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ion - 蕭奕辰

發表文章數:48

個人簡介

出身教師家庭,求學路途卻波折不斷。外表看起來雄壯威武,實際上卻天生體弱多病。興趣與專長和志願以及夢想都是同一組:看書、寫書、教書。學了十年的日語,生活中卻沒什麼機會能發揮;後來轉換跑道去讀刑事法,卻意外開啟了一扇嶄新的機會之窗。由於自幼飽受各種大小疾病之苦,所以人生最大的心願是這塊島嶼上的人們都能過得健康平安。

  • 確認
  • .
對特教班長大的我而言「不一樣才是常態」,所以我支持婚姻平權
在我的這個世界裡,每一個人都不一樣。「不一樣才是常態」若要說普通班學生和特教班裡各種擁有不同障礙的學生彼此之間有什麼相同之處,那就是:「每一個人都是如此地不同。」所以,異性戀、同性戀、雙性戀、無性戀有什麼好奇怪的?
用高工時換取競爭力,其實反而大幅度降低我們的競爭力
我們誤以為可以「提升競爭力」的做法,其實是在大幅度降低我們的競爭力。當你的腦力跟體力都爛到一整個廢,全身上下裡外各種疾病一堆,你要怎樣跟人家競爭?競爭個屁,是要比賽誰先進靈骨塔嗎?     
「我是為你好」的家暴台灣,怪獸與牠們的產地
依照官方統計,每年有10幾萬家暴案件。而隱藏在表面上的官方數字背後的,是不知道多少幾倍的龐大黑數。所以我才說,最危險的地方既不是酒店也不是賭場,而是學校及家裡。家,對很多人而言並不是什麼最後的避風港,而是監獄、牢籠。
把老虎關在動物園,就像把你關在學校裡一路關到死
你自己想想看,要你「一輩子」待在只有學校大小的地方,你會願意嗎?動物園裡面的動物有被允許出去「放風」嗎?並、沒、有。牠們的宿命就是待在那邊供遊客觀賞,哪裡都不能去,哪裡都去不了。
「為了三千元殺人」乍聽很荒謬,但這筆錢卻是社會最底層眼中的「鉅款」
我們有法官願意給犯罪者緩刑,或者判刑之後來到地檢署的執行科,檢察官跟書記官們會給予他們幫助;我們還有「財團法人更生保護會」在幫助犯罪者重建生活。但同樣一個問題:能遇到這些「好人好事」的機率是多少? 
陷害我傳「裸照」,被教育體系和主流價值觀扭曲的可憐孩子
「安親」,安的是親。把孩子丟到補習班說穿了就只是為了要讓家長自己安心而已,對學生而言其實實際功效不大。成績好的一開始就成績好,成績差的繼續成績差。這不是教育,就像我在之前的文章提過的,這一切只是一場大拜拜。 
解決少子化「國安危機」不如問一句:你多久沒做愛了?
各地方政府紛紛祭出所謂的生育補助或獎金,有用嗎?當然沒有用啊!養一個小孩要多少錢?那幾千元幾萬元是能幹麻?笑死人了。就說了這也不完全是錢的問題,大前提是連做愛的時間跟體力都沒有,生個屁!
教刑事法的補教名師到底有沒有律師資格,重要嗎?
我們有著本科系出身又有牌但教超爛的老師。那麼,有沒有非本科系出身又沒牌,但是教得很好的老師?當然有。因為非本科系出身,又沒有牌(不管什麼牌),這種教師多半被「刻意排除」在正統教育體系制度外而存在於補教界。
社會的反自殺說詞,反而是逼迫當事人更想死的「生前助念」
這個社會普遍對於想自殺的人,其實是因為大家已經自顧不暇而感到「不知所措」,不知道該如何引導與應對……甚至就連所謂的醫療和社福體系從業人員也一樣。
檢討被害者、謾罵加害者前先想想:你那麼在乎別人,你在乎自己了嗎?
我到現在還是無法擺脫各種跟別人比較、想要跟他人一樣、甚至更強的慾望,而這慾望帶給我非常大的痛苦。直到我的伴侶跟我說了一句她從不知道哪本書和文章看來的一句話:「別人已經有別人當了,你當自己就夠了。」
「這跟本案無關」六個字,代表台灣法律拒絕給犯錯者一個機會
一個人會做出一件事情,背後是由很多原因促成的。只要是人,就會有人性;只要是人,就會有犯錯的時候。而如果我們不去看那個人,只看他做的那件事情,也就是「這跟本案無關」,那麼處罰就沒有實質用處,你處罰到的是他的貧窮。
學生關在學校愈久愈好?不過是你「懶得付出心力陪伴自己的孩子」罷了
把孩子關著,孩子就只會有兩種結果:一種叫乖乖被關,從此變成毫無自我更毫無競爭力的腦殘;另一種叫等待時機,等到再也關不住了,一離家(像是上大學)就比誰都瘋狂地開始做起荒唐事。
憂鬱症治療是一條以「年」計算,甚至一輩子一個人走的漫漫長路
講了這麼多,其實重點就只有一個:我們需要的是「時間與空間」。我們需要社會的理解,我們需要他人的包容。很多患者終其一生無法痊癒,更有許多患者在根本還沒接受到醫療或其他資源的支援之前就自殺離開人世了。
教師同行們,不要為了1%的學生,硬拖著99%的學生一起陪葬
現行的國文教育,是沒有達到目的的,因為連目的是什麼都含混不清,更別說是手段。你們的目的到底是什麼?繼承道統?那只是極端少數人。絕大部分學生並不需要也不想要,終其一生更是完全不會用到。那你花那麼多時間要學生死背硬記幹嘛?
「憂鬱症」不是憂鬱,他是一種跟想法無關的生理疾病
重鬱症的狀況是,有關於正面情緒的神經傳導物質的分泌機制出問題了,不分泌、或分泌量極低;然後有關於負面情緒的神經傳導物質狂分泌,停不下來。因此,重鬱症患者們完全感受不到任何正面情緒,儘管清楚這是該感到開心愉悅的事情。
「拉人一把」不用衝撞總統府,只要在你的能力許可範圍內,伸出援手
我們只需要,在還是小小問題的一開始的時候就提供援助,就不會讓問題慢慢一路演變成無法收拾、勞師動眾、耗費鉅資的超大災難。等到那種時候才來說要幫助,其實都已經為時已晚,而且失敗比例非常高,遠比成功機率還要高上很多很多。
指控他人不需要負舉證責任——社會不會更安全,好人反而死得更快
要是無罪推定原則跟實質舉證責任拿掉,從此以後司法就以廣大鄉民的期待,通通用唯一一個標準來看到黑影就開槍,那會變成怎樣?結果只會有一個:相信我,你會死很快。
酒駕繳不出罰款還酗酒致死,我只能送家屬三個字:自找的
所以,家屬是在幹嘛?平常不幫忙載,也不勸嗎?非得要等到死人了,才在那邊怪警察。都已經因為「喝酒」被罰到脫褲也繳不出錢來了所以才要去蹲了,你的解決方式不是好好面對,竟然還是「喝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