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Forty

發表文章數:106

個人簡介

One-Forty 是一個關注東南亞移工議題的新創非營利組織。2015年,在台灣的東南亞移工(外勞)數量已接近 60 萬人,平均在台灣每 40 個人就有 1 位東南亞移工,這是 One-Forty(四十分之一)的命名由來。 One-Forty 致力於培力東南亞移工,透過系列語言、商管等課程,讓他們在工作之餘,累積有用的知識技能,有助於回國後找到更好的工作或開店成功,除了改善結構性的家庭經濟與社會問題,也增進移工對於自我價值的認知,創造更好的生活。此外,One-Forty 也籌劃各式文化交流活動,搭建友善的橋樑,讓台灣人與東南亞移工有機會接觸、交流,進而同理。如此,東南亞移工能更融入台灣社會,也提昇台灣民眾的公民意識,擁有更多元完整的國際觀。

  • 確認
  • .

2021/04/28 | One-Forty

舒米恩積極關注在台移工議題,也讓被忽視的東南亞音樂被更多人聽見

面向移工的同時,Suming也經常自問,這些人最初為何選擇來到台灣?「他們為什麼覺得台灣是一個機會、帶著什麼願景來到台灣?在出發之前,台灣給了他們什麼樣的訊息?」台灣作為數十萬人夢想的寄託,Suming 反覆思索的是,我們為這群離鄉者提供了什麼?

2021/01/01 | One-Forty

通過中文檢定的移工Rani :「回到印尼工作後,我用在台灣學到的中文,教嫁來這裡的中國女工印尼文」

因為我知道在國外不懂當地語言的心情,而且在工廠不會講印尼文其實蠻麻煩的,我也沒有辦法在他們遇到困難的時候,隨時幫助他們,所以我白天上班,晚上也開了兩個小時的印尼文課,用在台灣學到的中文,教他們印尼文,希望可以讓他們感受到印尼的友善。

2020/12/10 | One-Forty

印尼移工的復原之路:擔任班長更讓我知道操作機台要小心,但意外就是這麼突如其然

印尼移工Dudut在台灣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在雲林控制機台,而一次工作的意外,讓他決心去學習中文,也讓他在台灣的生活更為順利。

2020/11/16 | One-Forty

東南亞移工在台心聲(下):不要問我何時入睡或醒來,對我們來說,白天夜晚並沒有差別

「我的工作是照顧阿嬤。儘管她看起來很健康,但是如果沒有拐杖和輪椅,她不能獨自行走。不論她走到哪裡,我都要陪著她。這看起來是份簡單的工作,但是一點也不輕鬆。」

2020/11/13 | One-Forty

東南亞移工在台心聲(上):帶著印尼國旗登上台灣最高峰,我感到非常驕傲

「當我終於抵達3952公尺高的地標,我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美景。當我終於帶著自己國家的國旗登上台灣的最高峰,我感到非常驕傲。謝謝和我一起冒險的朋友,謝謝台灣。」

2020/10/28 | One-Forty

在台移工們的夢想:那一天,菲律賓移工27年沒見到的父親悄悄現身

你可曾想過,在台移工們的夢想是什麼?他們又是為了什麼原因來到台灣?你可曾想過,與父親多年沒見是什麼感受?

2020/10/14 | One-Forty

東南亞移工大哉問:「台灣是很小的國家,但真的可以看到很多東西」

在台灣的這段時間,一位印尼朋友表示她有在部落格上分享在台生活經驗,希望邀請更多印尼朋友來台灣看看,她說道:「台灣是很小的國家,但真的可以看到很多東西」

2020/09/22 | One-Forty

印尼移工Maya創立台灣第一個移工淨灘團,拾起了超過2400公斤的海岸垃圾

我是Maya,今年36 歲,來自印尼的西爪哇,我來台灣工作5 年了,一開始我喜歡和印尼的朋友一起爬山也順便淨山,後來我想說,那不如也去海邊清垃圾好了

2020/09/17 | One-Forty

「台灣就是我的家」在台灣工廠誕生的印尼樂團,廠工搖身變成樂團主唱

我覺得印尼人在台灣組樂團最困難的是,每3年就要分開,因為有些人會留下來,有些人會離開,但在台灣的印尼樂團我覺得很酷,不管你在哪裡玩,我們最終都會在某個表演裡面相遇

