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誌 PsychoLife

發表文章數:16

個人簡介

「心理誌」是臨床心理師全國聯合會的刊物,心理誌的文章由臨床心理師所編輯、撰寫,希望讓大家透過文章更親近心理學、感受心理學的魅力,同時帶給大家有趣實用的心理學知識,讓更多人能認識臨床心理師。

  • 確認
  • .

2021/10/17 | 心理誌 PsychoLife

艾瑞克森取向催眠心理治療:層層堆疊的經驗拆開後,每一層原來皆是禮物

面對一切困境與困難,相較於執著在缺陷中無法自拔,本文以『順勢而為」出發,面對缺陷並從中發現新的契機,接納自己才能蛻變出新的自我。

2021/07/28 | 心理誌 PsychoLife

安寧心理師:戴上「敘事治療」的眼鏡,看見新的醫病互動之道

踏入安寧工作的我,不斷尋找病人的情緒「問題」,努力運用心理學知識修理這些「問題」。這種思考模式看似合理,卻在臨床上帶給我許多碰壁的經驗。

2021/03/31 | 心理誌 PsychoLife

從事居家長照的心理師,在醫療與交通資源不足的花東如何協助個案?

儘管面臨資源匱乏的挑戰,芳嫻心理師仍然樂在東部的工作中。而她也在陪伴中得到許多感動,她提到一位近60歲的慢性思覺失調症病人的轉變......

2020/12/14 | 心理誌 PsychoLife

壓力大時會慢性疼痛甚至皮膚病,父母如何協助「兒童青少年身心症」?

功能性的身體症狀(俗稱身心症)在某些生活壓力下會出現。學齡期兒童約1/4有慢性的疼痛(頭痛,肚子痛,肌肉痠痛等),1/10有慢性疲勞,有時皮膚疾患會復發(濕疹、乾癬、蕁麻疹等)。通常這些症狀不會持續存在,但如果嚴重到影響生活與學習時就要多加留意。

2020/08/11 | 心理誌 PsychoLife

妳的身體不是妳的身體:「溫柔生產」,讓我重新選擇如何成為母親

從懷孕那一秒起,女人的身體彷彿不再屬於自己,妳已成為一個裝孩子的容器,孕婦的想要或需要不被關心,而不符合社會模板的表現,都該被訓斥、教好,導致許多母親常在憂鬱、自厭及孤單無助裡掙扎、迷路。

2020/07/26 | 心理誌 PsychoLife

對別人的痛苦感同身受——什麼是「替代性創傷」?

非直接經歷創傷的人,透過直接與受害者互動,或長期暴露在創傷的資訊下,也有可能出現類似創傷後的壓力反應,稱為替代性創傷症(vicarious traumatization)。什麼樣的人容易發生替代性創傷?

2020/07/17 | 心理誌 PsychoLife

臨床心理師給媽媽們的建議:或許,我們可以成為適合「自己」的母親

選擇陪伴孩子的你,你選擇了一份很不容易的工作,沒有明確的上下班時間,沒有實質的薪水,甚至還可能被誤認是沒有工作的人。我想告訴你,這個工作不是每個人都願意投入或能承擔,請不要忘記自己的價值。

2020/07/03 | 心理誌 PsychoLife

憂鬱症患者談治療心路歷程:接受確診比想像中困難,用理解化解恐懼

憂鬱症剛發作時,我只願意去診所拿藥,心裡卻很逃避。直到後來憂鬱再次發作且更嚴重後,我體會到唯有先接受自己才能面對問題、接受治療,才開始積極面對。

2020/06/29 | 心理誌 PsychoLife

癌症治療照顧團隊裡的心理師,不只是陪伴,更是深入的心理照護

通常最需要心理師協助的時機在病情發生變化時。以初診斷而言,病人及家屬在短時間內接收大量訊息,在沉重的打擊中,他們嘗試重新理解這個世界,同時擔憂著原本的生活,處於很高的焦慮狀態,常被急哭了。那我們能怎麼應對?

2020/06/22 | 心理誌 PsychoLife

臨床心理師談《病人自主權利法》:這是社會的進步,現在我們有了談論生死的機會

許多病人因在生病時受到家人全心的照顧,可能會害怕讓家人失望而不敢堅持想要的醫療決策,或是雖然了解自己想要什麼,卻沒辦法與家屬溝通,即使想簽署預立醫療決定,但家屬仍可能會憤怒地認為病人想要放棄。當發生衝突時,所有人的目光就會投向心理師。

2020/06/20 | 心理誌 PsychoLife

臨床心理師的孕期心理調適建議:我如何度過痛苦到想人工流產的懷孕期?

孕吐的日子是我人生的最低潮,在身心失調的苦痛裡,我每天都想要解脫,搜尋不下百種解除痛苦的方法,但每次嘗試都是失望。對抗了無數回,才認知到原來這過程終究是無法解脫的,於是我決定不再刻意「消除痛苦」。

2020/06/08 | 心理誌 PsychoLife

躁鬱症作家X臨床心理師對談:精神疾病的汙名化如何阻礙治療?

初診確診躁鬱症後。我打電話給爸爸,爸爸說:「我不會傷害人,你沒有躁鬱症。」我對他大吼,說我會傷害自己,就把手機丟了開始哭。當年我很無助,沒有家庭支持,也不敢跟同儕說。

2020/06/06 | 心理誌 PsychoLife

白目、自私又情緒化的天才?破除亞斯伯格症的刻板印象

即便亞斯伯格症這個名稱越來越廣為人知,大眾對他們的了解似乎侷限於較為簡化的樣板形象。例如:認為亞斯伯格症者個個天賦異稟,或是認為他們天生白目又自私,容易為了小事就發脾氣。

2020/06/05 | 心理誌 PsychoLife

「我真的不是故意要動的!」淺談妥瑞氏症兒童的心理治療

妥瑞兒在成長時,常會因為他人的不了解而遭受異樣眼光和排擠,例如:被學校老師認為兒童是故意搗蛋、同學故意模仿抽動行為來取笑他。而持續的抽動行為會讓肌肉很不舒服、痠痛,進而影響到日常生活。

2020/05/29 | 心理誌 PsychoLife

臨床心理師:「辯證行為治療」如何協助高危險、複雜型個案?

有自殺風險的個案容易激發治療師的情緒,也可能會做出一些讓心理師很擔心的事情,所以時間一久,心理師的目標就會變成是安撫個案的情緒,而不是協助他解決問題。但在DBT中,它有清楚的目標階層架構。

2020/05/25 | 心理誌 PsychoLife

臨床心理師談思覺失調症:試著與患者的雙知覺系統接軌,讓他不致成為「孤兒」

思覺失調症患者必須面對兩個知覺系統,一個是我們共同認證的世界,另一個是只有他自己感受到的幻覺系統(但對患者來說兩者一樣真實),卻苦於無法分辨。當面對患者訴說他真實而恐怖的經驗時,第一步該要做的是聽他說,而不是否定他。