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大科教中心

發表文章數:20

個人簡介

若有人說他的科學啟蒙來自CASE,那就是我們的夢想。 臺灣大學科學教育發展中心(Center For the Advancement of Science Education)成立於2008年10月,致力舉辦各種科普演講與活動,並於線上提供演講影音、開放課程、科普文章、科學活動報導等科學資源,集聚優質基礎科學學習素材。

  • 確認
  • .
電影特效的技術:戲裡丟顆雪球,戲外是一連串的物理演算
「丟一個雪球」在溫寒帶地區是在正常不過的一件事,但是要在動畫內丟一個雪球卻不是這麼容易,而模擬「雪」的演算法,從雪球內冰晶的位置和速度、碰到其他物體如何受力和型變以及冰晶之間如何碰撞,都有設計一系列的物理機制。
同樣是「拖延症」,不同人格特質可能造成不同的結果
被動拖延對於學業成績表現有害,但當個體選擇經過深思熟慮的「拖延」時,反而會強化他們的表現——主動拖延者則對於手頭上的這些任務會抱有期待,且期望能將其完成。
為什麼人們「固執己見」?科學家找到了幕後黑手
研究發現人們不同意對方意見時,大腦對他人意見不評估也不吸收,讓人沒有理由改變心意,這可以解釋為什麼那麼多人總是固執己見,也可以解釋為什麼在科學、政治領域有許多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怪現象。
如果選美比賽由AI當評審,你能猜出人工智慧的「菜」嗎?
根據一系列的觀察,我們發現AI評審與人類評審的審美標準不盡相同,但若能了解AI評審的決策模式,人類就可以任意地操弄評判結果來反敗為勝。
「冠狀病毒」是什麼?藥物和疫苗又是怎麼研發的?
世界各國科學家一直在進行對抗SARS及MERS的藥物及疫苗之研究,雖然迄今仍無國際正式認證的治療藥物及疫苗產品上市,但研發進展仍是今日防疫人員的珍貴寶藏。
是男人就必須「靠自己」?傳統性別角色框架如何影響男性心理健康
男性當然也會碰到挫折,只是很多人從小就受性別刻板印象束縛,導致他們即使瞭解自己的弱點,也知道自己目前最需要的就是旁人的關懷與支持,卻依然無法坦誠。
人常常會「腦補」,但人工智慧的神經網絡也會嗎?
人工智慧是否具備類似人類的「認知能力」一直是人們很感興趣的議題,只是苦於找不到一個有效的檢驗方法,然而科學家近來開始透過解釋人類視覺認知的「格式塔」分析其中「閉合律」的展現,來解開這個謎題。
如果威爾史密斯演《駭客任務》會如何?好萊塢正逐漸流行「AI」選角
想像有種類似電玩「夢幻明星隊」的工具,可以任意換角、更改劇情,預測每一種改變會如何影響電影推出後的表現,是否便有機會打造出前所未見的夢幻卡司?沒錯,已經有公司在做這件事了。
森林大火不只燒毀地面上的樹,也喚醒了地底下的碳
觀察歷年野火季節的變化,約有四分之一的植被覆蓋地區的野火季節是變長的,而當未來森林大火出現的更頻繁,碳儲存的功能便會遭受威脅。
臉書貼文也能預測憂鬱症?從動態分析看出其中奧妙之處
社群網站的貼文除了可以抒發情緒之外,科學家也正嘗試演算這些使用比較沮喪、負面詞彙和語句的貼文,用以預測未來罹患憂鬱症的可能性。
同樣都是「看天空」,諾貝爾物理獎得主們觀察到宇宙的什麼?
如果用一杯咖啡比喻這個宇宙,那黑咖啡的部份就相當於是暗能量,加入的一小杯牛奶就相當於是暗物質,而再加入的一些糖就相當於是可見物質,物理學家要做的,就是從這一杯宇宙級的牛奶咖啡中找三者的比例。
英國平民美食「炸魚薯條」,炸的究竟是什麼魚?
「炸魚薯條」據傳於1860年代發祥於英格蘭,至今已有一百五十餘年的歷史,堪稱英國最具代表性的平民美食。只看賣店牆上森羅萬象的菜單,顧客真的知道自己吃到的是什麼魚嗎?
毒品有味道嗎?揭開日治時期鴉片的神秘面紗
直到二十世紀初期,鴉片在西醫一直是使用率高居不下的萬靈藥,然而在當時的台灣,非藥用性的吸食鴉片卻曾經蔚為風潮。為何過去有如此多的台灣民眾,選擇吸食這個「毒品」呢?
石虎不是台灣特有,全世界總共有幾種?
亞洲豹貓是一種廣泛分佈於東亞及南亞淺山森林的小型貓科動物,在台灣多稱為石虎,是台灣唯一現存的原生貓科物種,過去依照傳統形態學特徵認為亞洲豹貓可分為12個亞種,在最新的基因資料出爐後,恐怕要打掉重練了。
貨架上的包裝琳瑯滿目,難道「色」比香、味更重要嗎?
色香味中的「色」可是占了很大的優勢,我們光用視覺就可以去預期許多食品的味道,而且還會受到圖像隱喻的影響,在上方或下方的圖像都不知不覺的影響了我們對於食品味道的感知。
AI二元分類判讀時,找不到「負樣本」該怎麼辦?
傳統二元分類學習法需要正負兩類樣本資料,但許多時候負樣本的採集相對困難,日本理化學研究所藉由加入「可信度」特徵擺脫負樣本限制,令模型在僅有正樣本的情況下,也能學習如何有效分類。
日本「和算」發展中的數學流派和意氣之爭
在「和算」發展的過程中,自然形成了體制化的流派,既有流派形成,自然就有競爭者。
從千年數學「和算」,看日本的職人精神與文人相輕
有流派形成,自然就有競爭者,被拒絕加入「關流」的數學家,就自行創立了「最上流」,還寫書針砭關流的諸多缺失,用比關流更少的字數描述公式表現自己以簡馭繁的能力,而關流不甘示弱,出版書籍回擊,展開了一連串數學家的「筆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