,反覆在受訪中說:「我們要對捐款人有交代。」
專訪新巨輪協會:社會如何對待身障者,也將如何對待我們的老後生活
如果這樣保有尊嚴、奮發自立的群聚生活型態是臺灣社會從未經驗過的,那我們是否是時候開始思考,如何支持這樣一群努力嘗試的人,讓其他長期依靠救助的行動障礙者─以及未來可能需要使用輔具行動的自己─知道:「原來生活還可以有其他可能」?
新巨輪協會採訪後記:這是一個信任,卻被背叛的故事
當弱勢者願意聚在一起安靜自立、奪發向上彼此照顧的好好活著、不願意給社會和政府添麻煩,我們卻永遠只能「依法辦理」,形同社會達爾文主義,將之趨之別院。
台灣版清除低端人口?新巨輪協會:社會本就沒有我們活命的地方
「新巨輪協會」遭人檢舉「鐵皮屋內違法居住」,將於本月17日遭拆除。其間社會局所謂「專案」伸出的「援手」,不僅執行粗暴,且最終只能安置新巨輪協會半數的人三個月,其餘行動更不便的九人無法納入,甚至要求新巨輪自行支付房租水電。
就因為這5個對非營利組織的「歧視」,讓他們始終無法改變世界
我們向來不喜歡非營利組織花錢去激勵民眾在公益服務上創造更多。我們對於通過幫助他人而獲利,在本能上就感到厭惡,但有趣的是,我們對於那些家財萬貫但不願幫助別人的人卻不厭惡...
爸爸啊!老闆娘竟然懷疑我偷走了她的手錶......
就是那個起風下雨的晚上,我被老闆娘趕出家門,因為她懷疑我偷走了她的手錶,天啊,從小到大我何曾偷竊別人的東西?爸爸曾幾何時的叮嚀仍在我耳邊響起:「窮要窮得乾淨,餓要餓得有尊嚴。」
在台灣,我不但可以當一個穆斯林,還考了多益、念大學
我的名字叫娜妮(Nanik),1984在馬吉冷一個家境普通的家庭裡出生。我決定去台灣工作,跟其他國家比起來,薪資比較高,2008年12月4日,我踏上這塊土地。感謝真主,我再次遇到一個很好的雇主。
研究證明「有錢人真的更自私」,但我們仍有機會翻轉貧富不均...
這個研究顯示,富人與窮人之間的差異並非與生俱來,或者是因為他們來自不同的社會階級,透過改變價值觀、稍稍提醒他們該更有同理、憐憫心,就可以看到變化發生。
微型貸款5年放款45億,創辦人真心話:我回收的是一個個關於窮人重捨尊嚴的故事
第一次,我非常謙遜地體會到,就算我有魔法,揮一揮魔杖就可以讓一切變好,也可能做不到這樣的程度,因為讓人們改變生活最好的方法,就是讓他們掌握自己的人生、做他們深信對自己有益的事。
當受暴婦女突然說:「現在的問題透過夫妻溝通就可以解決」......
反之,親密關係暴力中,關係脈絡以及權力地位才是更該被關注與處理的重點,嚴密掌控的「總和」對受暴婦女的影響才應是被探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