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Forty

發表文章數:115

個人簡介

One-Forty 是一個關注東南亞移工議題的新創非營利組織。2015年,在台灣的東南亞移工(外勞)數量已接近 60 萬人,平均在台灣每 40 個人就有 1 位東南亞移工,這是 One-Forty(四十分之一)的命名由來。 One-Forty 致力於培力東南亞移工,透過系列語言、商管等課程,讓他們在工作之餘,累積有用的知識技能,有助於回國後找到更好的工作或開店成功,除了改善結構性的家庭經濟與社會問題,也增進移工對於自我價值的認知,創造更好的生活。此外,One-Forty 也籌劃各式文化交流活動,搭建友善的橋樑,讓台灣人與東南亞移工有機會接觸、交流,進而同理。如此,東南亞移工能更融入台灣社會,也提昇台灣民眾的公民意識,擁有更多元完整的國際觀。

  • 確認
  • .

2021/12/28 | One-Forty

當移工Latifah與阿嬤相遇,整個家族都來協助:「希望她把中文帶回印尼」

一家人在一張桌子吃飯,是阿嬤幾十年來的堅持:「在她的認知裡,絕對不會覺得『這個人是移工』,來到這個地方一起生活,對她而言就是家人。所以每次吃飯一定叫:Tifa!Tifa呢?」去年穆斯林齋戒月,Latifah整個白天不進食,阿嬤看得更焦慮:「叫伊食飯伊是按怎攏無愛食飯?」

2021/11/12 | One-Forty

當移工走進菜市場(下):在台灣幫雇主做飯十多年,如今她最想煮菜給自己的兩個小孩

Risca當時迅速堅決地擲下賭注,和父親商議賣掉房子,支付來台灣的仲介費,一家人則搬去和祖父母居住。五年後的今天,她贏了這場投資,讓印尼的父母蓋了新房子,供弟弟升學到高中,幫助家庭脫離貧窮。

2021/11/10 | One-Forty

當移工走進菜市場(上):11年下來她中文流利,但曾經上市場卻買不到一盒番茄

至今,Risca還是固定去同一家菜攤買菜。當年罵她的老闆,看到她時會笑說,第一次被罵現在還敢來啊?「我說沒關係!我想學中文。被罵我才聽得懂。」混熟之後,有時候Risca去買菜,老闆也算她便宜一些。

2021/09/01 | One-Forty

移工寄回家鄉的包裹:拼湊著在異鄉的小小世界,也承載了思念家人的心情

在基隆暖暖照顧阿嬤的Titinih寄了按摩器給媽媽,時鐘送給要去讀大學的女兒,文具給兒子;在五股工廠工作的Risca,要寄電鍋給奶奶,不沾鍋給母親,球鞋給喜歡運動的弟弟;在桃園工廠工作的Sumiyati寄了球鞋的兒子,涼鞋給父親

2021/08/19 | One-Forty

印尼移工Maya 利用在台工作的休閒時間,號召成立淨灘社團Universal Volunteer

3月14日,Maya帶著One-Forty捐款人一起到萬里頂寮淨灘。有許多捐款人笑著說:「沒想到第一次在台灣淨灘,竟然是印尼移工帶我來的!」

2021/07/13 | One-Forty

在台灣勞動也用鏡頭紀錄:在異鄉度過的每一小時,也讓我們與所愛的人在一起的時間越來越少

我拿這張街頭相片來參賽,並取名為「時鐘」。這對我來說很有意義,也對所有移工很重要,因為我們不知道我們將在異鄉停留多久,不知道回家後,孩子是否仍然認得我們、家庭是否還很完整,或是否還能活著回家。

2021/07/10 | One-Forty

在台灣勞動也用鏡頭紀錄:奶奶是我在台灣的世界,從起床到晚上要睡覺時,始終是在一起

齋戒剛開始的時候,因為我們無法一起吃飯,他總覺得少了些什麼。我們只能在晚餐時間在一張桌子上吃飯。齋戒月結束後,開齋時,她激動地叫我立即去吃飯。她喊道:「已經晚上六點半了,快吃吧!」 因為她知道太陽下山後我才可以吃晚飯。