2020/06/24 | One-Forty

從移工到小說家:海外17年的工作經驗,成為她寫作的靈感來源

在香港工作的那五年,Umy幫忙照顧一個從出生到五歲的孩子,而自己的親身孩子卻遠在印尼,僅能透過一個螢幕面板相見。「在香港和兒子視訊的時候,他有時候會吃醋,認為我比較愛那個弟弟,而不是自己。」

2020/06/05 | One-Forty

一名雇主對移工的告白:「Suma在我們家是非常重要的存在」

第一次到這個家中的時候還是非常緊張,因為這裡完全沒有認識的人,環境與文化的差異也非常大,為了讓自己能夠更快的融入這裡的生活,Suma決定從與奶奶熟悉開始。

2020/05/25 | One-Forty

「我不可能在台灣一輩子」她的第一位中文老師是雇主的孩子,想在回印尼後當翻譯

「之前的阿嬤都叫我『阿麗』。有時候我就覺得阿嬤在叫我,但阿嬤卻說『無啊(沒有啊)』,後來我才知道原來台語的『你』就叫做『lí』(與『麗』同音)!」

2020/05/22 | One-Forty

【圖輯】這裡已是東南亞移工第二個家:30張圖帶你看台北車站大廳的美麗瞬間

近日台北車站大廳擬禁止民眾席地而坐,社會對於東南亞移工在此席地而坐是否有礙觀感的爭議再起。從台北車站起步的One-Forty決定以影響讓社會了解到,其實發生在這裡的故事是美麗動人的

2020/05/20 | One-Forty

移工Kanirah :雇主奶奶是我的老師,她支持我把中文學到最好

五年前降落台灣時,那位受到台灣人幫助的移工女孩,現在正透過持續進步的中文能力回饋這片土地。未來回到印尼的 Kanirah,也將繼續運用她流暢的中文,擴大屬於她的感染力。

2020/05/14 | One-Forty

移工 Sriyati:在台灣想繼續進修學中文,回去印尼後還可選擇當翻譯或中文老師

Sriyati 在台灣的第一份工作是家庭看護,然而她在整整一年期間都不被允許放假,「老闆星期天還會叫我去幫他小孩整理房子。」工時長、沒有放假的工作讓她選擇向仲介申請更換雇主,也順利地換到現任雇主的家,負責照顧87歲的阿嬤。

2020/03/05 | One-Forty

【圖輯】「我的奶奶也是我的中文老師」這一次,由東南亞移工拍攝他們眼裡的台灣(下)

透過這些攝影作品,我們能從移工的鏡頭,重新認識他們,也認識他們眼裡的台灣。移工也能透過照片,向台灣人說出自己的故事、視角、觀點,真正的為自己發聲。

2020/03/03 | One-Forty

【圖輯】「阿嬤,我想你」這一次,由東南亞移工拍攝他們眼裡的台灣(上)

我們能從移工的鏡頭,重新認識他們,也認識他們眼裡的台灣。移工也能透過照片,向台灣人說出自己的故事、視角、觀點,真正的為自己發聲。

2019/12/03 | One-Forty

移工也能是斜槓青年:來自印尼的Mandala,是樂團主唱,也是鳥店老闆

Mandala為改善家人的生活而來台當移工。喜愛音樂的他曾在台組樂團,還曾走上金曲獎紅地毯,儘管他已回到印尼,在家鄉經營鳥店,但仍受印尼政府邀請,拍影片分享其出國工作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