珮姬

發表文章數:121

個人簡介

用閱讀妝點生命,以設計的角度生活,研究心理是興趣,圖像型記憶卻用文字思考的人。沒事會把自己砍掉重練,常被誤以為極理性的感性派。企圖從人生堆擠出靈魂的痕跡,在靜默中沈澱出動人的質地。青春期畫漫畫,青年期賣故事,念中文不當作家,念教育不當老師,念設計不做設計,明明自閉還跑去辦活動做主持,現在覺得人生能持續充滿音樂、藝術、書、與友同歡就很好了。 部落格「玩物尚志」http://yayuh.pixnet.net/blog

  • 確認
  • .
2018/09/30 | 珮姬
單身者該如何面對婚姻市場,營造自我價值?
如果只是追求一個外在價值高的對象來哄抬自己、不在乎自己被嫌棄,那麼最後得到的,多半是外界無關的羨慕(或更多的是嫉妒),還有貌合神離又委屈的婚姻。反之能夠尊重自己和對方價值的人,不論是不是物質條件的格差婚,都能取得一個比較健康的婚姻狀態,真正發揮「伴侶」在人生中的功能。
2015/11/30 | 珮姬
當身邊最親密的那個人想要改變性別,你可以陪伴他多久?《雙面勞倫斯》這麼告訴你
選擇「旁人」這個角度切入,不同於其他導演在處理特殊題材時,往往以當事人角度記錄、試圖說服別人「同理」的方式,反而更貼近一般人的真實感受,或許能夠為擁抱多元更添說服力。
2018/10/25 | 珮姬
焦點院線《前任同盟》:突破父權的世界有多難?
《前任同盟》的女主角把「當代女性」扮演得相當成功-女性意識到自己以為的獨立,其實還是籠罩在父權標準形式之下⋯父權要求女人討人喜歡、美麗,逼迫女人互相競逐,等著被異性肯定青睞,但是又不能主動要求。
2017/08/17 | 珮姬
午後的慾望:《晝顏》是外遇問題還是婚姻問題
但在現代,婚姻只是用以承諾愛的形式罷了。甚至愛需不需要透過婚姻來體現,都是打個大問號。現代女性就算沒有婚姻也能自主生存,男性也不再非得傳宗接代不可,婚姻的本意既已改變,外遇的意義,是不是也得重新討論呢?
2015/12/05 | 珮姬
《危機女王》的反思:我們是否錯誤地信仰了民主和代議政治?
本片在大選前帶給觀眾最重要的提問─如果人們無法忍受生活被人「設計」,又為何能夠接受政治操弄,而樂觀地認為交給某些人就萬事OK了?
2015/10/26 | 珮姬
性受害者為何總是隱忍不揚?《青春勿語》透過「不潔女孩」描繪社會對性犯罪的扭曲反應
性受害者為何總是隱忍不揚?性侵行為本身其實和女性的性魅力關聯不大,為了「征服感」或者被同伴認可,女性僅做為一種達成目的的工具。但事件卻會如同前述,被社會解讀為被害者的自我管理不良。這是目前性暴力受害者普遍面臨的困難。
2018/07/08 | 珮姬
「童年情感忽視」之後:原生家庭如何扭曲了孩子的自我
純如的故事,是一個投射性認同的過程。別人把他們的喜好、價值觀投射在她身上,每個人看到的其實是他們自己討厭自己的部分,比如自己內在的驕傲,只要說是別人在驕傲,就不用面對自己不好的感覺。而她吸收了這股厭惡,以為自己就是這樣的人,並且無力抵抗。
2017/03/21 | 珮姬
情緒勒索還是轉機?看見溝通新可能
靠得太近容易燙手,把手鬆開一點,當他發現勒索你不再管用,他也就被迫要改變模式,不能再一直索求了。
2017/02/27 | 珮姬
死亡清掃:整理生命的意義與活著的動力
生命其實很脆弱,也意料之外地短暫。或許我們都有義務讓每天過得精彩一點,行有餘力地互相扶持,那麼自己的存在也能藉著某些意念上的傳承,在死後持續散發意義吧。
2018/04/08 | 珮姬
你是還沒遇到伴,還是「恐懼親密」?
戀愛絕對是需要一定程度的冒險與投入,我們經常缺乏勇氣跳下去,在岸邊徘徊,看著、想著又不肯離開。看久了會讓我們自我價值感變差,覺得自己不值得更好的對待。
2016/05/20 | 珮姬
《特許時間的終了》——夢想這條路上,你準備好粉身碎骨了嗎?
我建議創作者不要花太多時間看別人說什麼,把時間拿來瞭解生態到底適不適合自己,並釋出一些作品試探風向。不要在自己圈內試探,請向一般閱聽人試探。如此一旦踏上職業之路,才不會感到太大的落差。
2016/03/21 | 珮姬
「好父母」迷思:不夠成熟的大人,總希望小孩「成熟」地顧及他們的面子
人的任何行為都有理由,孩子亦然。比起只是學會做別人眼中正確的事,甚至長大以後表面一套、私下一套,能讓孩子明白自己的錯誤並自行彌補,才是「教養」兩字的精髓。
2016/08/15 | 珮姬
《關不住的誘惑》:寂寞是為了讓人面對自我
《關不住的誘惑》或多或少提醒著我們,男女在家庭角色上的比重決定了困境的不同,它也同時揭示了即使兩性角色的親職功能有差,我們仍有相同的原始慾望,也同樣會為人生意外必須承擔難以忍受的折磨。
2016/11/12 | 珮姬
從《沉默》到《熔爐》:台、韓兩地的特教學校性侵案告訴了我們什麼?
身障者限於溝通困難,很多時候,連在自己的家庭裡都是失聲的存在,更遑論身處社會中。而建構一個所有人都可以生活、也能夠發聲的環境,既是愛的展現,也是你我的責任。
2016/04/17 | 珮姬
華人戲劇很少告訴我們的事:好人、壞蛋從來不是一刀切開的
一再回鍋的罪犯,證明的不見得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即使是,這個「本性」往往也是人之共性。再犯恰恰證明了懲罰無助於改變動機,只能算是犯罪的「代價」和可能成本而已。
2017/06/21 | 珮姬
《獨自在夜晚的海邊》:外遇縱然不堪也是真愛
關於醜聞的電影,拍起來總是有些令人尷尬之處,更何況是現實上的導演和女主角正如戲中一樣地婚外戀了。
2017/07/25 | 珮姬
我們為何戀愛,為何崇拜,為何互相傷害?
通常來得快的熱情,去得也快,而且通常結束得不大好看;因誤會而結合,也會因幻滅而結束。
2017/08/27 | 珮姬
該不該開擇偶條件?又該怎麼開?
那些你擇偶「想要」的條件,也許正是你所「沒有」的。他的存在是不是提醒你,你在這些方面的「不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