2021/07/09 | One-Forty

在台灣勞動也用鏡頭紀錄:與其休息,我們仍選擇與菲律賓的家人聯繫

有的移工們會在閒暇之餘會以攝影紀錄在台灣的時光,透過影像刻畫對家鄉、家庭的思念。因此非營利組織One-Forty舉辦「Voice of Migrants 移工之聲」攝影比賽,向移工們徵集攝影作品,展現他們鏡頭下的台灣。

2021/06/29 | One-Forty

等待久別重逢,一起吃飯的那一天:疫情之下三位移工的牽掛與夢想

今年年初,國內疫情升溫前,她在搭捷運時,聽到捷運廣播上減少使用布口罩、多配戴醫療口罩的宣導;當時不知情、戴著布口罩的Tri,突然收到身邊陌生乘客送給她的醫療口罩,讓她非常驚喜:「我覺得很感動,對方沒有因為我來自印尼,把我當成不一樣的人。」

2021/04/28 | One-Forty

舒米恩積極關注在台移工議題,也讓被忽視的東南亞音樂被更多人聽見

面向移工的同時,Suming也經常自問,這些人最初為何選擇來到台灣?「他們為什麼覺得台灣是一個機會、帶著什麼願景來到台灣?在出發之前,台灣給了他們什麼樣的訊息?」台灣作為數十萬人夢想的寄託,Suming 反覆思索的是,我們為這群離鄉者提供了什麼?

2021/01/01 | One-Forty

通過中文檢定的移工Rani :「回到印尼工作後,我用在台灣學到的中文,教嫁來這裡的中國女工印尼文」

因為我知道在國外不懂當地語言的心情,而且在工廠不會講印尼文其實蠻麻煩的,我也沒有辦法在他們遇到困難的時候,隨時幫助他們,所以我白天上班,晚上也開了兩個小時的印尼文課,用在台灣學到的中文,教他們印尼文,希望可以讓他們感受到印尼的友善。

2020/12/10 | One-Forty

印尼移工的復原之路:擔任班長更讓我知道操作機台要小心,但意外就是這麼突如其然

印尼移工Dudut在台灣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在雲林控制機台,而一次工作的意外,讓他決心去學習中文,也讓他在台灣的生活更為順利。

2020/11/16 | One-Forty

東南亞移工在台心聲(下):不要問我何時入睡或醒來,對我們來說,白天夜晚並沒有差別

「我的工作是照顧阿嬤。儘管她看起來很健康,但是如果沒有拐杖和輪椅,她不能獨自行走。不論她走到哪裡,我都要陪著她。這看起來是份簡單的工作,但是一點也不輕鬆。」

2020/11/13 | One-Forty

東南亞移工在台心聲(上):帶著印尼國旗登上台灣最高峰,我感到非常驕傲

「當我終於抵達3952公尺高的地標,我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美景。當我終於帶著自己國家的國旗登上台灣的最高峰,我感到非常驕傲。謝謝和我一起冒險的朋友,謝謝台灣。」

2020/10/28 | One-Forty

在台移工們的夢想:那一天,菲律賓移工27年沒見到的父親悄悄現身

你可曾想過,在台移工們的夢想是什麼?他們又是為了什麼原因來到台灣?你可曾想過,與父親多年沒見是什麼感受?

2020/10/14 | One-Forty

東南亞移工大哉問:「台灣是很小的國家,但真的可以看到很多東西」

在台灣的這段時間,一位印尼朋友表示她有在部落格上分享在台生活經驗,希望邀請更多印尼朋友來台灣看看,她說道:「台灣是很小的國家,但真的可以看到很多東西」

2020/09/22 | One-Forty

印尼移工Maya創立台灣第一個移工淨灘團,拾起了超過2400公斤的海岸垃圾

我是Maya,今年36 歲,來自印尼的西爪哇,我來台灣工作5 年了,一開始我喜歡和印尼的朋友一起爬山也順便淨山,後來我想說,那不如也去海邊清垃圾好了

2020/09/17 | One-Forty

「台灣就是我的家」在台灣工廠誕生的印尼樂團,廠工搖身變成樂團主唱

我覺得印尼人在台灣組樂團最困難的是,每3年就要分開,因為有些人會留下來,有些人會離開,但在台灣的印尼樂團我覺得很酷,不管你在哪裡玩,我們最終都會在某個表演裡面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