珮姬

發表文章數:121

個人簡介

用閱讀妝點生命,以設計的角度生活,研究心理是興趣,圖像型記憶卻用文字思考的人。沒事會把自己砍掉重練,常被誤以為極理性的感性派。企圖從人生堆擠出靈魂的痕跡,在靜默中沈澱出動人的質地。青春期畫漫畫,青年期賣故事,念中文不當作家,念教育不當老師,念設計不做設計,明明自閉還跑去辦活動做主持,現在覺得人生能持續充滿音樂、藝術、書、與友同歡就很好了。 部落格「玩物尚志」http://yayuh.pixnet.net/blog

  • 確認
  • .
2018/10/25 | 珮姬
焦點院線《前任同盟》:突破父權的世界有多難?
《前任同盟》的女主角把「當代女性」扮演得相當成功-女性意識到自己以為的獨立,其實還是籠罩在父權標準形式之下⋯父權要求女人討人喜歡、美麗,逼迫女人互相競逐,等著被異性肯定青睞,但是又不能主動要求。
2018/09/30 | 珮姬
單身者該如何面對婚姻市場,營造自我價值?
如果只是追求一個外在價值高的對象來哄抬自己、不在乎自己被嫌棄,那麼最後得到的,多半是外界無關的羨慕(或更多的是嫉妒),還有貌合神離又委屈的婚姻。反之能夠尊重自己和對方價值的人,不論是不是物質條件的格差婚,都能取得一個比較健康的婚姻狀態,真正發揮「伴侶」在人生中的功能。
2018/07/08 | 珮姬
「童年情感忽視」之後:原生家庭如何扭曲了孩子的自我
純如的故事,是一個投射性認同的過程。別人把他們的喜好、價值觀投射在她身上,每個人看到的其實是他們自己討厭自己的部分,比如自己內在的驕傲,只要說是別人在驕傲,就不用面對自己不好的感覺。而她吸收了這股厭惡,以為自己就是這樣的人,並且無力抵抗。
2018/06/17 | 珮姬
如何避免老後離婚?從家庭角色看婆媳問題與母子關係
當女人可以自由選擇與誰分享性,並擁有獨立養育的能力,甚至可以互助教養,而男性繼承的家族已再無資源使女人甘願服侍一生之後,或許婆媳問題的新解,只在於女人何時想通,不需要從兒子身上彌補丈夫缺失的愛。
2018/05/13 | 珮姬
別當一面誓言尋找愛,一面說服自己愛情只是負擔的人
我們要小心別當那個一面誓言尋找愛,一面說服自己和別人,愛情只是負擔和限制的人。一旦這麼想,你就幾乎不可能成功,並且花費大量時間在證明找對象是一件很恐怖的事,讓自己精疲力竭。
2018/04/22 | 珮姬
「整理自我」兩步驟+「尋找伴侶」四方法,幫你找到攜手共進的好夥伴
我們常覺得,真愛是萬中選一適合自己的那個人,如果我們不去多見見別人,又怎麼有機會碰到他呢?本文提供讀者自我準備的兩步驟,以及採取行動的四個方法。
2018/04/09 | 珮姬
你是還沒遇到伴,還是「恐懼親密」?
戀愛絕對是需要一定程度的冒險與投入,我們經常缺乏勇氣跳下去,在岸邊徘徊,看著、想著又不肯離開。
2018/04/08 | 珮姬
你是還沒遇到伴,還是「恐懼親密」?
戀愛絕對是需要一定程度的冒險與投入,我們經常缺乏勇氣跳下去,在岸邊徘徊,看著、想著又不肯離開。看久了會讓我們自我價值感變差,覺得自己不值得更好的對待。
2018/03/20 | 珮姬
《深秋的黎明》:在災難面前,唯有愛的能力不會被命運奪走
片中失去家園的主角,阿巴斯和艾提恩都在法國遇上所愛之人⋯然而這世界殘酷的是,在法國,他們就是庇護法庭公告欄裡的名單上的名字——在這份名單上,犯罪者和良民的價值、標籤與待遇是等同的。「難民」這個身分,更是雪上加霜的標記。
2018/03/04 | 珮姬
《不得鳥小姐》:如果青春是首詩篇,肯定是混亂不符格律的新手傑作
青春期是從「以為父母是全能的」過度到「發現他們也只是有著許多缺點的普通人」的過程。過往總有父母扛著,長大卻只能自己調適,就連父母的建議,可能也變得不合時宜。誰說青春就是閃亮亮的呢?它同時也是殘酷的、撕裂的、個體分離的過程。
2018/03/04 | 珮姬
《淑女鳥》:如果青春是首詩篇,那肯定是充滿混亂不符格律的新手傑作
青春期是從「以為父母是全能的」過度到「發現他們也只是有著許多缺點的普通人」的過程⋯過往總有父母扛著的,長大卻只能自己調適,就連父母的建議,可能也變得不合時宜。誰說青春就是閃亮亮的呢?它同時也是殘酷的、撕裂的、個體分離的過程。《淑女鳥》這部不那麼閃亮亮的青春電影,倒是給了我們一個明晰的詮釋。
2018/01/22 | 珮姬
歧視,是我的投射還是他的認同?
談歧視這件事,應該討論的是歧視的背後,有個投射作用在運作,而那些說人歧視的人,往往也是內化歧視價值觀的人。價值觀上沒有分先將人分高低的人,就不會做出歧視的行為,但談到這一點,又要先解釋投射是什麼⋯⋯
2017/12/25 | 珮姬
《再見了,拉札老師》:這堂課我們談談失去
無論生理或心理,往往都需要清瘡才能重生,他代替所有不曾好好處理內傷的大人們,演繹一個成長與改變的過程,這真理卻是小朋友們教他的。
2017/12/07 | 珮姬
面對愛情,你需要瞭解與承擔的勇氣
自我感受敏感未必是壞事,如果能夠認真瞭解自己的需求,我們是有很大機會比上一代更認識自己、也找到更合適的對象,而不是靠忍讓維持關係。
2017/12/07 | 珮姬
《愛無能的世代》:面對愛情你需要瞭解與承擔的勇氣
自我感受敏感未必是壞事,如果能夠認真瞭解自己的需求,我們是有很大機會比上一代更認識自己、也找到更合適的對象,而不是靠忍讓維持關係。
2017/11/21 | 珮姬
生命如長河:《大河戀》的美麗正因人生不完美
導演終究沒有告訴我們,保羅被打斷的,是父親眼中不畏強勢、以筆代劍的手;還是諾曼所知,戒不了賭的手。這並不重要,保羅活成他的性格該有的樣子,而諾曼則從保羅的生命中學會,不論是否瞭解都要試著向所愛之人伸手。
2017/11/07 | 珮姬
《愛無能的世代》:我們是正在自我實現,還是正在失去自己?
「我是誰」這個問題,會不會其實並沒有那麼重要?它或許只是體制下的產物,但我們倒可以藉由這樣的質疑,好好思考自己真正的需求是什麼。
2017/10/26 | 珮姬
不要讓「擔心」變成愛的負擔
有趣的是,當你知道彼此間並不存在真正的愛時,「擔心」反而是一種示好,也不至於有壓力。因為你知道自己遵不遵守、解不解除他的「擔心」並不重要,對方其實也不在意。可是當擔心發生在與你有愛的連結、真正親密的關係中時,它就容易成為一種指責,指責當然是對感情的負增強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