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白話文運動 PLM

發表文章數:52

個人簡介

時事評論,您在網路上可以找到合於您口味的評論;但是各種評論背後所涉及的法律原理及規定,卻鮮少有人提及。 我們嘗試透過常人的口吻呈現法律人藏在觀點背後的思考方式,希望能帶給大家不同的感受:喔~原來是這樣。 主站:http://plainlaw.me 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plainlaw.me

  • 確認
  • .
《逃犯條例》白話文:修法打開送中大門,只剩一國,兩制不再
把嫌疑犯引渡受審看似沒什麼不對,問題在於要把人送到哪裡接受審判。有的國家民主,有的獨裁,有的法治健全而可以確保司法獨立,有的人治色彩濃厚──例如中國。這就是《逃犯條例》的爭議之處。
為什麼「通姦罪」會成為性侵受害者的惡夢?
幾年前,韓國的「通姦罪」遭宣告違憲。那台灣也有通姦罪嗎?而通姦罪有時反而是被性侵者的惡夢。
侯友宜是「正義神探」?回顧徐自強冤獄案刑求爭議
「徐自強冤獄案」被認為與國民黨新北市長候選人侯友宜有關,侯友宜卻多次表示,他當時在北市刑警大隊,只支援辦案,未負責偵訊,連徐自強長什麼模樣都沒看過。然而,侯友宜如此的說詞其實是避重就輕。我們先從與徐自強切身相關的「黃春樹命案」說起。
如何讓不懂法律的「國民法官」也能有效參與判案?
讓國民成為法官,與職業法官一同審訊判案,目的在豐富法院判斷的視角與內涵,讓更多元的觀點進入法庭。但若要讓制度發揮作用,必須讓國民法官具備一定的知識基礎,讓他們能問對問題,切中案件要點,針對核心進行判斷。那這些教育該如何進行?
海苔熊:國民法官真的靠譜嗎?從心理學角度談國民法官
我們都喜歡聽故事,對這些素人國民法官來說,當案情故事繼續進展下去的時候,會不會有意無意地將判決導向我們偏好的故事走向?什麼是我們「偏好的故事」呢?
想實踐公正廉明與鄉民正義?先來算當到國民法官的機率
我們真的有機會坐在法官席上,聽著兩造雙方的意見,檢視證據與法理,然後做出定人生死、奪人自由的判斷嗎?國民法官制度到底與我們有多近?我們可以先從目前已經發布的草案中,來估算看看我們能當到國民法官的機率。
接到國民法官通知的注意事項:權利、義務、何時能夠拒絕?
如果有一天,我們打開信箱看到一張「候選國民法官」通知書,後續應該要做什麼呢?國民法官的權利、義務和注意事項又是什麼?而在哪些情況下,我們有拒絕擔任國民法官的權利?
海苔熊:國民法官會不會被媒體和社會「未審先判」的氛圍所影響?
我們的大腦其實不是那麼靠譜,在國民法官的草案通過後,我們有可能變成一日法官,你能確保自己眼睛所看到的資訊、開庭之前媒體所揭露的訊息(當然包括目擊證人的證詞), 不會影響到你的判決嗎?本文將介紹六大影響判決的因素。
國民法官制度:國民參與審判之源起與流變
被當作國民法官制度參考基底的日、韓兩國國民參與刑事審判制度,在其國內試行後,個別有什麼樣的狀況?本文將從司法官體系的僵化開始談起,試著一一回答上述問題,期望能有助於大家更了解這個制度的源起與流變。
國民法官制度:當國民實際參與審判程序,能增進對司法的信任嗎?
對於一般民眾而言,由於司法程序太過於遙遠,若不能親自參與,僅透過傳播媒體單向傳述,容易造成對司法的誤解,而透過裁判員制度的實施,使人民親自參與司法,能理解法官裁判的艱難,也能促進人民對於司法的信賴。
說好的性交易專區呢?從「娼嫖皆罰」的《違警罰法》說起
本文將試著從《違警罰法》時期的規定,檢視近75年來的規範變化,然後說明2011年修法中常被忽略的重點,以及不同性交易管理制度的利弊。而細究數十年來的性交易管制法規,可以知道專區制是早就一直都是存在的制度,而非該次修法才創立的。
性侵迷思下的審判文化:你是「理想的性侵被害人」嗎?
在「檢視」被害人被害後的反應時,檢視者經常受到父權文化的影響,而對於「理想的被害人」有著諸多想像,而期待所有的被害者必須符合特定的樣貌。這樣的迷思一旦進入性犯罪的審判中,就會出現了許多審判上的「性侵害迷思」。
「馬英九洩密案」起訴書這樣看:六大重點白話講給你聽
處理柯王關說案不是總統的職權,也不是行政院長跟總統府秘書長的職權,馬英九沒有理由叫江跟羅到官邸討論案情,也沒有理由指示檢察總長向行政院長報告案情。
國際人權公約可不是只有廢死而已,快問快答帶你認識「兩公約」
如果說到兩公約就只有想到廢死,真的是把兩公約說小了,因為人權是很全面,而不是單只有廢除死刑這個項目而已。
合眾國的明天:簡介美國「選舉人制度」與兩黨政治生態
本文將介紹關於美國總統選舉人制度及有關於美國總統的知識,讓我們了解美國選舉和台灣的差異。
合眾國的明天:簡介美國「選舉人制度」與兩黨政治生態
本文將介紹關於美國總統選舉人制度及有關於美國總統的知識,讓我們了解美國選舉和台灣的差異。
從18%優惠利率案看年金改革:談談「信賴保護原則」
信賴保護,就是人民因為信賴政府的行為或法規,而做出一定生活上的安排,後來因為法規突然的改變,造成人民權益受到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